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我没有再争辩了

更新: 2018年10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满九岁了。

我姥姥修炼法轮大法,姥姥每天干家务活,时间再紧张,她每天也要炼功。姥姥为了不影响白天做事,早晨起得很早,等我起床上学时,姥姥已经炼完功了。

我的姥姥浑身总是有使不完的劲。妈妈上班,从小都是姥姥在照顾我,告诉我一些做好人的道理。姥姥说她以前身体不好,每天炼功,念大法书以后,身体变好了。我相信这是真的。

妈妈说我小时候病很多,一生病爸爸就带我到医院看病。我对吃很怕,因为张嘴吃喝,很多时候都是药,有时一吃就吐。

姥姥很心疼我,让我听师父讲法录音,大法小弟子的修炼故事,还有三字经等。每天睡觉时,我就开播放器,我可喜欢听了。听着听着感觉有位蓝色卷发穿黄衣服的佛带我去莲花里玩,还有飘起来的各种颜色不同味道的糖,糖会跑会飞,等我追不上它,快没力气了,糖就会自己跑到我的嘴里融化掉了。

天上也有龙,龙是可以骑的,真善忍修的越好,龙就越温柔,龙会把犄角顺到后面,并趴在地上,龙的鳞片会改变温度,使四周的温度比空调舒服。想干什么你一想就可以了。

姥姥说我的根基不错,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间。爸爸见我一听播放器里的录音就没病了,就不带我去医院而是改为开播放器,让我多听。我现在身体很好,还学英语、舞蹈。我爸爸退出共产邪党组织好多年了,谢谢师父让爸爸相信法轮大法是好的。妈妈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后来也走入修炼了。我们成了同修。

一次,姥爷骑电动车带着我,被一辆拉菜的卡车从后边撞了,姥爷摔了一大跤,我站在踏板上,电动车自己在马路上蹿,冲到路边,踏板和人行道一样高了,我轻轻一跳就上人行道了。姥爷看我好好的,就让道歉的司机叔叔走了。姥爷也没有伤,只是衣服破了,电动车受损。那时我三岁多,没有害怕。姥姥说“师父保护了你俩,可要谢谢师父呀!”

我爱争辩,有时大人指出我的缺点,或哪里没做好,我就不愿意,为自己辩解。姥姥教我背师父的诗:“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但我还是改不了。妈妈要是说我,我也不接受。妈妈对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争斗心去掉呢?”

一次我们集体学法,大家都双盘腿读法,我单盘腿,有错被指出来,我马上纠正重读,要是争辩就延长时间,腿疼的厉害。我也不能骄傲,一骄傲就会读错,也会拖延时间。读法的有高级英语老师,我也可以指出她的错,她马上就更正,还对我微笑。师父只有一个,大家都是弟子。整个过程,我没有再争辩了,很顺利的读了半讲法,妈妈很吃惊,我提高了。

二零一五年师父发表了新《论语》,阿姨和妈妈说要背下来。她们一人读十遍。我边听边玩。她们读了好多天,有时结结巴巴,有时还背错。我听的多了,说我都会背了,我就给他们背了一遍。下午,阿姨和医生奶奶都来让我背,她们很惊奇。隔一段时间,我要再背一下,要不也就忘了。我的作文经常得到老师夸奖,我觉的只要修大法,就有智慧,作文就能写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