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弟子到青年大法弟子

更新: 2019年0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我的妈妈、姥姥、太姥姥、太姥爷在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相继修炼法轮大法,正象师父说的“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1]修炼大法后,姥姥的先天性脑血管狭窄、太姥姥的高血压、太姥爷的皮肤病都好了。

我于二零零零年出生,妈妈在怀我的时候就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学法、炼功,我可以说是在娘胎里就得法了。在妈妈怀孕期间,还发生一件事。

在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查B超说胎儿脑袋里有“囊肿”,医生让我妈妈考虑胎儿要不要继续保留,因为他们不能保证孩子生出来是健康、正常的。当时知道这件事的亲戚、朋友都劝妈妈别要这孩子了,万一生下来不正常……妈妈与姥姥商量之后,决定留着这孩子。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从法理上讲,修炼人不能杀生,不管孩子怎样都是生命。再说,人与人都是缘份化来的,如果孩子不正常,也是有债要还的。把心放下,就是抓紧时间学法、炼功。

到六个月的时候,B超显示,“囊肿”变小了,七个月的时候,消失了,用常人医学上的说法是“吸收了”。而姥姥和妈妈知道,是师父给化解了,万分感谢师父!

我出生后就经常跟大人们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或听师父讲法录音。妈妈说,我一岁多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该喝奶睡觉了,师父讲法录像还没有播完,我就叼着奶瓶半靠在枕头上,边喝边看,这姿势有点儿别扭,喝着喝着,我抬眼看了一下天花板,然后就自己躺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花板喝奶了。妈妈感到奇怪,姥姥说,师父把图像打到天花板了,还问我“师父哪?”我叼着奶瓶手指着天花板。

我六岁以前天目是开的,看到过好多普通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从小看到的法轮图形都是转的,正转反转,后来我才知道周围的大人看不到转。有时候打坐炼静功,看见师父坐在我身边对我笑,我知道是在鼓励我。有几次炼静功的时候看见黑的东西在腿上从上往下走,最后从脚上出去了,消失了。发正念的时候,看到有脸有四肢没身子象卡通怪物一样的黑东西和白东西打架,白的把黑的推一跟头。

我有画画天赋,想画什么,拿起纸笔就画,不需要照着画。有一次,我跟妈妈说,我看到自己画的一张画了,我给你画下来吧,我就画了一个小鸡吃虫子,然后说,“旁边还有座高楼,高楼有几层来着,我忘了,我再看看啊!”于是就睁着眼愣了一会儿神,“哦,九层!”然后就在小鸡旁边画了一座九层的高楼。姥姥说我前世大概是画画的。

当时我在小区里很有名,聪明、漂亮、有礼貌,给大家印象更加深刻的是善良。我从不跟其他小朋友发生争执或冲突,若别人要玩我的玩具,我不仅大方地给他玩儿,还恨不得把家里的其它的好玩的玩具都拿出来给他玩,要是人家不还给我了,我也不生气,不给就算我送他了。跟同龄的小朋友踢足球玩,过来个刚会走路的小弟弟跃跃欲试,同玩的小朋友很烦他,我说:“带他一起玩儿吧,看他多可怜呀!”小区里的老人都说我是个“仁义”的孩子。

由于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学什么都很快,识字很快,背东西过目不忘。在别的小朋友还读不流利课文的时候,我已经可以随便拿本书、拿张报纸就能流利地读下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一般人不知道的是,我早就可以一字不错地跟大人一起一人一段地集体学法了。

当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可以无障碍地读课外书的时候,我已经读完了繁体字的原版《三国演义》了,可以大段大段地给好朋友讲三国故事了。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年级的提高,尤其是升入初中以后,功课越来越紧,作业越来越多,学法炼功越来越懈怠。虽然把大多数时间放在了完成老师留的作业上,但学习成绩反而下降了。期间有过很多次反省,知道自己状态不好,但是却没有打破桎梏,没有突破出来,没有实在的改变,于是仿佛進入了一种恶性循环,修炼越不精進,学习越走下坡路,从常人这边体现的就是理科不好,数理化吃力,作业做得慢,没有自己支配的业余时间。好在我一直把自己当作小弟子,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来做事做人。到中考的时候,我已经从当初小学时的优等生,下滑成了中等生,上重点中学想都不敢想,而我一直处于“顺其自然”的心态中,并没有过多的执着。相信师父对小弟子自有安排!

模拟考试两次都不理想,这样的成绩是上不了重点高中的。第二次模拟考试结束后,离中考还有两周的时间,学校基本不留作业了,个人按自己的情况自行复习,一般老师的经验是这时候的学生已经基本定型了,再努力也不会有什么显著的提升了。我的做法是除按时上学之外,回来以后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书都不摸一下。中考是先报志愿,可以报八个志愿,而妈妈只给我报了三个离家比较近的重点中学,其它又远又不理想的重点中学、普通中学都没报。班主任老师觉得我根本考不上这几所重点中学,她说,“看来你这高中是不想上了啊!”为此还专门找妈妈谈了一次。

中考体育四十分满分。我体育还可以,但能拿满分根本不可能,引体向上我只能做八个,最高纪录九个,十三个才能得到满分十分;一千米跑我一贯的成绩也顶多九分。体育测试之前有一次实地模拟的机会,我肚子疼没参加,其实这对成绩也非常不利。而正式测试那天我不知怎么就做了十三个引体向上,一千米跑出了三分二十秒。全班就两个体育满分,我是其中一个,别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知道,我们全家都知道,师父帮我了。于是对于文化课中考我更加有信心了。中考考完后,我感觉还可以,毕竟语文正好用上了之前准备过的一篇类似作文,英语一直是我的强项,发挥得还不错。成绩出来了,超出了我的历史最高水平,比模拟考试在区里的名次提前了一千多。最终,我以压线的成绩(如果体育没有得满分,成绩就达不到分数线)進入了所报志愿中离家最近的那所理想的重点中学。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高中三年,又是一种作业堆积如山的生活和学习状态,有的学期要考九门课,分文理科后我这个文科生也没有完全甩掉物理、化学、生物几个大包袱,因为还要会考。总之,仍然没有打破旧势力强加的常人的牵绊,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执着学习成绩和未来方向,信师信法,听从师父的安排。有空时也学学法、炼功,发正念。而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不精進的小弟子,在高考的时候再一次以艺术专业课和文化课两个“擦边球”的分数,将我送進了一所一流的艺术类理想大学。

基于我的经历,我的感悟是,不管多忙,工作也好,学习也好,只要自己坚信大法,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尽量挤时间多做三件事,师父一定不会放弃他的任何一个弟子的。大法進程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但我们每个人都有常人社会的角色要承担,如果执着心不放,就会不能自拔,忙不过来,忽视三件事,修炼环境就会越来越差。

大学生活即将开始,我已从一名小弟子成长成为一名年满十八岁的青年大法弟子了。以前学法、炼功有妈妈的提醒、督促,我知道以后要离开家了,要全靠自己了,本来修炼就是自己的事呀!我最近经常思考:大学生活该怎样度过,怎样才能不被大学的“大染缸”污染,怎样才能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一路呵护。

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