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红尘中 只为随师行

更新: 2018年08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

众里寻她千百度 求得真经返本真

高中那会儿,流行一种漫画书,其中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列子御风而行”。品味间,仿佛看到了列子性情高远而洒脱。当时真是羡慕列子的这种境界,一个人如何能活的如此超然?!从那时起便一心想追求这种境界。现在修炼了,也明白了无论这话是说功能还是境界,都是因修炼才达到,而这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也只是小小而微不足道的小层次而已。

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年了,越是修炼深入,越是感叹自己有何德何能得此大法。每次读李洪志师尊的讲法,都为师尊深过大海的包容万物的胸怀深深赞叹,不觉的眼泪长流。我们在大陆的修炼人见不到远在美国的师尊,但是能够从师尊的历次著作中深深体会到师尊对众生的慈爱和宽容。身处物欲横流、人心败坏的当今社会,师尊却教导我们要善待他人、看淡自身利益、时时处处用真、善、忍来对照和修正自己的行为。即便是面对迫害我们的恶警恶人,也教导我们要以善报恶,用善念消除别人的误会。

在中共的教育体制下,我们这一代不信神佛,也因为共产党讲的故事而痛恨西方民主国家,坚信“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但我很喜欢读古诗文,课本里的那些诗句就足以让我对“君子”仰慕至极。君子尊人爱己,大义而小利。所以在我眼里,君子就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人生成就的巅峰,斗争哲学、争斗行为只有市井小人才会认同。八十年代的气功热和飞碟热也动摇了共产党真理般的科学绝对权威。八九年大学生民运的真相更让我看清假装亲的“党妈”,对共产党颠倒黑白、妖魔化西方、对中国人实行封闭式洗脑有了个初步概念。

就象《解体党文化》一书中所说,中国人内心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切的认同。我想这也来源于中国人自身的经历。我虽然完全不信鬼神,但外出上学时,一天午觉中,外婆真真切切前来,带我回到儿时。当时我在千里之外,醒来觉的稀奇,和家人一说,外婆正好是那个时间过世。当然还有很多周围人的超常经历。这不是共产党一句无神论就能搪塞过去的。

九八年,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时,师尊所讲的那些科学事件和考古发现我都知道,讲的那些气功现象很多我也亲身经历过,特别是“返本归真”这四个字一下触动了我心灵深处,于是很自然的我就成了一名法轮功爱好者。

我做事一向是三分钟热度,知道点皮毛,马上就没兴趣了。因为书中的内容我自以为以前这里那里的看过,心想这法轮功也就炼一个月。半年过去了,我惊奇的发现自己还在炼法轮功,还在认真的读《转法轮》,而且每次读《转法轮》都觉的内容很新奇。于是开始认真思考这个事了。

历经苦难终不悔 苦守真念随师归

到九九年,国内外已经有上亿人因修炼法轮功变的身心健康,大家都对李洪志师尊感激不尽。然而师尊的威望却引起了江泽民的小人嫉妒。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它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其后它利用中共的专制独裁,炮制多起杀人、自杀事件无端造谣,继而发起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冥冥中,我也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早上决定上北京,那天并没注意到日期。刚到火车站排长队就有人来卖退票,于是我很顺利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开始了上访之路。当时并不知道这就叫上访,也没想过到了北京后咋办。只因前一天晚上集体炼功之后,偶然听到有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到炼功点上跟其他学员说:“今天站长和副站长都被警察抓走了。还说要把城里堵个严严实实,不让一个学员上北京。”站长和副站长我都见过,对人非常好。我就想,警察不让上北京,那上北京就能解决这个误会。

从坐上火车,我就开始接触到神奇的事,一路上在难以置信中改变着我的无神论思想。因为上访,我被当地六一零定为重点人员,然而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在炼功点上守了几个月,从来没见过我。其实大家都只是作为晨练,一大早在一起炼炼功,锻炼锻炼身体,然后又回到各自的生活圈子里。什么重点,什么有组织,为打击别人上纲上线,就是共产党一惯的做法。

在北京我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打成重伤,又被单位接回当地,继而被开除公职、非法拘留,我都没难过。但当我从狱中出来后,听到了母亲因为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在牢里被狱警指示吸毒犯打断多根骨头的消息,却顿觉心酸。母亲是非常善良的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修炼法轮功后也从不与人争执。这样的好人却被吸毒犯毒打!恶行当道善念难行,颠倒黑白就是中共恶党的“砸烂旧世界建立新秩序”。这样的歪理邪说却被几代中国人奉为神明,被毫不怀疑的执行。自己的同胞无端成了叛徒卖国贼邪教徒,杀害同胞的刽子手却洋洋得意日日接受朝拜,嗜血吸精。中国人就像电视剧里那些失了魂的人壳,没有是非观念,只剩下妖魔的意愿。

几年后,母亲又因为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中共非法判刑,在狱中被狱警下毒,保释回来一年后,骨瘦如柴,终因器官衰竭而离世。此后很长时间我都心肺俱裂,日日流泪。这十八年,我只因为追随法轮功的信仰,坚守君子之道、立君子之志不愿放弃,一直生活在风雨飘摇之中。同学朋友亲戚当官的当官发财的发财,我却贫困了再贫困,孤独了更孤独。当熟人误会说“法轮功接受境外西方国家的经济支持”,我便反问道:“如果接受了经济支持,我还落得这么贫穷吗?!”他们就沉默了。很多人听信中共恶党的宣传,说法轮功学员变的麻木,不照顾家庭不上班不好好生活,对比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后,这一切不能正常的生活不都是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强制造成的。

莫畏淫威听真相 退出中共现晴空

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是中学语文课本的内容,因为考试要背下来,没想到却深深铭刻在心里。君子见利思义,小人见利忘义。我所接触到世人,多是见利忘义或趋利避害。在没修炼法轮功以前,刚步入社会的我也看到这样才轻松,人生不过百年,要及时享乐,曾随波逐流几年。所幸遇到了法轮功,明白了得人身不易。要珍惜自己,要珍贵自己,要做高贵的有德之人。

很多中国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普世道德,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知道,因为都受共产党的教育,共产党的教育中只有共产党的利益,一切道德价值观都围绕共产党的利益而产生和改变。

普世道德,就是全世界都认同的道德,西方国家当然不认同共产党的道德价值观。那么孟子被称为亚圣,他的这句话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共产党的语文课本中也有教授,在西方文学作品中也有体现过这样的价值观。我想这句话就应该是普世道德的内容之一吧。

很多人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共产党不让炼就别炼了”。大家都知道杀人偿命的理,可共产党在历次整人运动中杀人无数,很多人被逼自杀,它却理直气壮;法轮功教人回归人善良的本性,共产党为灭绝这样的信仰,制造个“天安门自焚”伪案,翻手说杀人搞自杀是邪教的本质。所以共产党这样的邪教说不让炼了,如果正常的思考,仔细的分析,以普世价值来衡量,怎么能按它的做呢?!按照《西游记》来划分,邪教徒不就象是白骨洞中的小妖吗?白骨精也是挑拨师徒互斗,白骨洞也是尸骨遍地,每一个被它魅惑的人都被它吸去精气,而替它办事的小妖最终也逃不过一个死。

中国人都深切热爱着中华民族,但很多人却把这种情结错误的寄托给了并不爱中华民族、不爱中国人的中共。即便我们对自己五千年的历史并不了解,应该也没听说过有任何一个朝代在和平时期不断進行大规模的群众斗争和屠杀。一场反右和文革,把原本善良质朴的中国人变的多疑麻木;一个“黑白猫理论”开启了中国人为钱不择手段不顾后果的自杀式生存方式。面对毒水毒米毒空气,还有人说死了也无所谓。我们讲真相救人时,有人说我们揭露中共恶行不爱国。那么因为惧怕中共就放任它毒害中国人就是爱国吗?中共引导中国人从行为道德自我毁灭就是爱国吗?

很多人看过《西游记》,其中有一个故事就是讲妖精做了国师,却将唐僧变成老虎,结果全国上下都要消灭唐僧。名著都有其存在的特殊历史意义,真心盼望中国人能擦亮眼睛,认真思考法轮功现象,退出中共,为自己的生命、为中华民族的未来负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