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急躁心、利益心

更新时间: 2018年08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修炼二十二载,我有过得法提升的喜悦,有过不能完全理解法、不能遵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做所造成的遗憾、后悔,更有过不去心性关的消沉烦恼、甚至修炼不精進的懈怠。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对师父的正信、对大法的正信,我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1996年2月4日立春,20岁的我捧起了妈妈推荐的一本奇书《转法轮》,从此人生发生巨大的改变。师父“真、善、忍”的法理震撼心灵,当我在书中第一次看到这三个字时,不知怎的,瞬间眼泪就象止不住的泉水,感佩、喜悦、激动,不停流淌。内心深处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想法在脑海中回荡,仿佛洪钟鸣响一般:“我找到宇宙真理了!我找到宇宙佛法了!”醍醐灌顶的热流从头顶奔涌而下,那时候刚刚才看书十分钟吧,不懂得修炼,后来才明白那是慈悲的师父在给弟子灌顶加持。

就这样,自幼体弱多病、心事敏感的我,自然而然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为一个健康向上、乐观助人的修炼人,至今再也没有因生病而吃药打针;外貌上也比同龄人显得年轻了十多岁。一想到自己是法轮大法修炼人,心里面真是特别踏实、幸福、自豪,人也变的胆气十足。

一、修去急躁心

从常人起步走入修炼,我在修炼路上修的第一颗心便是“急躁心”。这颗心看起来小,很容易被忽视,特别是中国大陆长期泡在“党文化”的环境中,其实修起来非常不容易。

我是个急脾气,很重视守时,谁要是不守时就会很气愤,即使表面上不发生冲突,心里面会厌恶很久。记得得法刚几天,听妈妈说有师父的讲法录像看,我特别高兴,马上要求去看。但是妈妈也不认识放录像的同修,就让单位同事带我去,约好晚上7点在某机关家属院门口会合。可是7点到了阿姨没来,我的急躁心就起来了。这时我突然想到师父的“真、善、忍”这三个字,我学着用“真、善、忍”来平和自己心境(其实这就是归正自己、同化大法的过程),也就不到十分钟吧,阿姨来了,把我带到了义务给大家放录像的张婆婆家。

师父当天晚上就给我净化身体,连续几天录像开始前先跑厕所(但一点儿没耽误听课,而且听课过程中完全没有症状)、录像结束回家又是一路跑、急着上厕所,可是人精神很好、脸色白里透红的,多年的胃病、胃肠炎从此不翼而飞。

1999年迫害发生后,我认识了一些北京本地的同修,多是年长的阿姨。有两位阿姨同修曾被邪恶迫害后释放出狱,她们都有急躁的问题,而且长期过不去,急起来说话口气都不善了。尤其对身边的常人缺乏耐心,结果家庭环境弄得很紧张,讲真相效果也不好。我以前认为自己这方面修的挺不错了,但同修的表现就是我的“镜子”。近几年越来越发现自己没有达到修炼的标准,突出表现在教育孩子方面:非常急躁,急于求成,孩子达不到要求就斥责、抱怨,越这样孩子表现越不好,形成恶性循环,给自己做“三件事”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急躁心”还表现在讲真相不能持之以恒,急于争辩,不能耐心的对待世人,造成无法解开常人不明白真相的那个心结,结果往往讲不下去,造成了很大的遗憾。

过去我一直不把急躁当回事,看到同修的问题也不说,总觉的随着修炼提高,这些问题就自然消失了。但是修炼中无小事,急躁的背后因素很不善:一点就着、一说就炸,做事不认真、凑合又急于求成,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对人缺乏耐心。咱们中国有两句成语“戒骄戒躁”、“戒急用忍”,急躁往往和骄傲自满相生并列,一急起来根本谈不上“忍”。这些都和“真、善、忍”的法理背道而驰,长期不归正自己,其实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死胡同啊。

二、修去利益心

作为修炼人看淡世间名利是最基本的。世人的名利心都很强烈,我也不例外。大法改变了我,我的亲身经历证实了大法“归正人心”那奇迹般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

1、“铁公鸡”送酒钱

我是独生女儿,但自小家境不算富裕,特别是爸爸十分节约,我也学会了“攒钱不花钱”、“不占便宜也不吃亏”,因为花钱过于计较、仔细,上大学时同学们送我外号“铁公鸡”。

记得是1996年4月底,那时我刚得法两个来月,大学的摄影协会办了一个校外活动,中午在市工人文化宫一个临时搭的饭棚吃饭。因为集体活动提前交了“会费”,所以是摄影协会统一点菜、付账。吃完饭,我们一行二、三十人准备前往下一个活动地点,突然协会会长和他的几个副手招呼大伙儿赶快走,他们又高兴又得意的说:“老板娘忘了算二十多块钱的啤酒钱,快走,免得她追出来。”大家呼啦一下全骑车跑了。我觉的不对,但又不好意思折返,再说了,会费也交了,我又不喝酒,这酒钱跟我没关系呀。

回到学校,越想越不对:我是修炼人呀,人家搭个临时饭棚做小本生意不容易,一下子损失二十多块钱,大法修炼人得讲善、得为别人考虑。那个年代,二十多块钱不是个小数目,特别对大学生,是我一周的生活费。第二天下午没课,我骑车十多里地给送钱去了。老板娘特别惊讶,她一直没发现自己少算了账,将信将疑的接过钱,还是挺高兴,说了一声“谢谢”。送完钱,我的心情特别轻松、明净,真是发自内心“乐呵呵”的,原来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这么快乐呀。

从那以后,我不怕吃苦了,在金钱物质上不计较了,变的轻松自信。而困扰多年的鼻窦炎、美尼尔氏综合症、贫血等症状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了,那是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真心修炼、同化大法的那颗心,给弟子消除了生生世世的罪业、净化了身体!

2、让出“一等奖学金”

大四那年,系里根据我的综合成绩和表现,打算给予我“一等奖学金”。 一位当年专业课考了第一名的同学来找我,说大四马上面临找工作,他想得一次“一等奖学金”方便找个好工作,他家是农村的,急需挣钱。当时的情况是,大一到大三,我年年是一等奖学金,特别是大三,因表现出色,被擢升为“特等奖学金”。系里希望我获得“一等奖学金”大满贯,也是系里的业绩。我想修炼人不求名、不求利,那位同学当年的专业课确实考的好,我的加分项在于做了很多社工和选修课程,所以我主动找到系里,请求把一等奖学金颁发给了那位同学。系里老师非常惊讶,他们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夸奖我人品真好。

3、坦然面对经济迫害

2001年,我所在的单位受到邪恶迫害的巨大压力,被迫以“开除公职”、“送劳教”为要挟逼迫我放弃修炼。当时单位正在做“货币分房”方案,如果我坚持修炼,就意味着工作、房款、自由都没有了。那时我已经被非法拘禁、抄家两次了,第二次在巨大压力下糊涂签了不炼功的保证(后严正声明作废)。面对失去名利亲情的压力(父母和丈夫亦受到巨大压力和威胁),我认真思考着人生的意义,认真回想自己在短短五年修炼时间中所获得的巨大身心变化,认真回忆着师父在所有大法书中的谆谆教导,师父和大法是那么正、那么好,大法中只有光明、坦荡与浩然正气。

再次面对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警察和单位领导,我想起了师父的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更想起了师父讲过一位同修说的“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2]。流着眼泪、抱着宁可死在劳教所也不放弃修炼的决心,我坚持选择了修炼大法。

单位领导十分不忍心,劝我“识时务者为俊杰”,糊弄一下,自由、工作、房款就都保住了。特别是房款,那时候工资很低,十几万是一笔巨款,有人为了满足条件不惜做假、甚至突击假结婚的,也有人托关系走后门的。由于丈夫还在深造读书没有收入,所以全家的收入来源就是我的工资。可是在我的心中,那些钱根本就不在考虑之中,想都没想过。我非常坦然,真诚的对单位领导说:“分房款我不要了,你们也别为难。”领导遗憾的说,那你工作、分房款就都没有了。我一点都没动心,修炼人把常人的名利看的很淡很淡。

神奇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并没有被送劳教,虽然受到强加的处分失去了公职,然而单位给我安排了编外岗,刚开始工资待遇虽然不高,但不到两年时间单位就实行了绩效考核,我因考核优秀拿到了应得的工资待遇、甚至比原来还高。而分房方案在我被处理失去公职前被批准了,单位和上级明白真相的善良领导和同事,将我的名字保留在了第一批符合要求的人员名单里。

现在回头看,一切迫害就是一场幻象、一场戏,从物质利益上我什么都没有失去。我知道,最陡峭的那个关隘,我闯过去了。

近几年来随着正法進程,大陆的修炼环境表面上看起来宽松了,邪恶没有那么大力量了。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的物质条件也越来越好,“安逸心”也突出了,在花钱上散漫,“三件事”虽然也在做,许多精力却放在了如何安排、过上常人的美好生活上。不知不觉中,利益之心也重了,特别是受到过迫害、又没从法上正面理解的那部份思想,表现出不想吃苦、碰到困难消沉、懈怠。

我更加体会到修炼心性的重要性,修炼中无小事,那些看起来不起眼、却长期不能主动去修的“小事”已经变成了修炼路上的关、难、结,需要弟子主动归正。正如师父所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

在二十二年的修炼路上,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护佑让我闯过了一个又一个险关,是“真、善、忍”大法让弟子不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学会修心,并且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弟子与家人都深深受益。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