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与婆婆的冤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自从一九九五年走入大法修炼至今二十三年了,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是大法让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化解了我和婆婆之间的恩怨。

一、魔难

我们家族是信神佛的,所以我从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相信善恶有报。加之父母的言传身教,自己又喜欢阅读古书,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下,自己做人心地善良,孝敬老人,吃亏忍让,从不与人争斗。我就带着这样的传统观念来到婆家。

丈夫当兵不在家,我和婆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当时我在农村是名民办教师。我進婆家的门,所有的家务我几乎全包了,这都不算什么,对我来说,我觉的当媳妇的我这都应该干。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婆婆是这么一个不讲理、刁钻、刻薄又十分自私的人。不但把我当佣人使,还把我当贼看着,如平时生活的所有用品,象剪子、针线、洗衣粉都锁起来,开柜时都要躲着我,仓房也是上锁的,做饭时米面都得婆婆去拿。一串钥匙从不离身,这些地方在家里对我都是禁区。家里有什么红白大事都得小姑子回来,婆婆把钥匙交给她,花钱等事都是小姑子做主,我在这个家里是个局外人,就是个干活的。这些我都看在眼里,默不作声,但是心里很苦,压力很大,觉的自己的人格在这个家庭受到侮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这也就罢了,更使人难以忍受的是婆婆只要不痛快,夜里就骂街,连哭带骂,骂一阵,歇一阵,然后再接着骂,搞得我一夜不能睡,白天我上班去了,她睡觉。生气了不吃饭,我走了她吃,回来我还得哄她吃饭。

婆婆一不高兴就拿我出气,我忍气吞声,从不与她顶撞,怕别人笑话,说我娘家没规矩没教养,可是心里那个苦啊,实在憋不住了,给丈夫写信诉苦,丈夫说他也是没有办法,让我忍着点,让我装傻吧。可是我不傻啊,怎么装呀!想回娘家诉诉苦,一看母亲上有老下有小,父亲又去世了,那么不容易,我哪忍心再给母亲增添烦恼,只能在回来的路上委曲的泪水不断的流啊,流啊。

结婚半年的时间,我的精神就崩溃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晚上睡不着觉,要不就睡不醒。下班回家一望到家门心里就堵的上不来气儿,两臂开始发麻,天天针灸,每次都扎十几针,没有食欲,也不想吃饭,浑身没劲儿。这时邻居看到我这样了,才劝我婆婆让我去丈夫那看看病。丈夫一见我面就说:“这半年多的时间,这脸怎么变的象小鬼一样了。”他马上带我到医院,一检查是神经官能症。

由于身体不好,精神压力大,婚后四年才生孩子。这个月子真是雪上加霜,差点让我失去生命。那是黄历十一月份,已進三九天了,天气很冷。我妈妈来侍候我。因农村接生不卫生,三天后,我发高烧不退。我屋子每晚上只让烧一顿火,屋子非常冷。一晚上脸盆的水都结了一层冰,我又天天出虚汗,再加上发高烧,热的实在受不了,可是一掀开被子又冷的不行。打了两天针,只是退烧一会儿。婆婆看我又打针又吃药的怕花钱,就说:“人家说了,喝生孩子时流的血治出虚汗。”我要不喝吧,怕婆婆又闹起来,妈妈在我这儿能受的了吗?我就强忍着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心想千万别吐,婆婆会不高兴的,就这么强忍着咽下去了。婆婆看我喝了,满意的走了。可是我心里那个苦啊,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想哭都不敢,怕妈妈看到为我担心,怕婆婆看到挨骂,只是痛苦的想: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让我受这个罪。喝了那脏东西,不一会儿我就不行了,汗也不出了,心里象有个大火球似的,烧的象着火了一样。赶紧叫来了医生,医生问明了情况,把婆婆说了一顿,婆婆自觉理亏溜走了。

十二天了,也快过年了,我让妈妈回家了,第二天早上早饭后,公公就冲我屋子喊:“啊,你可真是坐月子呢,这活都给谁留着呢?!”我一听怕婆婆一会儿闹起来(其实那时婆婆还不到六十岁),我就起来,到厨房一看盆朝天碗朝地的,一片狼藉。我進屋想用暖瓶的热水洗碗,婆婆不让说是留着喝的。无奈我只好用水缸里冻了十几公分的凉水来洗碗,手一接触那凉水,就感觉一股钻心透骨的凉气钻入手心,進入骨髓里。这时已進入三九天了,打这以后,我天天就是这样干着家务,跟着大家一起吃着粗粮。满月过后我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别人看了都为我担心。

从此后,我落下了“月子风湿病”和类风湿一样,治不好,风已经進入骨髓了。贴风湿膏一贴就是一后背,拔火罐满身都是黑紫黑紫的也不管用,而且越来越严重了,全身骨头哪都疼。一条腿粗一条腿细,吃药打针都不见效,夏天出汗怕冷,三伏天要穿四、五层衣服,脖子得用围巾围的严严的。每年秋天一直到来年夏天脸都浮肿,胀的很大。到三十六岁那年,风湿性心脏病已经很严重了,情绪有一点波动就发作。有时骑车在路上发作了,就得赶快下车,蹲在地上不敢动了。记忆力明显减退,数数过二十就乱了,就不会数了。药吃多了刺激胃,没有食欲,浑身没劲,心里空空的坐不住,站不稳,只想坐地上……真是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不到四十岁的我,同龄人都管我叫“大娘”。我心灰意冷,真的没有信心活下去了。有一天,我跟丈夫作了口头遗嘱,嘱咐他千万别委屈了这两个孩子,说完我的心都碎了。

在气功高潮中,我接触了气功,起早贪黑的练,对睡眠、吃饭起到了一定的疗效,虽然没起什么大作用,但是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我总是想:肯定会有一种真祛病真长功的功法,可是上哪去找呢?

二、修大法获新生

我天天盼的好功法终于找到了。那是一九九五年正月初二,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那天我去老乡家串门,看到了《法轮功》、《转法轮》两本书,我拿起翻看,一看目录就被吸引了,以前看的气功书没有这些内容,有些问题正是我想知道又不得其解的。心想:我真的找到了!当时激动的我双手好象都在颤抖,我抱着两本书不撒手了,跟老乡说:“说啥你也得先让我看看!”

回家当天晚上炼静功时,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从那天起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我暗自下定决心:师父,我一定好好修,这条路走定了!

接下来听师父讲法录像三个班(每班九天),每次师父一讲我就睁不开眼了,师父一讲完我马上就醒了。奇怪的是睡着了身子不歪不倒(座位没有靠背),这是别人看到告诉我的。一连三个班都是这样,第三个班最后才断断续续的好些了。我看书后才知道是我脑袋有病,师父在给我调整,让我進入麻醉状态。

到户外第一次集体炼功,炼完功回家就发烧六个小时,就是浑身冷的不行,六个小时后大汗淋漓,就这种情况不知出现了多少次。每次过后感觉身体格外轻松。

心脏病从开始炼功以来没发作过,不知不觉中就好了。其它的病也都不翼而飞了,吃的饱睡的香。只有这个风湿,随着不断的修炼,师父一次次的在给我净化,一直到现在。前段时间,师父连续九次利用一个多月的时间,隔几天就有一次大的清理,都是在夜间三、四点钟开始,就是骨盆、腰椎底部两胯及两条腿的骨头里边揪着心的疼,灼热的疼,虽然能忍的住,但这一疼都是三个小时以上不敢动,也不能动。身上出着粘汗,一动也不能动,累比疼还难受。每次换着地方的疼,骨头里边一种灼热的疼。三个多小时后才能慢慢恢复正常。起床后,疼过的地方会感到非常的轻松舒服。有时感到一条腿长了,有时感到我个儿高了,我心里体会到这是师父给我脱胎换骨呢。就这样一共九次,师父把这个世界医学上都没有办法攻克的与类风湿等同的“月子风湿”彻底给我根除了!我的这两条腿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象没骨头一样的柔软轻松,这真正的是无病一身轻啊!真不是用语言能表达的了的。感谢师父,感恩大法给了我新生。

三、大法化解恩怨

在逐渐的看书学法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魔难,都是以前结下了业债,我为什么和婆婆走到一起,婆婆为什么这样对待我?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不是婆婆对我不好,有可能是以前我有过对她不好,或欠过她什么,走到一起就是了结恩怨来的。明白了这些,心里就象搬走了一块石头一样的豁亮,对婆婆的怨恨什么都没有了。认识到了自己以前表面上孝顺,心里怨她是不对的,自己要按着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

小叔子和我们一起把婆婆接过来,两家轮流抚养,一家住一个月。婆婆来我家我就把婆婆的一切用品,铺的盖的,穿的戴的统统换新的,尽管当时我们经济条件不富裕,但我还是准备好每天她爱吃的肉、点心、水果等,从来没断过,换着样的买。婆婆知足高兴,只要家里来人,她就夸我对她好。

婆婆跟了我们近十年,是大法帮我化解了对她的怨,使她在我身边度过了幸福的晚年。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