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的故事

更新: 2018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我的职业是一名内科医生。有一天晚上值夜班,快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来了一位老年男性患者就诊。这位老年人一進屋,就坐在床上,头发花白,有点稀疏,象是很长时间没有打理,头发长过耳朵,还有点蓬乱。身上套了一件旧还有点脏的外套,瘦瘦的,愁眉苦脸,象是被病痛折磨很长时间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有点潦倒,但感觉不像是没文化的人。

我就开始问老人:“大爷,您哪里不舒服啊?怎么就自己一个人来看病呢?”他费力的先喘了口气,稍稍平稳才对我说:“我在一个离家近的小医院里住了将近二十天,心脏不舒服,钱花完了,大夫就让我出院了。可是,我心脏和原来一样,唉!整天难受,没办法,开了支,我又换了一家小医院住,大医院我住不起啊!太贵了,我还得吃饭,买药呢!我就一个人生活,孩子在外地,不想拖累孩子,自己能动弹就不告诉孩子。”他停了停继续说:“大夫说他们医院的超声坏了,还得做一个腹部超声,才能确诊,否则不知道怎么治疗,没办法我就来这儿了。”

听到这里,我就想大爷就自己来的,怎么挂号啊?再回来开单子,还得上三楼做检查,做完检查,还得下楼回来看报告单,折腾几圈,能吃的消吗?我就对他说:“这样吧!我找一名护士推着您,陪您做检查,我先帮您挂号。”老人没想到我会这样周到的安排,连连说谢谢。

我先把老人扶上轮椅,叫了一名护士跟着,推着轮椅转过诊室,到达后面的大厅挂号处,我先和老人说:“做超声的费用是一百元钱,您先给我钱,我先帮您挂一个免费号,再把钱存在里面,好吗?”老人从内衣兜里掏出钱递给了我,因为晚上看病,院里规定不能挂免费号,我和收款处的工作人员说了一下情况,破例给老人挂了一个免费号,然后把钱存在卡里,让老人稍等一下。从大厅又回到诊室,把检查单子开出来,卡消费后,拿着卡又跑回大厅,把卡交给护士,嘱咐护士推着老人去做检查。

没多长时间,护士推着老人下来了,把单子递给我,我一看报告单,显示没有异常情况,就安慰老人说:“大爷,超声报告没什么问题,挺好的,您回去给主治大夫看吧!”老人听了很高兴,又连连说谢谢,起身往门口走,这时护士把轮椅推走,也回值班室睡觉去了。

看着大爷孤单的背影,心里颇酸,就叫住老人,“以后还是和孩子一起住吧!还有个照应。”“唉!我都老了,就不拖累孩子了,哪天不行了,我也就解脱了!”说完就开门往外走,我不放心,连忙推了一个轮椅追上他,老人刚开始怕麻烦我,一再拒绝,而我就坚持说:“没事儿,这样把您推到大门口,打个车回去,您还不累,多好!” 就这样老人又坐上了轮椅。

边坐在轮椅往大门口走,老人边和我说:“你一直在这上班吗?以后怎么找到你,我来的时候还愁看病的事儿,没想到我今天真碰到好人了,我从来没遇见过像你这样的大夫!”

“其实,我是有信仰的,我炼法轮功,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我说,老人听到这儿,突然回头,怔怔的瞅了我一会儿,说:“你说的我信!因为我今天见识了!以前,楼道里我看过你们的人发的小册子,但我不信,今天我信了!”

我告诉老人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遇难呈祥,后来他也同意三退了。就这样,我推着轮椅,把老人送到医院大门口,叫了一辆出租,亲自扶老人坐好,关上车门,目送老人走了。

对我来说,做这点小事儿,对老人来说,真是微不足道。不是做给别人看,而是发自内心的,这样做就会让别人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就会使对方对法轮大法的误解烟消云散,不是吗?

学了大法之后,我就知道如何做人了,就像师父写的诗《洪吟二》<香莲>:

净莲法中生
慈悲散香风
世上洒甘露
莲开满天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