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什么心态对待犯过错误的自己或者同修

更新: 2019年10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在修炼过程中,我自己经常会做错一些事情,有时会懊悔不已,有时会认为这不怨我。对于同修犯的一些错误,有些我觉的无所谓,有些事情,我就会感到很恼火,不能容忍。

近期学法,看到了原来法中都有明确的指导我们如何去做的讲法。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对待犯过错误的自己

当我总是懊悔的时候,这已经是陷入了一种执着中了。师父讲:“所以有些人觉的那是一些污点,自己心理压力很重,那不是又是执着吗?”[1]“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2]“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

一点用都没有的事情,我就不要去做了,所以我不再自责。

我知道遇到问题要看自己,可是我经常发现,我找着找着就找到别人身上去了,找自己两分,挖别人八分,再找下去,自己竟成了局外的观众,一条一条列举别人的错误,自己成了无辜的被牵连者。

我意识到这实质上是邪灵因素在干扰,假恶斗中的“假”我在表现:开场白首先检讨一下自己,很表面的、肤浅的、做给人看的,指出别人的不足才是真实的用意。旧势力与邪灵都是在正法中要解体、淘汰的东西,我怎么能允许它在我的思想中存在呢?

师父讲:“一个常人遇到什么事情也得有个教训,多思考思考;修炼人更得找出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在哪里,得查找自己的问题啊。”[3]“一定要认真查找自己、少被旧势力钻空子。”[3]

“今后一定要注意此问题的严重性。”[4]“注意: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4]

这两处讲法很触动我,这是师父给我的法宝,坚定的、不打折扣的找的是自己!如果向外去找,就是走上了邪路,自身空间场中的邪恶生命跑掉了。

二、对待犯过错误的同修

我经常会用自己的观念来衡量这个错误的大小,以决定是原谅同修,还是将其从大法弟子中“开”出去。

以我做人的标准看,一个人撒谎,我会永远看不起;修炼人如果犯了色戒,我就不会正眼看他;如果谁曾经出卖了其他同修,他就不应该被宽恕;如果他乱花了大法弟子拿的钱,如果他是特务,如果他起到了破坏法的作用,如果……如果他做了那么大的坏事,那他就不配再修炼了,他怎么还能当大法弟子呢?我觉的自己的想法很在理的。

当我静下心来学法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思想已经严重偏离法了,当我在评判这个评判那个的时候,其实自己已经出局了,因为我没有用大法的标准衡量对错,完全用了旧宇宙的标准在衡量,我维护的是正在被解体的旧宇宙的理。而这个理恰恰是旧势力衡量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的理。

那么正确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呢?师父每次讲法都是那么平和的把最正的、新宇宙的理讲给我们,可是这是大法弟子无条件必须执行、必须维护的标准,我们的心态必须与法保持一致,这样才能维护法,才能做到敬师、敬法。否则就成了——他是不是大法弟子,他配不配修炼得我说了算,这不就违背法了吗?这不就冒犯师父了吗?这不成了旧势力一伙的吗?最后怎么被淘汰的都不知道,还觉的自己对呢。

有一些被某些同修“认定”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不配当大法弟子了,已经被 “开除”出大法弟子队伍的修炼人,在黑窝中,却不断传出其因不配合邪恶,而被迫害的消息。可是当同修听到这一消息后,却觉的比较“活该”,并没有用大法的标准判断对错,无意间在“帮助”旧势力维持迫害。殊不知自己已在危险中了。

三、透过表面,揪出“错误”的背后原因

假气功书是怎么写出来的呢?“很多是由附体指挥、控制人的名利心写的。”[5]我理解到:真正的坏事是附体和名利心干的(名利心在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有形生命),不是这个人的主元神干的,是主元神不当家造成的。那么大法弟子犯的错误是怎么造成的呢?

“表面与大法弟子的本质是被旧势力隔开的,所以大法弟子有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恶生命操纵带动着干了一些坏事,是因为有执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会把大法弟子的本质提出去。”[6]“因为真正的坏事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的生命操纵人的业力和观念干的”[6]。

我理解:这个坏事其实不是人真正的主元神干的,是大法弟子的主体不当家造成的。所以当大法弟子能够归正自己的时候,这个罪就是邪恶干的,如果到最后,还不能做好、负起责任来,这个罪就得自己承担了。

通过学法,我分清楚了真正的大法弟子是被师尊推到位的、达到法的标准的,是最纯净的。当学法跟不上时,未同化法的人的表面物质会把主元神埋没、覆盖,使其不起作用,表现出来就是没有正念,这时就极易被不好的生命操控做错事。这种情况下,这样的同修是非常需要正念帮助的。如果周围同修能够很理性对待,不被同修不正的言行带动,清醒的知道是邪恶在操控,发出正念,打出神通解体其空间场的邪恶,就会使同修主元神强大起来,这是邪恶最害怕的。这就像那个孙悟空,用火眼金睛一看便知,原来是妖怪作乱,你往哪里跑,抡棒就打。我们虽然没有火眼金睛,但是我们如果学法扎实,从法中炼就的智慧之眼什么迷障都会一眼看穿。可是我们身在迷中,如果法理又不清,碰到邪恶的表演时,也会抡棒就打,却打在同修的头上,干着邪恶高兴的事。就像人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妲己变的那么坏,祸乱朝廷,毁了一个王朝,恨透了妲己,其实是那个狐狸干的。说起来简单,这种清醒是需要有着深厚的修炼基础,和扎实的心性标准才能做到的,是神的状态!

四、站在正法角度看待修炼人犯“错误”

现在是正法时期,与以往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大法弟子所犯的错误都是有背后邪恶因素操控出现的,不论是病业还是经济上的危机,不论是家庭中的魔难还是直接被抓捕迫害,都是它们先强加,再加强、放大人心,然后干扰、迫害,后果是针对正法的干扰与破坏,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对待。

从法中我悟到:现在是正法修炼,修炼中任何一件事都是牵扯到宇宙正法的大事,任何一件事都离不开师父的参与、看护。表面上是修炼人有了人心、执着,做出的事违背了法,但是只要是邪恶插手的,以考验大法弟子、去其人心为名迫害的(它们叫帮助),就是在给师父正法制造麻烦,就是针对大法的破坏,那么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认真找出自己问题的同时,一定要站在师父的角度看问题,一定要严肃的清除迫害,才是维护师父,维护大法,不论这种迫害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同修身上,因为它们不配参与,这才是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如果不能站在师父的角度,不能站在正法的角度看问题,那就是在个人的恩怨,或个人的标准中看问题,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你没有维护法。记得一篇文章中写到,一些执着心很重的修炼人做了不符合法的事情,旧势力操纵另一部份人心强的学员以维护大法的名义激烈反对,使大法弟子内部矛盾重重、相互拆台,加剧了混乱。而这些人都在旧势力的迫害计划中,旧势力认为他们都是人心大爆发,都需要修理。

我地一协调人A在做大法事中被绑架,同修B与A不合,在与其他同修交流的场合中谈起A,不交流怎样营救A,而是尽数其知道的A做过的没有正念的可笑之事。数月后,同修B被邪恶抓到大的把柄迫害入狱。同修C一提到B就会怒不可遏,列举其一条条的“罪状”,第二年同修C“被病业”离世。其实同修的这些不符合法的言行,都是背后的邪恶因素操控干出来的。大法弟子只有两条路走,当我们没有按照师父要求的心性标准去做到的时候,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自毁之路,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想叫我们修成,而且是千方百计的毁掉我们。往往在这些方面不能够正确对待的同修,在修炼中的其它很多方面也都是达不到法的要求的,因为不能严肃对待修炼,即伤害了同修,又伤害了自己,给师父正法造成很大的损失。

五、做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生命

修炼人在修炼中犯的错误,有许多按照旧宇宙的理是根本解决不了的,只有淘汰了,当我们心里感到不能容忍,过不去的时候,其实是受过去认识局限的影响造成的,这恰恰是我们要改变的思维,抱着不肯改变的想法,那么这部份就必然会随着旧宇宙解体。

记得一个同修天目中,看到邪恶的生命死死的抓住她,冲着师父大喊:我们抓住她的把柄了,她必须得死,除非拿你的命换!她看到,师父瞬间把自己的血肉骨骼碾碎,扔给邪恶,换回了自己的命……师父对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是这样珍惜爱护付出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善待师尊精心爱护的生命呢?不与师父想法一致,我们还算是师父的弟子吗?

我感受到师尊那无穷无尽的包容,无边无际的洪大!在法中的无畏无惧,什么问题都会给你化开!我们能够这样坦荡无私吗?我们必须能,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就是这样被造就的!

我们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就真正的把自己摆在大法中,切实的遵照法中要求的心态去做、去实践,只有这样才能救度了众生,才能走到最后!

如果你一动念就是为私的,你就在旧宇宙中,你一动念就有怨,你就在邪恶生命的控制中。你一动念就是为他的,你就站在新宇宙中了,你必然会宽容,你必然会平和,你必然就会有智慧,你就一定无所不能!因为你展现出来的是法!是新宇宙的大觉在诞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纠正〉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