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弟子:法轮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象很多人一样,我青年时上学,服过兵役。我为别人干过活,自己也当过老板。我是一个妻子,也是一个母亲。虽然有这样的生活经历,但我觉的只有从我修炼法轮大法的那一刻,我才真正的开始生活。现在我已在大法中修炼了十七年了。

开始大法修炼时,我已五十岁。在那之前,我总在想,要是所有的事都顺利就好了,但是很多事都不如愿。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懂什么是生命的真正意义和目地,我不懂我在世上要做什么。我告诉自己我过的生活不可能就是生命的全部,我看见周围的人有很好的职业,家庭,财富,和权利,但他们并不满足或放松。相反,每当他们达到一个目标后,他们又设另一个目标,这样他们活着才有意义。

在我四十八岁时,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身体很坏,我没有力量站起来,一站起来就要晕倒,住了近一个月医院。我没有胃口,瘦了很多,我疼的睡不着觉,我被诊断患了为霍奇金病,这是一种淋巴瘤癌症,我得的是最严重的一种。

我做了几个月的化疗,头发掉了,脸变的灰色,身体发皱。我没有力量,几乎停止吃东西了。我的思想里想的尽是黑暗的东西,我没有希望,对什么事都没有兴趣,我总共在床上待了十个月。

化疗后,我的癌症细胞没有了,但我很虚弱,很容易累,不能爬台阶,骨质疏松。虽然我被从癌症手里抢救过来了,但我不知我以后要怎么做。

几个月后,我在一个报纸上读到关于法轮大法的事,知道它是免费教功。第一次我炼功时,我难受的不得了,但我咬紧嘴唇坚持下来了。打坐时我用一个枕头垫着,背靠着墙,我的关节疼的就象被火烧一样,接下来的几天炼功还是这样。炼静功时,我会停下来几分钟,躺在地毯上,因我浑身都疼。

尽管如此,第一次炼功后我就注意到我可以挺直肩膀了,我把这当一个暗示我应继续炼功。教功的同修是一个脑神经学的教授,他和他的妻子在他们的家里免费教功。虽然我炼功身体很痛,但我内心深处意识到这个功法对我很好,我就坚持下来了。

《转法轮》对我不容易。第一次读时,我觉的他很有意思,但很平常。每天在睡前读几页。但我意识到这个书解答了我一直以来对生命的一些问题。那时我对修炼的理解非常浅,我个人生活中有很多问题,我没有意识到那些问题其实是让我遵循真、善、忍去修自己的。

一天早上我自己在家洗碗,我思索着到底我应怎样理解修炼。我脑中什么想法都有,我都要疯了。最后我都流泪了,我对自己说:“既然我搞不明白什么是修炼,我就不应叫自己法轮大法学员。”但我不停的哭。突然我有了一念,“等一下,真、善、忍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总是试着按他做,也许我不能叫自己法轮大法学员,但我还是要遵循这个原则做人。”我的心静下来了,我不再想我该叫自己什么,我决定就是修炼好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不断学《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也与同修交流心得。我慢慢明白宇宙的法理,看到我在《转法轮》里读的东西在我生命中一个接一个的实现。我的身体开始好转,我的性格也变了,我觉的健康和强壮,我不再需要吃补品。有时我从炼功点回家时,我错过公车,我可以走一小时回家,一点不累。

最开始,我不知怎么给家人解释法轮大法是什么,他们只知道我去炼功了。但我逐渐意识到我不应只自己受益,我开始告诉家人和朋友什么是法轮大法。我姐姐参加了九天班,她开始在生活中遵循大法的一些原则。我还设立了一个炼功点,邀请我知道的人去参加。

在大法的指引下,我处理问题的能力变强了。我从一个家人眼里的负担变成了他们的动力的源泉。他们看见我越来越健康,他们都太惊讶了。

我现在都快六十七岁了,但我比过去几十年都觉的更健康和快乐。我百分之百坚信我走在一条最好的路上。这条路可以帮人们纠正他们的错误,让他们变的更好,让他们对周围的环境和社会更好。我相信这就是一条给平常的生活真正的意义和目地的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