七旬母亲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

得大法 乐融融

一九九七年,当时正是我因病在家休息期间,听本校老师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并告诉我说这几天学校老干部活动室要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让我快去看看。

为了祛病试试看,我走進了这个录像场地。一進老干部活动室的门,就看到满满一屋子的人,有年轻的大学生、研究生、医生、老讲师、老教授,还有一些退休家属及中小学生等。他们都静静的非常认真的在看录像,那祥和专注的氛围深深感染着我。当时就觉的脸前好象有一股轻轻的凉风一样,清爽的说不出来的舒服,这确实是当时的那种感觉,直到现在想起来仍觉清晰可触。

当我坐稳后,看到师尊那慈祥和蔼的面容,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听着师父所讲的每一句话语,都是告诉人如何按“真善忍”去做,如何做修心向善为他人的好人,做更好更好的人的道理。说的真是太好了!

当师父讲到 “度人哪”一句时,我全身为之一震,从生命深处感觉到这不就是我一生所要寻找的人生的“真谛”吗?师父那言简意赅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了我。所以我连续观看了九个晚上师父的讲法录像。

看完录像后,我留下来参加了老学员们的心得交流会,那些曾疾病缠身的老学员畅谈他们修炼大法,心性境界提高后,身体变化的真实体会……令我感动,也使我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个法的珍贵。我暗下决心,这么好的功法我也要炼。

一九九七年三月中旬,我开始了正式修炼法轮大法,而且在很短的时间,身体就有了非常大的改变。不知不觉中,各种疾病症状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轻,心跳正常了。即使提很多东西上楼也没问题了。

身体的健康,使我心情愉悦,家庭也和睦了,一切都顺和了。工作生活又恢复了原来的轻松,每天都乐呵呵的,有使不完的劲。

母亲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得到这样好的大法,我首先想到的是要把大法告诉我的母亲。

当时母亲七十二岁,患严重的糖尿病,已形成综合症,并已达到非常严重的成度。尿糖四个加号,血糖一直保持在二十几,胰岛素也根本不起作用了。眼底大面积出血、视物不清,腿脚变色溃烂,根本不敢碰,心脏、肾脏等各种综合症都表现的非常严重。母亲曾到医院住院,医院检查结果一看物理诊断乱七八糟,也不敢收住院了,意思达到这种成度,已没有办法治疗,只能回家等着吧。

母亲每天瘫软的躺在床上,那种无望的痛苦,使她多次想放开煤气,了断生命,不想再这样痛苦的活着了。但想到儿女都这样好,这么孝顺,又怕招人误解,引来骂名。所以她就这样在疾病与精神的折磨下为着儿女而痛苦的维持着生命(这是她后来对我们讲的)。

这样在我得法一个月之后,我带着大法录音带和同修们当时的修炼交流体会回到母亲家。给她讲自身得法后的真实感受,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起初,她心烦不愿听,但听着听着那些神奇的经历,使她的心态发生了改变,她说为了儿女的这片孝心,我学我炼,我不求别的,只要能不再打胰岛素,能把你爸解脱了,就行(因为我爸每顿饭前都要给她注射胰岛素的)。

这样,她尽快的在两天之内坚持连续听了一遍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音。而且她说听后,觉的身体感觉很好,很舒服。紧接着,我先教了她第五套功法,她腿盘的很好,第一次双盘就超过了半小时。

之后,她的变化很大,我每天用电话与她交流、鼓励她,了解她的情况。她鼻音很重的告诉我,说她感冒了,鼻涕眼泪稀里哗啦的。没过两天,又说她拉肚子啦,拉的非常严重,都脱水啦。我说,我去看看你吧,我知道要在以前这样的情况发生,对她来说是太危险了。她却坚定的说:“你别过来,我现在是越拉越轻松,我知道,这是师父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呢。”她的悟性真是太好了,同修们的交流体会她全都听進去了。

没过多久,她就让我爸推她去了炼功点(因当时她的眼睛因充血而视物不清,腿不能走),而且在炼功点一直能坚持炼完动功,我爸再把她推回家。这样一段时间,很快她就可以与邻居结伴一同去炼功点了,再以后,她自己可以单独一个人去炼功点了。她身体的变化在我们看来真就是一天一个样儿。

最神奇的是,有一天,她突然严肃的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不再吃药、不再打胰岛素了。我爸当时不理解,非常担心,说你炼功是锻炼身体,不吃药、不打胰岛素,出现危险怎么办?因过去她这种情况一天不打胰岛素就会出现昏迷,是十分危险的。她却坚定的说,“我修炼了,我病好了,没病了,打什么针。”我爸看她这样坚决也没办法,只能随她而去了。这样不但每天的中西药停了,一天三针的胰岛素也停了。三天后,我爸胆突的问我妈说,“老伴,你行吗?”我妈当时打着旋,轻飘飘的从地上蹦起来多高,说,“行不行?简直是妙不可言啊!”

从那以后,她十几年不断痛苦的呻吟声没了,而她什么甜食也都敢吃了,家务活也都亲自去干。她对我们儿女说,我现在身体好了,没病了,我解脱你们了,你们再回来,我可以给你们做饭吃了。其实,起码有十几年了,我们都没享受过妈妈为我们做的饭菜了。

我们之前每周都得回家干活,这一周的家务,基本上都是从進门一直得忙到走的,不停手的干。如今她自己洗衣服、做饭、搞卫生,为了减轻我们的负担,甚至登高去擦玻璃、上街买菜什么的,都能干了。她不断的告诉我们说,我已经和你们一样是正常的好人了,什么活都能干了。你们现在只管好好的放心过你们的日子吧,我可不拖累你们了。

她这变化使我们全家人欣喜若狂。她说:“我现在是无病一身轻,二十几年的病痛折磨着我,我现在才知道人还有这么舒服的感觉啊!”妈妈十几年不见的笑容又从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当时曾经给她治过病的主治医生见到我,问起我母亲,我告诉他母亲现在的状况,他表示不可思议。他认为就我妈当时的病情别说好,生命也绝不会拖多长时间的。

但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学大法后在我母亲身上的真实体现。所以,我妈逢人就说“是大法给了我又一次生命,我要好好活着修炼法轮大法。”邻居们看到我妈妈这个“活标本”,也有许多人走進了大法的修炼。就连我最固执的老父亲也因此而戒掉烟酒,走入大法修炼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