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在旧金山中国城讲真相修炼点滴

更新: 2018年08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读了二零一八年美中地区大法弟子法会的《坚持在中国城讲真相》的发言稿,我很受启发。

我从大陆来到美国旧金山快三年了。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我遭到被绑架、劫持、拘留、关押、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在所谓的三年监外刑期间,我办好了护照及签证,买了机票,在师父的保护加持下顺利的来到美国。

在美国自由的社会里,环境宽松,缓解了在大陆受压抑的心情,能面对面讲真相,不用担心被绑架了。师父说:“唐人街那地方恰恰是中国大陆人集中光顾的地方,所以你们不能够放松那里,不能够失去这块能够使大法弟子发挥更大作用的地方。”[1]

我一来,就在旧金山发真相资料,没想到这里一些华人也受共产邪党谎言的欺骗,受党文化毒害,有些人不想了解真相,递给他真相资料,他把头扭过去,有的还瞪眼睛,有的还骂人。嘴上大声叫手指着骂:“汉奸汉奸”,还有喊:“你还拿共产党的工资卖国”等等, 被邪党谎言蒙蔽的人中共和中国分不清。我也为这样的人感到惋惜。

我被一个中年妇女骂过三次,我听不懂广东话,我也不生气,只为她不愿接受真相而难过。还有一次一位中年男士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干这个?你来多长时间了?”我说来二十天了,他说:“你二十天就找到工作了?每天赚多少钱哪?”我说:“我告诉你真相,没有人给我一分钱,我不求你什么,只是为你好。你明白真相会有福报!”我给他讲了江魔头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三退保平安等,他听了后,没说什么,虽然他没三退,但还是把真相资料拿走了。

每遇到这种情况,我与同修一起交流、学法。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我反省,是我自己修的不好,法没学好,是我没有修出慈悲心,讲真相不到位,有很强的做事心,急于求成的心。慈悲不够,所以能量场不强,打动不了别人的心。我从大法中悟到,现在的人大多数是从高层来的,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都在等着得救。

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我每天都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另外三点、九点分别加发一小时的正念,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断调整自己,尽量做到心无杂念,心态纯净,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

两年多来,我主要是在旧金山中国城发真相资料,劝三退。从世界各地来旧金山旅游的人很多。在师父慈悲保护和加持下,我遇到了几件这样的事。

有四个年轻人从大陆来这里旅游,我问他们:“是从大陆来的吗?听说过三退吗?”他们说听说过,但都没退。我跟他们讲为什么要三退,从邪党的无神论到历次的整人运动,再到邪党如何迫害法轮功,如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如何做好人,劝他们三退。他们听了后都爽快的说要退。我给三个人起了化名,到第四个时,我想:起个什么名呢?正想着,他爽快的说:“我姓刘,叫刘正。”很顺利的都退了。我心里也很高兴,但马上又想到我不能产生欢喜心。是因为我有想救人的心,师父的法身就把有缘人送来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还有一次,有两位中年西人走过,拿着照相机在拍照。我以为他在给他家里的人照像,我就往边上躲,他挥手示意要给我拍照。我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很惊奇,于是就站在那微笑着让他拍照,照完后,他念:“法轮大法好!”并竖起大拇指OK!拿着真相资料面带笑容走了。我在想:他们可能是看我这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那么精神,觉的不可思议,觉的很惊奇。不少人走到展板前驻足倾听大法音乐,有人照相,有的人想学功,有的人要请师父的大法书,也有的做了三退。

有一个开餐馆的老板走到展板前,我跟他讲:“这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信息。”并告诉他现在还在继续……我还告诉他法轮功是高德修炼大法,修真善忍,教我们祛病健身做好人等。他听了很想学功、很想看书,我告诉他上明慧网可以找到师父所有的著作。现在他已经走進大法中来了,每天学法炼功,他说希望有一天能和我们一起炼功。神韵演出时,我叫他来看,他看了神韵演出后,给我发来短信说:“我昨天晚上看了神韵,感慨颇多啊,可能我不太了解,但是你们辛苦了。”

还有一次,有三位年轻的英国记者,在展板前拍照录像。我给他们讲炼法轮功前,我有严重的心脏病,神经衰弱等等,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又告诉他们法轮功是高德修炼大法,是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使人道德高尚,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我还讲到江魔头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其中一位在他的手机上打出英文,再翻译成中文字,上面写着:“谢谢!非常感谢让我得到这些信息,我绝对会去深入了解法轮功。我真的很感激您花时间,这么努力的给我解释这一切有关法轮功的功法和理念!”最后我们合影留念。遗憾的是我当时没留下他的电话。

还有两位西人游客,他们在展板前摄像,也给我摄像。一位女士拉着我的手听着大法弟子的歌曲翩翩起舞。她说她很喜欢大法弟子的音乐,可是当时找不到懂英文的人,没办法交流,后来我请他们留下电话和名字,同修说他们是西班牙人。

后来我搬家,每天去市政厅广场炼功讲真相,与中国城不同的是这里每天都有旅游车,每天都有几趟旅游车,下车后有照像的,有進市政厅里参观的,从车上下来人不放过机会,跟着追着讲,有时也帮着照像。遇到有缘人每天都能退几个,有时在公交车上遇到有缘人也能退,觉的这一天没白过,心里也很踏实。

二零一七年六月中国城人员不够,协调人又要我去中国城。当时心里第一反应不想去,可嘴上又不好意思说,中国城的特点是:那里来来往往人也不少,都是匆匆而过,留不住人,相对三退的少,可是没有偶然的事情,这事遇到自己头上,自己也反思自己是老学员,也做过协调人,也知道要整体配合,过去也经常跟同修说要整体配合,我还是不情愿的去了。心里也明白这是正法的需要。不能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到中国城后,在学法过程中,向内找自己,我为什么不想去?还是想追求表面的东西,想求名,每天退几个有缘人,这是实惠的,还有点成就感,面子上也好过一点。这不是虚荣心的表现吗?喜欢做表面上轰轰烈烈的事情,这也是党文化的在自己身上的反应。再往深里找,就为私为我自私自利的私心,师父教导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与师父的教导相差何等远,自己还不自之,真是感到羞愧。师父说:“弃其表面只见人心”[4];“三退不是目地,讲真相救人是目地。”[5]

我是师父的弟子,我要听师父的话,“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6]我两次被安排在这个环境中,这是缘份,无论我是否能理解我所遇到的一切,师父的安排对每个大法弟子来说一定是最好的,合适的,就是给自己提高的。师父安排我在这里讲真相救人,这是我要完成的使命。

我深深的体悟到,只要心性提高上来一点,只要用心去做,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就把有缘人安排到我身边来,很明显的每天接真相资料的人多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发的很快,有时还不够发。我每发一份资料,就道一声谢谢。以前几天也退不了一个人,现在有时一天退三到四人,有的是全家退。有一个张女士她的父亲入过三青团,文革时被整的死去活来,告诉他的子女都不要参加共产党的组织。她只入过队,并把她先生和儿子也退了。一位姓朱的先生给他讲真相后,知道他在某工厂工作,那个年代为了入党累的吐血,一身病。他看透了共产党假恶暴,选择退出邪党组织。例子很多。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越来越觉醒。

我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在中国城,餐馆发单子的服务员,经常和她们交谈,再和她们讲真相也容易退了。扫街的女工很年轻,站在那休息,我走到她跟前说,近来这地方路面比以前干净多了,你们辛苦了。她听了很高兴。我一听她国语讲的比较清楚,我说你不是广东人吧?她说她是广东人。我说你国语讲的不错。她听了也很高兴。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她知道。我跟她讲法轮功在国内受迫害的情况,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也讲了为啥要三退。她说入过团,很爽快的退了。

我在公交车上见到有缘人,我总是主动打招呼,然后再讲真相劝三退。一次我在车上发真相短信,坐在两边的人看到后说:“这么小的字你都看的到?”我说:“是啊!比这小的字我都能看的到。”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啊,真厉害!”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以前我也带二百度的老花镜,炼功后不戴了。”我给他们做了三退。其中一人说:“那个年代在大陆读书,成天念毛的语录,什么也没学到,把人害苦了,老毛头不是好东西。”

从大法中,我悟到救人急,要多救人。师父说:“过去的宇宙结束了,新的宇宙开始了。这个不是一个小的概念。”“把这个修的好的生命直接转换到新的地球上去,把旧宇宙的众生更新后去新的宇宙,从来没有过的事情。”[7]

我悟到:更新的生命那不就是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认同法轮大法好,认同真善忍好吗?目前还有一些人不愿听真相,我总觉的无能为力,我的修炼离大法的要求差得很远很远。

在正法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我要牢记师父教导,真正实修,不负师恩,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有缘人,让师父少为我操心,努力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弟子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