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不通时修自己

更新: 2019年01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这些年在讲真相中,我几乎走到哪讲到哪,多数人同意三退,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个别人不但不退,还说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对于这样人救不救呢?有同修说:“给机会了,就不要强为。”还有的说:“法上讲了,总有救不了的,不理智容易出事。”

我最初也是这个想法,学法中师父告诉我们:“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1]不听真相和反对的人,都是受恶党毒害较深的,这些人是最危险和可怜的,救他们虽然有难度,如果自己在认识和修炼上有突破,就可能救了他们。

在讲真相中,我最怕碰见反对的人,怕被恶告遭绑架,本地出现多起这样的事,这对我是个阴影,这种心态很长时间突破不了,感觉心里有堵墙。有一次,一个协调人跟我说,“本地有个老同修快九十岁了,一年能劝退四千多人,碰到说横话的,包括便衣,她啥都不怕,跟对方说我就是为了救你。师父点化她:你是宇宙中最富有的。”我悟,这是师父借协调人的嘴鼓励我。特别是“你是宇宙中最富有的”这句话,对我鼓励最大。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希望,越是难讲的人越是应该讲,这个过程也是证实法和突破自己的过程,我不断鼓励自己:一定要突破!

一次去菜市场,遇见卖鹅蛋的老俩口,我一边蹲下身捡鹅蛋,一边给他俩讲真相,刚说两句,老太太说:“俺不信这个,别讲。”一抬头,见她一脸怒相,老头也说:“别讲这个,不信。”我想:农村人不该被污染那么严重呀?咋这劲?我说:“不信没啥,别反对,慢慢了解。”走时我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他俩不吱声,脸转一边。

向内找,发现有分别心:农村的,没文化,好讲,自己有点居高临下。我归正自己,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俩背后的邪灵,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他们头脑中。我还意识到,讲真相只要一开口讲就是正邪大战,那一刻表面轻松,心里得严肃对待,不能轻视敷衍。

再次去市场时,又碰见老俩口,我笑着说:“真有缘,再买二斤。”我说:“我告诉你大法福音,多好!你应该接受呀?”老婆婆不搭话茬,直夸鹅蛋好:“这市场独一份,你多买点。”我说:“您面善,是个有福的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呀!”这次我很谦卑。老婆婆说:“我们那也有炼的,邪了,这功不行。”我说:“那人是炼法轮功的吗?”她说:“是啊。”我说:“肯定不是,法轮功是真善忍,多正?咱教育孩子也得这个路子呀?不能教育孩子去说谎,做不善的事对不对?”她说:“那是。”我又说:“我炼二十年了,好,才告诉您,现在邪的东西多,出事了都往法轮功上赖。再说了,一碗饭里有个沙子,不能说这碗饭都是沙子,对不对?”可能这句话触动她了,她点头说:“那倒是。”我想再讲,有人来买鹅蛋了,我怕耽误他们的生意,就说:“下次再见。”

事后我想:跟农村人讲真相,唠家常式讲最好,别跟上课似的,越近乎,效果越好。

第三次去市场时,老头主动跟我打招呼:“来啦?”我想,家里还有蛋,买点也行。他说:“给你便宜点。”我说:“不用,小本生意不容易,该多少钱就多少。”他夸我:“你这人心眼好,行。”这次给他讲真相时,他很接受,三退时,他答应的挺痛快:“行,谢谢你。”我又问:“大姨呢?”老头说:“去那边转悠去了。”我说:“一定要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话有威力,会得大福报的,咱素不相识,我不会骗你的。”他说:“好,好。”

救人要在理智中坚持,碰壁时别灰心,多找自己,多在法上归正自己,个人修炼状态突破一点,就能多救人。

还有一件事让我感触很深。原单位有个同事,我俩在一个办公室多年,情如兄弟,单位解体后,他被调到别的单位当头,呼风唤雨多年。我修炼大法后,他反对,说:“你酒不喝,女人不沾,活瞎了。”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他哭过,劝我:“别炼了,过点正常人的日子吧!”见我还修,气得不行,训斥我,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给他讲了近二十年真相,多次给他神韵光碟、真相资料、上网优盘等等,他不信,口出狂言,好象对大法比我还明白。放弃他吧?心又不忍。因为以前他挺善良的,有才华,咋才十几年功夫,就下滑成这样?看不到他当年的影子了,恶党真是毁人啊!

他不听真相,我就找自己,发现自己对他情太重,心里有个念头:不救对不起他,前世也许是一家人,这世又这么好,故每次讲都企盼:“快退吧,大灾来时我好放心。”越是这样,效果越糟,经常争执,还翻过几次脸。我疑惑:为你好,讲的都是理,你咋就这么对立呢?

有一次,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席间,我刚说几句讲真相的话,他就横上了:“法轮功是好,要不是围攻中南海,不搞政治,共产党能取缔吗?”接着,指名道姓说师父如何如何。这下我忍不住了,说:“你跟法轮功有仇咋的?咋每次都这个劲?”他也不让步:“怎么一说你师父几句坏话就蹦起来?一说共产党怎么坏,就把你们乐的,说共产党好,看把你们气的!你们这些人还说不搞政治,这是干啥?”我说:“你要懂得尊重别人,不能当着我面说我师父不好,你的父母随便让别人诽谤你干吗?”说到这,有个朋友就说:“嗯,这话有道理。”他看我生气了,就笑着说:“你是佛门人,我是凡夫俗子,我错了行不?”

我气自己讲真相失败,这么被动,连朋友都救不了。同时,也想把这个场正过来。于是我说:“有一年新闻联播上说:一个大客车跟油罐车相撞,只活一人,记者采访这个人时问:‘你是怎么下来的?’他说:‘不知道,只见眼前一团火光,我就站在路旁了。’”我接着说:“这个人不是炼法轮功的,也是相信大法三退的人,肯定有原因,不然他命咋那么大?”

刚说到这,全桌人哈哈大笑。原来,我在讲这件事时,我的朋友悄悄跟旁边人说:“你们听着,往下他准说这人信法轮功。”我被耻笑,想离席而去,心想:“以后不再跟你讲了,非得救你呀?”

第二天,我给他打电话,一大堆怨恨:“我为你好,讲了这些年真相,你铁石心肠呀?”也许他明白一面急了,这回口气软下来,说:“我也不是不信,我母亲有病时我还说:你跟某某(指我)学学法轮功吧。我是对你们有些人不理解,到处撒东西,还不让人说。”我想:今天不管你说啥,反正以后我不会理你了,我问心无愧。我决定不再跟他来往。

师父在讲法中有这么一段讲法:“特别是在正法期间,所有宇宙中的正负生命都想在这次正法中能够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层层无量巨大的神,特别是它那些个世界的众生,因此它们都在世间、三界之内插了一脚,它们能失去这万劫不遇的救命机会吗?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着,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2]

在学这段法时,我看到自己的差距,也想再去找他,又被另一种复杂的人心掩盖了:算了,事过去了,何必为一棵树舍下一片森林。对他已经有了隔阂,这个隔阂是被伤害后藏的很深的一片细小人心,有情、有怨、有自我……

有近一年时间,我没跟他联系,偶尔想起他我就排斥,觉的是干扰,渐渐几乎就把他忘了。

就在我将要忘记他时,师父三次在我梦中点化。第一次梦见他,我想可能是偶然吧,我没在乎。第二次梦见他站在屋门口,要出门时被我拦住了(好象我知道他出去就会死了)。我想这是点化,得救他,可心里又怵:讲了近二十年真相,没少下功夫,再窝回来咋办?想了想,又放弃了。第三次梦见他跟一个人说话,那人提到我时他没反对。这个梦让我看到自己怕丢面子、掉价、失自尊等人心。

我讲真相时,潜意识里有种东西,就是遇到不听真相的人,跟人家好较劲、拿话压人、噎人,意思是:我救你,比你明白,你不能争辩,不能跟我犟嘴,得听我的……这些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生命能不能得救,要看缘份和背后操控因素多少,更重要的,是取决于你的正念和境界。

我给他打电话:“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了,忙啥呢?”说时感觉心里轻松不少。他说:“不忙啥,还是那些事。”他爱好摄影、写诗和书法什么的,是个大忙人。我向他检讨:“以前我说话口气硬,伤了你,向你道歉,还生我气吗?”他说:“就你心眼小,好生气,我啥也没有。”我说:“咱们聚一下,找个地方唠唠嗑,行吗?”他说:“那咋不行?”

于是,我找了两个朋友和一个同修,一起去了一家饭店。心里没了隔阂,说话就敞亮,见面后我说:“你瘦了,身体咋样?”他说:“大病倒没什么,小病不少,不过眼下死不了。”大家都乐了。我说:“我二十年一粒药没吃,精神状态和身体一直挺好。”他很敏感的说:“这次别说这话题,一说就打嘴仗。”我说:“这次保证不打嘴仗,你说啥我都听着。”

我提醒自己:别跟以前那样:讲真相象背台词,从健身、自焚、“四·二五”、恶党罪恶……也不管对方,让他连插话机会都没有,一通下来,才看对方脸,一看没明白,自己还想:我讲的挺清楚呀,你咋不明白呢?我体会到,讲真相要先看看对方是否進入听的状态,然后再讲,讲好讲坏,能看出自己的修炼状态,语气、善心、境界,一张嘴全摆在那。

席间,我跟大伙说:“我跟这位兄弟最好,可他就是不听大法真相,为这事没少争执。”另两个朋友说:“谁愿信啥信啥,反对人家信仰干嘛?”她俩我都给“三退”了。我只抱着为他好的心,不刻意灌输什么,也不强加什么。师父告诉我看人要看好的一面,我就看他好的一面,我夸他优点,以前是不夸的,说到他的才华时,他不语,心里很受用。

我又讲了新闻出版署第五十号令,我说:“法轮功的书解禁了,可以合法出版了。”他惊讶:“什么时候的事?”我说:“这可不是我说的,你到百度上查新闻出版署五十号令的第九十九和一百条。”他眼睛发愣:“真的吗?”脸上虽有狐疑,但春风已开始在他心中吹过。我又讲周永康、薄熙来等老虎苍蝇遭报的真实原因,我说:“真正的原因,不是权力斗争,那是扯,贪钱对共产党来说也不是事了,是打压法轮功遭恶报了,外人不懂天理才那么说,不信你就观察吧,迫害法轮功的人,大大小小一个都跑不了。”

一起去的同修几乎没吃啥,除了发正念就是给他说些大法真相,他点头,好象听進去了。

结账时,饭店给的一张内有三十元的优惠卡,我说:“这个给你。”他很高兴。

回来路上,同修跟我说:“今天效果挺好,他也同意三退了,这人不是你说的那样,是你心重了。”我说:“是啊,确实我没做好,耽误他得救,这是个教训。”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啊,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哪,就尽量的慈悲的对待你身边的一切众生。也许有的人是机缘不到,也许有的人中毒太深但是还可救,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不可救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可救的,目前你还分不清。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3]

对照师父法,看到自己的认识总是没跟上,做的也差劲。这件事之后,我心胸开阔了很多,自我也放下不少。如果当初我放弃了这个朋友,对他来说,可能会永远带着一个无形的枷锁,他的未来也就很危险了;对我来说,会留下一个深深的永远的遗憾。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是有使命的,要在不断摔打中认清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尽快改正自己提高上来。

我将在大法中不断精進,尽快成熟起来,多救人。

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