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福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更新: 2019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二零一零年,我结束被非法劳教一年刚出狱,几乎一无所有,面临的首先是工作问题,经熟人介绍在一家公司上班。回顾八年来的点点滴滴,由刚开始的谋生到把工作环境变成救度众生的岗位,幸福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其中倾注了师尊无量的慈悲与保护。

现就我个人的一点体悟与同修交流切磋,见证师尊无处不在的法力,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赐给我一支神笔

在公司,我的职责是接待客户。我利用休闲时间上网,看明慧网的大陆消息和每日文章,看的多了,自己也提高了。师父看我有这个愿望,就赐我一支神笔。

因在商业环境,人口流动量大,同修们来来去去,传递着资讯。当得知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时,我就尽快了解详情,曝光邪恶,揭露迫害,给当地公检法写真相信,营救同修。这些年陆陆续续写的、帮同修整理的揭露迫害、交流切磋等一篇篇稿件被明慧网选用。当第一次被授予明慧通讯员时,我更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使命与责任,这都是师父给予的智慧。

在二零一五年诉江开始,我及时帮同修打印控告书,对有依赖心的、观望的、正念不足的同修通过交流,认识到只有整体提高,共同参与,结束迫害,才是师父对我们的期盼。我与同修配合,从打印到给明慧发副本,从二零一五年六月一直到年底,有时一天要完成几份诉江状的整理、打印和发送。看到明慧网登载的诉江状,我感叹明慧同修的辛劳,每天从数千份诉江副本中整理出这些典型的迫害案例要用同修多少心血呀!特别是我地同修的一份诉江状发表后,我陆陆续续将迫害严重的同修的控告书整理后发给明慧网,减少明慧同修的工作量。又将本地的诉江状况做了综合报道,揭露邪恶,救度当地公检法人员。那些年,我们本地的迫害在全国都是邪恶至极的,要是不及时报道诉江状,我是失职的,愧对师尊的苦心安排。而我们也从中得到升华与提高,在当地公安部门的所谓回访干扰中,同修们都能正念对待,抵制迫害,使当地未出现因诉江而被非法关押的迫害事件。这支神笔是我证实大法的法器,在任何环境中都应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

这些年,我一直看望在不同时期被迫害的同修家人。这是作为一名享有宇宙第一称号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与同修家人及时沟通交流,消除对同修的负面思维,认识邪党的本性,增强正念,配合大法弟子反迫害,聘请律师,营救同修。让家人知道,信仰合法,修炼无罪,违法的是公、检、法办案人员,他们应承担法律责任。通过家人反馈的信息,我再及时上网曝光,震慑邪恶、减少了同修被迫害。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1]、“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同修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的经济状况不宽松,不舍得给自己、给儿子买件衣服,但逢年过节去看望同修们的孩子、丈夫、母亲,就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面对社会压力,只有大法弟子才是他们最亲的人。当同修回家看到家人仍对大法充满正信,当老伴由抱怨变为理解时,我知道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是整体的需要。

二、师父给我了一个好的修炼环境

要是有同修送来的三退名单,我就打印发送。有时间就把明慧网的弟子交流切磋的音频文件下载下来,复制给同修。我们店進了mp3、mp5、EVD、播放器、内存卡等产品,都是原价出售给同修。还有光盘、光盘盒、铜版纸、彩喷纸、墨水等耗材,方便同修使用,也节约了大法资源。对远道而来和同修没有联系的,我给他们新经文、真相资料,和他们切磋交流,介绍周边同修集体学法。师父说:“群雄集结洪流中 阶层行业不同工 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3]。这些年,这个环境在助师正法中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师父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4]客户和我们打交道时间长了,都变得谦和、尊重与信任了,互相为对方考虑,不再为利益过多计较,客户得到了实惠,而我们也获得了利润,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老板说,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而师父和大法却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了。只要心在法上,生意就轻轻松松。现在更能理解师尊的良苦用心了。

师父说:“如果把讲真相和做大法弟子媒体的事合在一起,那不就减少时间的分担了吗?而且又解决了生活问题,解决了常人社会的工作问题,何乐而不为呢?我觉的势在必行了。”[5]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岗位既能解决我的生活问题和工作问题,又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配合整体,兑现我史前的誓约。

这些年经历过惊心动魄,也有过清清静静,面对同学朋友的旅游度假,走亲串友,我不为之所动,因为在任何环境中都不能让我的内心踏实安稳。因为我助师正法的岗位在这里,我不想因为休假而延误同修救度众生的大事,不让同修花冤枉钱、跑冤枉路。不愿错过百忙中同修的远道而来和等待得救的众生。现在回头一看,这不就是师父恰到好处的安排吗?旧势力无时无刻不在虎视眈眈,它想让我离开,从而破坏这个环境,这是旧势力的险恶用心。多次有亲朋好友给我介绍选择就业的机会,但我已离不开这个窗口了。师父说了:“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6]纵然换个环境收入可观,但这并不是我需要的,所作所为也是毫无意义的。现在想起来也是旧势力对我的考验。

有时我也会感到压力和邪恶的因素演化的假相,特别是诉江那段时间担心邪恶派人跟踪同修到店里;有时营救同修,正邪大战在激烈的展开,顾虑同修的电话被监控;我知道自己的电话被定位跟踪,和同修讲话、讲真相有一种无形的障碍。但师父无处不在的法力使假相很快被破除解体,在什么回访、网格化管理、人脸识别拍照等干扰中都被师尊化解,我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师父说:“我一直在观察大陆人的变化,因为这与正法、救度有直接关系。我就发现人变化的太快了!但是,我在仔细观察他们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他们还有善心。只是思想变异的很厉害,被中共邪党简直是加速的在变异。不管怎么样吧,能否得救其实就看他的善念了。大陆人无论怎么污染,表面以下有一层薄膜一样的隔着,一掀下去就是他自己,会象六十年代的人品道德。将来我会掀下去这个东西。”[7]师父是把障碍众生得救的因素掀下去了,众生真的是等着听真相呀!现在我周围从商户到管理人员,从客户到保安,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有的我给过翻墙软件,有的给了真相光盘,他们什么技术问题和社会问题都愿意找我聊聊;许多亲朋好友也增加了和我的联系,慢慢的消除了许多间隔,由以前的冷漠变的热情,由回避变的主动关心;我知道是师父把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了。在同学聚会中,我利用机会发软件和《九评共产党》等真相光盘。在信仰缺失的年代,同学却说我是精神富婆呀!

三、对去人心的一点体会

我长期是一个人生活,所以这些年有好多心自以为去掉了。和同修相处在一起,才发现许多人心一直还在掩盖着。最大的就是执著自我,挑剔、指责、埋怨都是执著自我的表现,是一颗自私的心,也是心胸狭窄的表现。急躁不耐烦,和别人讲话不管不顾,动不动发火,劈头盖脸给同修来一通,但同修都能够平静祥和的对待,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很慈悲宽容。而我,在每次矛盾来时总是守不住心性。一次在交流时,同修诚恳的说,她自己承受点没什么,只是希望我也能从中得到提高啊。

是啊,师父安排了多少机会都让我错过了。和同修相处,才知道自己多少年来的人心表面上没了,其实不是修去了,而是没机会表现了,还有党文化的斗争思维,不能平和的、立体的思维。正是这些人心间隔着同修、阻挡众生得救。师父说:“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8]。不能慈悲的对待别人,就没有强大的能量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所以许多事情也做不下去。我要利用有限的时间,扎扎实实的学法,修自己,去人心。

我知道每一天的时间很珍贵,时间都是师父在巨大的承受中延续来的,而我还有安逸心、懒惰心迟迟不去,不能坚持晨炼、发正念、学法,劝三退人数很少,上班不忙时没有抓紧时间看书,却在浏览动态网新闻和明慧网文章,很少外出讲真相,长期处于这样的状态,师父急呀,而我却一次一次放纵魔性,让时间白白的流逝掉。我要多学法,去人心,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放在三件事上,使更多的有缘人明真相,得救度,不辜负师尊的苦心安排。

近年来,老板们都喊生意难做,而我们公司却经营顺利;我也走过了迫害中最艰难的时期。目前生活稳定,工作顺心、快乐!沐浴在佛光中,觉得很充实很幸福!我相信师父给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谢谢师尊的慈悲保护!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