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两次闯过生死劫

更新: 2018年08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我和老伴都是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弟子,当时是因为有病,为了祛病健身而走入修炼的。

老伴体弱多病,曾患有前列腺炎、胃病、血管硬化、高血压、青光眼等重病,特别是高血压引起的青光眼球,医生说,此病危险性很大,建议摘除右眼,他拒绝了。我患有胆结石、胃肠炎、神经疼等病,带有油、辣、糯、硬、冷的食物都不能吃。修炼大法后不久,我俩所患的各种病都不翼而飞了,我们受益无穷,脱胎换骨,像变了个人似的,我们沉浸在幸福、快乐中,我们无比感恩慈悲的师父。

二零零九年,侄女怀了二胎,要我俩帮她带孩子和帮忙做生意过磅(我们退休工资低,不能维持正常生活)。孩子出生两个月后就交给了我们,过磅虽然体力不重,但很繁琐,而且工作时间长,我们两人的工资合计每月一千四百元,我们按师父教导的要求放下利益,从来不争不计较,随便她给。过磅的生意很忙,孩子又小,事多复杂,很忙很累,虽然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的三件事也在做,但不够精進。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格的,学法不入心、炼功达不到标准、发正念倒掌,这一下,魔难来了。

二零一三年四月的一天早晨,老伴突然排不出小便,一连三天,只進不出,疼、胀,那个难受啊!疼得饭也吃不下了,只想喝水,又不敢喝,日夜不能睡,疼得哭喊着在地上打滚。我对他说“我们是主佛的弟子,这不是病,放下生死,命是师父给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看他难受、无奈,生命到了极限,就哭着喊师父:“师父啊!您救救他吧!他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亲朋好友左右邻居都知道他是法轮功学员,他不能出差错,不能给大法抹黑呀!”

老伴过生死关,我过心性关。我们坚持学法,发正念,学法小组的同修们连续三天上门帮忙发正念(在此感谢同修们的付出),我俩同时向内找,老伴找出色欲心、不耐烦的心、求安逸的心、争斗心等。我找出依赖心、利益心、亲情、怨恨心(怨他不会挣钱,只会做憨事)等。我们一定会修去执着心,正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如果在历史上和旧势力签了什么约,统统解体销毁;我们有漏(没修好)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在大法中归正,请师父为我们做主。

我们两人的工作,我一人承担,我边做事边背师父的法:“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1],“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2]。心里不想别的,就是不停的默念,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才不会揪心。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我真是生不如死。最难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不稳了,就试着问他,要不要去医院缓解一下,老伴严肃的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稳下心来向内找,检查哪方面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好。”老伴在肉体承受极大痛苦的同时,不断的修心,不断的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在师父的加持下,他闯过了第一关。

三天后,开始排尿。但随后连续十几天都是每天只排几滴。二十多天后,全身浮肿,脚肿得象大馒头、双腿肿得象柱头、下身肿的象皮球,逐渐腰部、腹部肿的脱了人形,就是尿毒症晚期的症状。胀、痛、累、倦、喘,他还是坚持上班(只是刚开始三天没上班),白天黑夜就听师父的讲法,不想别的,不承认是病,就是信师信法。我也不把他当病人,饭做好了,就叫他吃,他说吃不下,我说“它不让你吃,你偏要吃,不要上旧势力的当。”这样,老伴用茶水吃一小杯子饭,每天吃一点,能站几分钟就炼功,炼一套算一套,发正念除恶不断。

真是神奇呀!他开始呕吐了,吐出大量的败物,便出鲜红的尿液,便出硬邦邦的带血的黑色大便。坚持不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这样排了十几天后,大小便基本正常,全身浮肿全部消失。真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在师父的加持下,他闯过了第二关。

身体舒服些了,老伴晚上还是在椅子上坐,我说你可以上床睡觉了,熬了两个多月了,终于可以上床睡个好觉了,我生出了欢喜心,这一念又招来了麻烦。他只要一睡着,马上就尿床,直到尿醒,换个位置再睡再尿,一夜尿了十几次,床上没有干的地方。这一尿,又是七、八天,我每天都要晒棉絮,后来,同修建议穿上成人尿不湿。我实在有点受不了了,就求师父,我说,师父啊!这可怎么办呐?没有别的办法,唯有按师父的要求做,我俩又找到自己的不足,求安逸的心、欢喜心等。魔难中,他又黑又瘦,一米七四的个子,瘦到不足一百斤,头耷拉着抬不起来,肩膀一边高一边低,背也是歪扭着。又过了十几天,身体开始恢复,很快身体正直、白里透红。

至此,这场前后历时三个多月,关关欲夺性命的正邪大战终于结束,在师父的加持下,实际上是师父为他承受了绝大部份业债,老伴终于闯过了生命中的一次死劫。

我们悟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在帮助我们提高,也是在考验着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同时也更明白了师父教导我们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4]真是一关一难一重天,关关都体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们所有的亲朋好友邻居都看在眼里,明在心里,都见证了大法师父的伟大,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特别是侄女,她虽然没修炼,但知道大法的神奇,非常支持我们两老修炼,我们住在她家,在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她还上千元的给真相资料点捐钱,侄孙有时也跟着我们学法、炼功、发真相资料。我俩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多救人,让师父少一份操劳。

师父讲:“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5]

三年后,也就是二零一六年秋的一天下午,晚饭后,我在招呼侄孙做作业,老伴在洗碗时突然说不舒服,就坐到椅子上,脸色苍白的从椅子上滑下来了,孩子看见后对我说“奶奶,您看爷爷在吐血!”我一看,非常镇定的说“这不是血,是败物,是黑色物质!”孩子吓哭了,我说“快点求师父救爷爷,到爷爷耳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孩子都不停的喊。老伴吐了两个半脸盆血,身上、衣服上、满地都是。他一缓过神来就说:“没事!”我把他扶到床上,他很清醒的说感谢师父给他消业、清理身体!

我给他洗衣服、洗鞋、拖地,忙到半夜,我也一边向内找,我执着对他的情,有时冒出不正的一念来,就是怕他走了,儿子在外地老大不小了,还没成家,我一个人怎么办?我的执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立即发正念除恶,归正自己。

第二天,同修来了,带的包谷给老伴吃,他拿起就吃,根本没把自己当病人。同修问了情况,老伴说:我们来炼功吧!打坐时,他的脸色苍白,又吐了一地的血,这样全部的黑色物质吐完了,中午照常发十二点的正念,吃饭、上班。两天后就恢复正常了。

我俩都没什么文化,我小学毕业,老伴小学都没毕业,但为了证实师父的伟大,为了告诉同修及所有与大法有缘的世人: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大法无所不能!师父讲的法都是千真万确的,因为我们是修炼人,师父两次救了我老伴的命。所以决定写出老伴两次闯过生死劫的经历。

我一边写,一边念给老伴听,我俩都控制不住对师父感激的热泪,穷尽我们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世人都知道,再好的医院、再高明的医生也只能治病,也救不了人的命,人的阳寿到了,任何人都无回天之力的,只有伟大的师父才有这个能力!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们师父慈悲下世是来救度众生的!真心希望世人都能主动的了解大法真相,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从而得到大法的恩泽!

叩谢师恩!谢谢同修!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