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去争斗心和怨恨

更新: 2018年09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老妈今年七十八岁,她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妈得法后,无病一身轻,皮肤白净,面若桃花,她身体上的变化,对于我们家里里外外的人已经不算啥新鲜事儿了,老妈在人海中无论穿着多普通,我们都会一眼认出那个神采奕奕的老人就是我老妈。我也在明慧网上写过老妈身上的那些神奇而真实的经历。

这次我想说的是,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老妈从与家庭和社会的抗争中走了出来,在讲真相救人中修去了争斗心和恨,慢慢的变成了现在这个很慈悲的状态。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老妈以前那脾气,又是当一辈子中学班主任老师的,唉,这么说吧,我父亲和我们当儿女的都是老妈的“奴隶”,我们在她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出,不管啥事儿一不顺她心,我们就会遭到老妈一痛呵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们一大家子虽然仍习惯于在老妈面前低眉顺眼,但内心中都暗藏了喜悦:你不能耐嘛,这回不让你们炼了,看你还扬蹦啥?

记得二零零四年左右,一次我跟老妈痛快淋漓的吵了一架,我大胜,因为我喊道:“是你师父教你这么大脾气的吧?怪不得全国上下都痛恨你们呢!”当时老妈就没话反击了,而我非常得意。后来没多久,老妈和一群阿姨们被抓到看守所,我突然感到解气解过头儿了,老妈脾气再大也是我妈呀,她学法炼功做好人,咋也犯不上被抓到看守所呀。看着俺家人人都一脸的严肃,我内心开始翻滚、自责。

我们家四处找人托关系、花钱,算是把老妈和这群阿姨接出来了。老妈平静地询问了花钱的情况,没有对我们象以往那样习惯性的埋怨,而是淡淡地说:“不要和你那些阿姨说钱的事了,我自己承担吧。”我姐说:“我们当儿女的可以均摊一下。”老妈以一家之主的口吻说:“不,不用,我知道该怎么做。”

打那以后,老妈开始了给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在那以前老妈就是给亲戚邻居朋友发些资料。说来也巧,我和我的一个姐大约从那个时候开始看大法书,对大法开始有所了解,这就等于家庭中老妈有了两个精神上的支持者。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我老妈在旅游区给游客讲真相,讲到一个便衣,就被带到派出所,我的那位看过大法书的姐姐去派出所接我妈,她去了就实话实说:“因为老人炼这个功身体好,所以我们家人才都不挡着她老人家炼,没有那么复杂的动机,这个你们可以调查。”派出所的人说:“你老妈可有文化啦,把我们都讲明白了,你别害怕,领回去就是。”我姐回来给我们讲,咱妈这是天天在外面讲真相炼出本事了,没有怕,没有恨,也没上次在看守所里的那股不服输的争斗。

老妈每天都是有规律地生活,半天学法,半天讲真相。我看过老妈给有缘人三退起的名字,对年龄大的就用年龄加姓氏,对有明显职业的就用职业加姓氏,对在特殊的地点遇到的就用地名加姓氏,对讲真相中听来感人的故事的就用故事的内涵起,等等吧,每个名字都有意义。

一次我问老妈:“这个叫某九五的就是九十五岁吗?”老妈说:“是啊,这可是师父安排的。”原来那天这老人就在那坐着,老妈正往家走,看天要下雨了就提醒他说:“老人家快回家吧,您一定很大岁数了,不要让家人担心啊。”老人说:“不回,回家没意思。”老妈就停下来和他唠会儿嗑,没想到这老人思维很清晰,唠的都是国家大事,老妈就和他唠中共的凶残和暴政,天灭中共太正常了。他不停地说:“你分析的有道理,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就是没有你总结的好。” 老妈说:“我也是学了大法才懂了这么多,都是大法师父给我的智慧。”老人说:“那你们师父是好人,你也给我退了吧,我的党龄比一般人的年龄都长,我今年九十五岁。”退完党,老人一指旁边的小区说:“这回我可回家了。” 我听了也对老妈说:“这真是师父给安排的有缘人,这老人好象就等着人来给他退呢。”

从老妈三退名字的特点上,我还知道了一个年轻时是富家子弟的一位老人的故事,他祖上的家产全部被迫交给中共后,过百姓的日子也没消停,他的妻子大半个世纪陪着他挨斗、受穷、受气。妻子头几年才去世,他一想念老伴就去老伴的墓地去住上一宿。我老妈就和他唠他们那一代人的激進和迷茫,唠来唠去他认同了大法,并做了三退,他给我老妈讲他的妻子是如何的贤妻良母,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还开导我老妈做女人的要学习他妻子的性格。我记得老妈给我讲这个人时似有所思,令我不敢接话,生怕老妈发怒,但事实不但没有,老妈从此语气平和。

如果我看到三退名单上有写某卖桃的,就知道家里的水果肯定有桃,因为老妈买什么都不忘给货主三退。一次我和老妈去旁边的小超市,一進去就看见老板娘眼睛瞅着窗外,虽没啥表情,嘴里却轻朗朗地说:“法轮大法来啦?法轮大法好!”我笑了一下,我看我老妈也笑了。

老妈还遇到过一个牙疼的年轻人,给他讲过真相后,那人就大声说:“真神哪老太太,你这真是有文化儿的老太太,听你这一通说,我牙都不疼了,你也太神了!”老妈就说:“不是我神不神的,是你念了法轮大法好,我师父就帮了你,我师父是最大的神。”我一看老妈给这个人起的名字叫某乐乐。老妈笑着对我说,原来她要写某牙牙的,写的时候无意间添了一笔,就对那人说:“那您就叫某乐乐吧,这是我师父点化给您起的名字。是不是牙不疼了?等于乐了对不?”对方高兴地说:“好好,谢谢,比牙牙好听多了。”

老妈经常提醒我和我姐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她常说是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修去了她的争斗心和恨。老妈现在和我们的交流已经完全没有了叫喊和训斥,母女间遇到矛盾时,老妈会说:“妈妈我年轻时总是用党文化模式教育你们,我改了。你们如果也懂得了党文化不好那也改吧。”我昨天还和从外地回来的姐姐们交流说:“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和咱妈是一致的,在做人的明确的准则上也是一致的,这真字就足够了,你们不用再担心我和咱妈再打起来了。”

大法给了我老妈一个好身体,大法还改了老妈的坏脾气,大法让老妈心中没有了争斗和恨,大法还在继续往更好的方向改变和塑造着这个人人喜爱的老人。

祝所有大法弟子走正走稳正法最后的路,我们好一起和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