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了 丈夫也转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修炼大法前,我什么事儿都较真,从不服输,谁一旦惹到我,豁出命跟人家干。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和家里人争吵的没完没了。因为娘家生活条件比婆家好,丈夫一家人没有我能看上的,总想跟丈夫离婚,没有一天舒心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一个人到我家说:法轮功可了不得了!按真、善、忍修炼,不打人不骂人,最后还能修成大佛!丈夫一听,喜出望外,想这回我家可有救了!对我说;“你快去学吧!去吧!去吧!”于是把我推出大门外,随手把门插上。我想,那就看看去吧!这样到了炼功点,先学法,后炼功。同修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我越听越舒服,心胸越开阔,多少年压抑的心情一扫而光,从此溶于法中,一下子就感觉到这就是我要找的。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一日晚,我到炼功点,听同修说:我们有的辅导员被抓了。我一听,说:这还等啥?走到省政府去上访,讨个公道!我们连夜走了十多里路,打到了出租车,不料没走多远,就被警察截住。丈夫闻讯赶来,打开车门就踢了我好几脚,到家还是打,不让我進屋,我就到同修家。天还没亮,我就和同修绕道到了省政府,晚上被劫持回当地,到家后丈夫还是打我。我就守住一念:师父说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师父还说:“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2]不管丈夫怎么打、骂,我就不动心,我就要坚修大法,谁也别想动摇。

同年十月七日,我又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十月十八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劫持回当地,被非法关押。从此派出所的人骚扰不断,他们上我家来一次,我丈夫就打我一顿。有时没等人走就开始打。

刚开始发放真相资料时,丈夫由于害怕,百般阻挠,我到县城取资料时,也不敢拿回家,晚上出去发放也不告诉他。有一次我说:“我去谁谁家。”当时他在家就给那家打电话,听说没在那,就知道我干啥去了。等我回来,他暴跳如雷,问我,今后还出去不?我说:“出去!这事谁也挡不住!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他说:“让别人去不行吗?”我说:“不行!我不做谁做?!”他不吱声了。我想这是师父让我强的那面起作用了,你不是硬吗?我还不怕你了呢!同时想到师父说的:“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3]从此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他也不阻挡了,还经常提醒我注意安全。

有一年,当地多名同修被绑架,其中有一名和我有直接联系,他知道后,没等我回家,就把和大法有关的东西全部转移,等我回来没有一点责备。

面对利益 坦然而舍

二零零四年,由于不想经营卖店,就连住房都卖了,可是邻居听说就不干了,说我们家房子的西边是他们家的地方,不让写文书,要写就让我们给他家五千元钱。我想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如果不是我的,那就给他吧。

有一天邻居的媳妇来到我家闹,不给钱不行,丈夫一听就急了,让我跟她干,这时师父的法反映到我的脑子里:“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2]我想我是修炼人,我不能跟她干,同时劝她:“姐,你回去吧,钱我一定给你,写文书的时候你来取吧!”她才走了。丈夫一看我不跟她干,还好言相劝,气的拿铁锹要劈我,当时同修家的儿媳妇正在我家,吓的抱着孩子就跑。我当时想:我有师父!你动不了我。我站在那纹丝没动,他放下铁锹说:你怎么变的这样软弱无能了!?我说:那你想要从前的我吗?他无语了。我接着说:我们师父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2]如果我们和她们都不退让,为了这点钱,说不定有啥后果,我们用钱买个安定吧!

丈夫听着也有道理就同意了,的确对常人来讲也很难,五千元钱在那个年代也不是小数目,我们四间大瓦房加三间平房,才卖了四万二千元钱,给她们拿出五千,对没修炼的人来说,心里是不平的。

师父说:“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4]我能达到这么坦然,全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指导。

丈夫有外遇之后

我不在家这期间,我家前院的女人和丈夫勾搭上了。有一天,我发现了丈夫衣兜里有封信,我一看,这不是越轨信吗?我问丈夫这是怎么回事?他一看我神情坦然,不怒、不气,让他不知所措,惊的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说:你不要怕。我不是你以前的那个妻子了。我是大法弟子了,大法已教我怎样做人了,我们师父说“做事先考虑别人”[5],你把她找来,咱们说个明白吧!

于是他打电话把那个女人叫来了。我对丈夫说:“如果你跟我过够了,咱俩可以离婚,我成全你们!”丈夫说什么也不离,那女人被我感动的就是哭,后来回家放声大哭,我一看不行,卖店人多,别人要知道了,她会名声扫地抬不起头来。我就去劝她:“你别哭了,叫别人知道不好,我是修炼人,不会记恨前仇的,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吧!”她止住哭声,不断的点头,不一会领着隔壁的女人跟我拜干姐妹。

事是过去了,可当时的心就像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可能会出现勾着人的心”[2]当时的心被勾的别提多难受了,我就想师父说的:“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2]我就到师父法像面前说:“师父,我一定要过!请允许我哭这一次,第二次我都不会哭!”于是我就放声大哭一场。

从此风平浪静,师父帮我过了这一关。

丈夫转变了

从这以后,丈夫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在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三,我被骗到公安局,非法被关進了看守所,丈夫初四就到乡长家,说:你不让我媳妇回来,让我过不好节(初五)我也让你过不好!乡长随后亲自把我担保出来。并扣押金一千元(一年不上访退回来)。

第二年去找“六一零”要押金,他问我们:“你们干什么来了?”我们说“要去年的那一千元钱来了!”“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六一零”我丈夫说:“不管你是什么地方,一年了,就必须退钱!”他说:“不给!”我丈夫说:“你要不给,我现在没钱就是借钱也要领她上北京告你去!”我们出来,他就给乡长打电话。告诉把钱还给我们。于是乡长告诉我们:“你们别去闹了,这钱我给你们要。”不长时间就把钱归还给了我。

大法在丈夫身上出现的奇迹

大约在二零零几年吧,丈夫为了家族人的事和别人干了起来,而且动了刀,互不相让,就用手抢刀,丈夫的手攥到刀刃上,还互相抢,最后把刀把都抢掉了,结果丈夫的一只手掌被刀划乱了,手指筋都没了,肉都没了,只有白花花的手指骨,医生说需要植皮,不然不可能长出肉来,而且终身残废。手处于不能伸不能攥,就是勾勾着,没有筋带着,一动不能动。我告诉他:“你就求师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后来,丈夫在看守所里,就天天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还给同监的犯人讲法轮功真相,一次正在念“法轮大法好”,一伸手,“咯噔”一声,手伸开了!他让同监舍的人看:你们看!我手伸开了,我的手好了,大法师父帮了我!同监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丈夫的手就这样完全恢复了正常。在医学上无法解释,更是现代医学上无法达到的奇迹,从此到哪他都敢证实法。村里选举,乡派出所的人都在,他直接就跟书记说:“你们这些贪官,哪个也不如炼法轮功的那些人!”同时喊“法轮大法好!”我就劝他也修炼吧,他说:我不修,将来我上你世界里去当众生。

二零一六年,丈夫颈椎增生,我说:和我炼功吧!他说:行。炼功后变的像小孩似的,蹦蹦跳跳的说:“我什么也不怕了,我也知道大法好啦,我也炼了法轮大法的功了。”他的颈椎也好了,女儿带他做体检,医生说,你得过肺结核,但他自己一点也不知道,真是在大法中受益良多,奇迹不断。

回想自己二十年的修炼过程真是感慨万千。大法使我脱胎换骨,从前那个我的影子一点都没有了,有时对自己也感到震惊,我怎么没有脾气了?怎么怒不起来了?婆婆在我这也安度了晚年,她临终前也听了法,炼了功。在我修炼前,大姑姐在我面前大气也不敢出,现在她到我这就像回自己家一样,我问大姑姐大法好不好?她发自内心的说:“好!”亲朋好友也是赞不绝口:大法太神奇了!把你变成这么好!

现在,我家庭和睦,幸福美满,夫妻相敬如宾,真正体现了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