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赐新生 信师信法闯难关

更新: 2018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七岁,在二十二年的法轮大法修炼中,我是苦中有乐,乐在其中,修炼是个苦差事,我感到很幸福,因为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我不仅在大法中几次获得新的生命,而且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法光驱散了我心灵的雾霾,使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谛,人为什么来到红尘滚滚的人世,只有真修大法、同化大法,才能脱离人间苦海,登上神圣的彼岸。

一、绝处逢生

一九九五年十月份,我不幸患了淋巴细胞癌,医院告之只能活三个月,最多活半年。我瘦的皮包骨头,人已脱了相,走路吃力,就是等待死亡。同年年底,在我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之时,我又患了食道癌,吃东西吃一口噎一口,只能用汤往下送。当时家人瞒着我,我不知道自己患的是绝症,只是每天都在服十几种药物。死神对我不依不饶,家里好像天塌下来一样,妻子背地里天天哭,单位同事、亲戚朋友暗暗都为我悲伤。

在这死神紧紧抓住我不放,人生中最悲观的时候,一位外地的亲戚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我说:“只有看《转法轮》这本书,明白了人生的一切,以后就能与药‘拜拜’(英文“再见”)了!”我的心被打动了,我想这一定是本宝书。

人获喜事精神爽。我骑上自行车去了书店,可那里没有这本书,在我找书心切之时,来了一位西服革履的小伙,容貌慈祥,身材高大,他告诉我邮电局门前有这本书。我来到了这里,老远我就看到了《转法轮》这三个字,我高兴极了。

我回到家打开这本宝书,看到书上作者的照片,回忆书店那位西服革履的小伙子,原来就是书的作者!

我捧着《转法轮》这本书,废寝忘食的看。过去我曾经练过三、四种气功,它们讲的只是皮毛,只有法轮大法才讲清楚了人来自何方,回归何处,怎么做人,什么是修炼,如何修炼等等这些根本问题,讲的非常清楚。两天时间我就读完了《转法轮》一书。外地的亲戚来教会了我法轮功五套功法。我又读了《中国法轮功》一书,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修炼后,神奇出现了:身上哪也不疼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心情非常愉快又非常乐观。同事看到我,都说我的脸色好了,不到一周我的病彻底好了!

两个月后我就回单位正式上班了。同事们都很惊讶,没想到必死无疑的人又来上班了。

二、正念闯关

二零零五年,我肛门肿痛,开始我没在意,因为我过去患过痔疮,后来我感觉不对,一个月后无比严重,痛的难以忍受,我知道这是直肠癌的症状。我没有被它吓倒,而是开始正念对待,大声诵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从晚上六点钟一直喊到第二天凌晨三点钟。喊累了,我动一念:“你能把我咋地?!有师在,有法在,睡觉。”躺下我就睡熟了,睡了三个小时。醒来后,肛门不疼了,肿也消了。一切正常了,彻底好了。是因为我把心放下了,没拿它当病,这个病业关真的就过去了。

二零零六年,我咳嗽、吐痰、冒虚汗,是肺结核症状。我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过去我连续上三个楼口不累,现在上一个楼口就汗流浃背。我不管它出多少汗,该上几个楼口还上几个楼口,不能被它干扰,救人不能耽误。每出去一趟回来后,我就换下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洗干净。我不畏惧困难,不嫌麻烦,坚持发真相救人。

令我雪上加霜的是又来了一难:我感觉腹部的肝和胆的位置好像有个硬棒子别着一样,身体一动就疼,咳嗽一声疼、笑一下也疼,这两种病业假相出现后,我想,这关我肯定能过去。师父告诫我们:“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1]

我相信师父,相信法,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安排。老伴提出和我一起去女儿家串门,我想:去就去,反正我不是病。我提着沉甸甸的包裹和老伴上了火车。到车上我放东西时一猫腰,一股剧痛令我失声惨叫了一声!这一声惊动了身边的一个旅客,他问我:“你有病吧?”我说:“没事没事。我没病。”下车后,老伴要去上山,我想:“上就上,反正我不是病。”在山上遇到了亲家母,她要去看海。我又动一念:“去就去,反正我不是病。”回来路上,肝和胆疼痛加剧,我举步维艰,我就硬走,一使劲,果然能走了。我和老伴又去菜市场买菜,我提着菜来到女儿家。

第二天我看《转法轮》,一边看一边改字,一天下来,我身上不疼了,也不咳嗽了,全好了。两天后,女儿、女婿带我们去省城世博园旅游,走了一天,女儿累的够呛,我没感觉累。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天,我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伴有呕吐,站不起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倒下。我踉踉跄跄到了卫生间,开始上吐下泻,反复几次。我扶着墙和能扶的东西回到厅里,坐在沙发上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让迫害我的邪恶生命死!并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就背法:“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2]我大声的背师父的法,一是加强自己的正念,二是震慑迫害我的邪恶生命。我背一段,然后再发一会正念;发完正念再背法。“宇宙中的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3]“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我深深体悟到,生老病死是低层法理,它能控制常人,大法弟子师父在地狱早已除了名,不是常人了,大法弟子归师父管,归大法管。三个小时后,脑血栓症状一下子消失了,我身体恢复了正常。

二零一四年,突然我又出现了如同前一年脑血栓的一切症状,我照样背法、发正念,三个小时过去了,不但没好,而且喉咙、食道、胃全痛,一直上吐下泻,天旋地转,动弹不了,这时我想起求师父,我大声高喊:“李洪志师父救我!”只喊了一声,几分钟时间奇迹出现了:我不迷糊了,也不吐不泻了,喉咙、食道、胃都不痛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闯过了这一关,我对师父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

结束语

我的几次生死关,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来的,旧势力就是想毁我,让我提前死掉,破坏我们整体。因为我当年是在患两种癌症中得的法,获得的新生,在我县以及我市是最典型的法轮功学员,我又是我地的辅导员之一,在广大同修心目中很有威望,我咋做,就有人跟着咋做,大家都在看着我,无形中我成了大家的榜样,旧势力看到了这一点,就想让我早走,以此来考验大家。正如师父在最新讲法里有弟子问,“弟子:这些年我们本地离世的同修不少,包括一些在本地发挥大作用的协调同修。有些病业走的同修从内心来说是不想走的。大家普遍认为其中原因之一,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因素。 师父:我讲了,有些人失去生命啊是给别人看的,是为了修别人的;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并不是这个人没做好。”[4]这段法说的那样。

“七·二零”以后,我一直坚定修炼,自己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正法经历,但是一直在向世人、特别是警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居委会人员,以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亲身经历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我绝处逢生,振奋人心,有的默默认同法轮功,不好意思再找我,有的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炼吧。”他们真的都是从心里佩服法轮功。

近二十年来,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轮大法,当地的“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人员顶不住上头的压力,对我没放松过,经常找我麻烦,甚至企图把我送進去,让我坐牢,在师父的大力保护下,我无数次化险为夷,邪恶的阴谋一直没有得逞。我一直做着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和同修们形成整体,救人路上没有停步。因为法轮大法救了我,我也愿法轮大法救度更多的人,这是师父赋予我们神圣的一件事,我们必须做下去,必须做好。

我坚信大法,百分之百的信师父,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破除了旧势力的迫害,粉碎了旧势力妄想毁我、以此看别人还修不修的伎俩。我能做到这一点,其中溶入了师父的多少心血啊!我无法知晓,只有师父知道。没有师父,我没有今天,是师父给了我一切!谢谢师父给我新的生命!谢谢师父帮助我闯过一次次生死关难!师父您放心吧,真修弟子我要一做到底,和您返回天国家园!

最后用师父新讲法的一段法和同修共勉:“业力大,只要你正念足,它会过去,但是业总得消,可能还会出现反复,你也就把它当作是考验、修炼;正念足,再闯过来。所以修炼不会是一个模式,每个人的情况也不都一样。但是总有一点,我是告诉大家,有大法在,你已经得了法了,你这个生命已经属于大法了,你就豁出来了,正念正行,按照师父说的做。你觉的我现在修的不好,还不行,顶不过去,(师父笑)那你上医院,等你修上来了之后你再做好点。但我话这么说了,不要放松自己。(众弟子鼓掌)”[4]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