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跟着师父走

更新: 2018年08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我出生在中国大陆东部沿海地区的一个农村。

悠悠万世得法缘

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被查出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从那以后,腿疼和药物一直伴随着我,而且每隔一两年就要复发一次,而每次复发都要吃激素药,脸肿胀的很大。

上初三的时候,我又被查出骨结核。看着别人在操场上疯狂的踢球,自己却因为腿疼不能加入其中,那种滋味可谓五味杂陈。我一直抱怨: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幸。

后来,我考上了一所沿海之滨的大学,虽然大学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的视野也变的开阔。但不变的是每天要偷偷的吃两片药。为啥偷偷的吃呢?因为我怕同学知道自己有病。在外人看来我没病,是因为我坚持每天吃药,不吃腿就疼。为了面子,所以偷偷的吃药。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一九九九年的春天,我和同学在校园散步时,看到一群同学在打坐。后来通过老乡的舍友才知道,那些同学炼的是法轮功。而且那位舍友也炼法轮功,他告诉我这个功法很神奇。我从他那里请了一本蓝色小本《转法轮》。回到宿舍后就迫不及待的看起来,里面的内容对我是那么的新奇,又是那么的亲切。我决定要炼这个功法。

我去了学校的炼功点,学习了动功和静功要领后,在和大家一起炼功时候,我强烈的感受到法轮的旋转和气机的存在,整个身体也轻飘飘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现象在我身上体现出来。原本就相信神佛存在的我更加坚定了宇宙中存在超能力和高级生命的观点。与此同时,伴随多年的腿疼也烟消云散,原来跑早操,跑完后总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而现在则轻松无比。

我从内心感叹法轮功的神奇,也激发了我想更多的了解师父和法轮功,师父太神了。师父独创的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就开始传出,是以“真、善、忍”为核心的功法,教人求真向善,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因其神奇的功效和最正的修心要求,使得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都在极短的时间内身心巨变,他们身体变得健康,品行变得高尚。

我此时庆幸自己得到大法,但又对自己得法这么晚感到遗憾,因为此时大法已经洪传七年了。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四个月后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对法轮功血雨腥风的迫害和漫天谎言的污蔑造谣随即开始,而能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得法,那是多么的幸运!因为七月二十日以后,能够认清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谎言和对法轮功污蔑是非常之难,是伟大的师父给我接上了这万古机缘。

而大法洪传二十六年后的今天,仍然还有巨大数量的众生没明白大法真相,相对于他们,我又是何其的荣幸,又倍感责任重大。师父让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们早日得法,目地就是让我们在此时去救度那些不明白真相的众生,那也是众生对我们的期待。而不明白真相的众生数量还如此之大,弟子愧对师父的良苦用心。

弟子救人师尊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江泽民集团及中共邪党利用电台、广播、电视、报纸等所有媒体疯狂抹黑法轮功,一时间谣言四起,使得世人以为法轮功真的像中共邪党所描述的那样。于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所有的大法弟子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揭露中共邪党谎言,用修炼人大善大忍的胸怀去讲清真相,救度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开始全面迫害时,我得法不到四个月,虽然心里知道大法好,但学法少,加上和同修接触少,所以讲真相磕磕绊绊。但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不断的点醒着我、鼓励着我。所以我也利用自己工作之便来讲清真相、证实法。课上,用大法的法理去纠正学生的认知误区,用“真、善、忍”去引导学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用传统文化去认知所谓的“自然现象”,用现代科学知识去印证“進化论”的错误。课下,我利用和学生谈心时候,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法轮大法的美好,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真相;同时讲清中共大搞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江泽民卖国等真相,带给学生的是震撼。特别是当我讲到中国传统神传文化的时候,学生总是听的那么入迷,他们的眼神是那么的专注,恐怕拉下了一句话,当时我就觉得那个心情犹如我们聆听师父的讲法。他们绝大部份做了三退,并且表达了对我的感谢。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更是师父对我的学生的慈悲。

后来学校逼迫我离开讲台回家。以后的日子,我就用手机群发真相短信和写真相币的方式来证实法。期间发生了不少神奇的事情,现写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有一次,我一查手机余额不足了,但想还是接着发吧,什么时候停机什么时候停吧。结果那一天发了很多,也依然能够发送成功,我就感觉很神奇。而第二天又发送了很多,依然成功。两天的发送数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余额正常可以能够发送的数量,我知道又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每一次发送短信的时候,我都是先编辑好短信发送到真相手机上,看看能否发送成功,内容是否完整(有的发送成功,但内容可能被邪恶屏蔽或者修改,检测一下,做到心中有数),若失败,可能是中共恶党屏蔽的原因,所以只好从新编辑。有的短信今天可以发送成功,但几十条或者几百条后就不行了,有的发送十几条后,直接封闭了手机短信发送功能。因此,我都是在能够发送成功的时候,一气呵成,直接把卡内的话费用光,要和旧势力抢时间,争分夺秒。至于一共用掉多少卡,我也不记得了,因为为了保证安全,我觉得这样的卡不能充值,用完一个再买新的。有一次去路边买卡,卖卡的人说他不能卖了,问他为啥?他说前两天(就是我买卡后发送短信的时候)有人来询问谁买的卡,并且告诉他以后不允许再卖那样的卡了(只有那种卡突破封锁能力强,别的卡不行)。卖卡的地方在闹市,周边有摄像头,是可以调取查看的,但我没有因此而发生危险,这是师父又一次慈悲的保护了弟子。

一般情况都是我自己写真相币,自己花,家人也花,但毕竟自己购买力有限,所以花的真相币数量不会太大。自己就想:要是卖东西的商家来花,那数量就多了。慈悲的师父看到了弟子的想法,于是就给我安排了这样的机缘。有一次,我去市场买东西,付的都是一元钱的手写真相币。卖东西的小妹看我拿的都是一元纸币,说:“你家零钱挺多呀?要有给我换吧?”我一听心里既惊又喜,略微有点激动说:“你要多少呢?”“有多少要多少。”太好了。我当时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从此这个商家每天需要两百一元纸币,一直持续至今。所以除了正常上班,然后抽时间手写两百多张真相币,每张大约二十字左右,写完再在每一张纸币写字部份涂上白蜡,以防止浸水,然后抽时间学法,成了我的日常生活。虽然很累,但心里亮堂,因为自己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在花真相币的过程中,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怕心和急躁心,以及把做事当成修炼的心最为明显。为了赶快写完真相币,有时候很急躁,写的字体不好,后来收到其一张手写真相币,字体很潦草,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要我注意字体的美观、大方,做事不要急躁。

刚刚开始花真相币的时候,我一次只敢花一张,或者夹杂着花,到后来敢一次性多花,甚至全部都是真相币。这是一个去怕心的过程,大都没有问题,有时候是有惊无险。记得有一次去买东西,给的全是真相币,十元、五元、一元的都有,共计十张。在老板收钱点钱的时候,发现都是真相币,就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有点紧张的说:“是,法轮功是好的,不是象中共媒体说的那样。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老板平和的说:“没事的,你不要紧张,我不会报警的,你走吧。”“大哥,你是个好人,一定会得到好报,祝你生意兴隆,财源广進。”我说道,然后我就离开了。我深感自己修的不好,有怕心,要是精進的同修,一定会给那个老板再做三退,可我没有。

因为真相币的需求量一下子大增,在每一次需要纸币的时候,慈悲的师父总是巧妙安排,满足了我的需求。有时候是我拿着整钱从这个商家对门的店铺兑换一元纸币,写成真相币后,然后来给这个商家用真相币兑换整钱。他为啥不直接去对门兑换呢?而是通过我去兑换,这难道不是师父的安排吗?师父用那洪大的慈悲事无巨细的安排了一切,那是一条通天的大道,指引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冲破迷雾,兑现来世的洪誓大愿。

自省添正念 不再步姗姗

正法即将结束,法正人间的时刻随之而来。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把正法结束的时间一拖再拖,目地是让没有修好的大法弟子赶快修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来世的洪愿。

修炼的时间越长,精進的状态越好,越知道师父的伟大和慈悲。我不能愧对师父的苦心,也不能愧对寄予我们无限期盼的众生,同时正视自己的不足,再精進,以报师恩。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