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的修炼经历

更新: 2019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我和丈夫结婚四十多年了,我们在大法中共同修炼已二十多年了,身心受益匪浅,家庭和睦。这些年中,丈夫对我的帮助很大,也使我对丈夫由最初的不理解看不上,到现在的感动和敬佩,他不仅是我生活中的老伴,更是我修炼路上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好同修。

(一)艰辛中求生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姊妹五个,我排行老大,从我记事起没过一天好日子,吃不饱,穿不暖。经历过人民公社、大跃進、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动荡的年代,没有安稳日子过,再加上家人们经常生病,所以在我上完小学后,父亲就不再让我上学,回家劳动帮助维持家里的生活。那时我心里就有一个愿望,长大了一定找个有知识有能力的丈夫,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二十二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正在当兵的丈夫,当知道他在部队测地排时,我很高兴,认为他一定是个有文化能给我带来好运的人,那时能找个当兵的丈夫也是很光荣的。十几天的暂短接触,我不顾父亲的极力反对,决定和他保持恋爱关系。他回部队后,快两个月了他来了第一封信,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信一开,心一下凉了半截,不到半张信纸的字写的歪歪扭扭的,更不用说内容了。我捧着信伤心的大哭了起来。母亲劝我:孩子,信命吧,咱不愿意了,也还不起人家给的八十元的订婚钱哪(八十块钱让父亲上集买了粮食全家充饥)。听了母亲的话,我默认了,随后回复了一封长信,鼓励他在部队多学点知识。

两年后,我们准备结婚,他带我去买结婚用品,我不舍的花钱,只买了一双袜子,一盒雪花膏,一盒粉,他只说了声买的太少,也没叫我再买什么。到结婚时,他家就拿了这点东西给我。结婚第二年,他从部队退役回家带的二百元退役费一分也没给我。我生下儿子坐月子时,因为他刚上班时间不长,孩子有病住院他只在家里待了两天。出了月子后,我带着孩子在母亲家住了四年,因村里分自留地,我才把户口迁到了婆家。

分家时,婆婆只分了一瓢白面、一瓢黑面和三间房子的一间半又矮又旧的老房子给我们(那时家中有公公、婆婆和小姑子)。望着缺少营养的四岁儿子,我心里很苦。决心把日子过好,我拼命的劳动,业余时间做网扣花,丈夫那时每月不到二十元的工资。后我用辛辛苦苦攒下的三百九十元钱,在两个弟弟的帮助下盖起了六间房子,我的两手指肚都磨的出血,吃了很多的苦。期间,丈夫因上班离家远只有休班能回家帮忙,房子还没整理好,又分到了八亩多地,累的我腰疼的直不起来,严重的神经衰弱,头脑象个烂西瓜。

正在这时,一个亲戚为计划生育躲难来到我家,生下孩子又留给了我,那时我的身体已承受到了极限。在孩子七个月时终于倒下了,发高烧大口的吐血,人见都说这人完了,母亲和弟弟听说后把我送進了医院。那时儿子七岁,女儿七个月,我在医院住了六天,经我强烈要求出了院。当时丈夫出差在外。出院那天他回来了,看到我的第一句话:你怎么能得这样的病啊!我根本不知我得的什么病,他这一句话加重了我的心理负担。

此后的几年我都为治病而到处奔波,也对丈夫产生了看不上的想法,觉的婚姻不幸福。后来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

(二)得法的喜悦

到了一九九七年,在亲人的劝说下,无可奈何带着试试看的心理走進了法轮大法炼功场,感觉非常好,我一夜没眨眼,怀着激动的心情把《转法轮》一气看完,从此我再也不能离开这个法了。在不知不觉中一身病都好了。我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丈夫热情招待着每个来学法的同修。

当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从来不愿看书的丈夫也主动的拿起了宝书《转法轮》。一开始他只拿着书听大家念,因为他念不成句。学法不长时间他身体出现病状,发烧不愿吃饭,每天只喝点水,全身呈桔黄色,白眼球也桔黄色,我没敢告诉他。但他不急不怕,坚信是师父在给他消业。十四天后他突然精神十足的从床上爬起来好了,洗澡时整个身体搓下一层黄皮。从此他的脑供血不足和严重的鼻窦炎再也没有犯过。他从部队到单位一直是打篮球的,他的腿特别硬,但他从不放弃,七年的时间终于能双盘了,现在每天都坚持认真学法,听炼功带炼功,打坐一小时,从不懈怠。

(三)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大法。第二天,我和同修一起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二十二日早晨丈夫仍象往常一样提着录音机上炼功点,(我们的炼功点就在派出所门口,我们每天去时都把门前打扫的干干净净,真相也都讲给了警察们,他们一直都不反对我们)可这天早晨与以往不同了,多名警察一齐动手轰赶正在炼功的同修们,一看轰不走,就把他们一个个抬進派出所,当丈夫和同修们问其原因时,警察们回答:我们也不知为什么,反正上面不让炼,我们只有执行命令。

以后连续两天,丈夫和同修们仍然去炼功点,这不让炼了,就上马路对面去炼,但每次都被警察冲散。后来丈夫单位安排了两个人,二十四小时在我家里监视,丈夫走到哪他们跟到哪,还每小时记录丈夫的活动。我上访被绑架,从北京拉回本地派出所,因我不配合,他们把我送到医院打算继续迫害,丈夫知道后,叫监视他的人开车拉着到了医院,把儿子也叫回了家,侄女和侄女女婿也闻讯赶来。丈夫严厉的问派出所所长:为什么把人迫害成这样,她犯了什么法?好好的人为什么几天就变成这样?如果出现意外,我们也去上访告你。在丈夫和亲人的正义坚持下。所长最后请示上边让我回了家。他们还常到我家骚扰,在丈夫的正念抵制下,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第二次進京上访,我又被绑架拉回本地。市六一零成立了三个专案组,我被他们秘密关押,不通知家人。丈夫到处找不到我,我不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并绝食反迫害。十几天后丈夫来了,仅几天时间他突然苍老的面容和复杂的眼神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四十天左右我被无条件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新年刚过,我和丈夫切磋:师父在被诽谤,大法在被诬蔑,既然上访不行,许多同修都站出来上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我也打算和几个同修一块去。丈夫心情沉重的对我说:我知道留不住你,我也不想留你,你走吧,家里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两个孩子,但你要知道现在邪恶有多疯狂。当时我的心也很沉重,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执行“打死白打死”的邪恶政策,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平安的回家。临行时我给孩子们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上北京,希望他们能理解妈妈,听爸爸的话,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孩子看完信后,全家大哭一场。

我在天安门打开横幅后就被绑架,拉回来后被直接送到看守所。这一次我被迫害的很严重,被酷刑折磨,身心承受了很大的痛苦,被非法关押了一百多天。期间丈夫承受了来自单位及众多亲朋的巨大压力,六一零人员也不断的到家里骚扰,把家给翻了个底朝天,恐吓他:你老婆这回最少得劳教三年、五年,快想办法吧。也有人提醒他花钱走走关系。但他相信我们没有错,不能花钱走后门助长邪恶。一天丈夫托人带進一张小纸条:家里全乱套了,保护好你自己吧。看后,我的心很酸,我知道丈夫承受的压力一定很大。

以后的几年里,也经常有人上门骚扰。二零零一年因为我们提前得到消息:要把几个同修送劳教所,其中就有我。丈夫主动陪我流离失所三、四个月。后来我被关洗脑班时,他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去要我。二零零二年孙女出生,一直由我们老俩口抚养直到现在。期间,邪恶几次想迫害我,有两次有好心人提前告诉了我,也有在师父的点悟下,使邪恶的迫害阴谋落空。一次丈夫掩护我,在六一零的眼皮底下机智的走脱。在我离家的日子里,丈夫既承担起抚养小孙女的责任,还得承受来自六一零和各方面的压力。用他自己的话说:警察上家来,简直成家常便饭了,来多了我也不怕他们了,有时还告诉他们真相。

在邪党迫害很严重的那几年,丈夫虽然没有被绑架关押过,但因为我多次被抓捕迫害,他身心的痛苦一点都不少,但他从来没有因此抱怨过,总是默默的尽心尽力的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在哪里他都是公认的好人。

多年来,我家里的学法小组一直都没有停过,丈夫对每个来我家的同修都很热情。邻居中有什么事情,他都尽心尽力的帮忙。在家庭中,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干大法的事情,家务活他都抢着多干。大法的事他也尽量的干,如分送资料,给真相钱打蜡,给同修传递信息等,总是乐呵呵的,从无怨言。

(四)

丈夫孝顺老人在我家庭中也是公认的。我的母亲今年九十二岁,他对待我的母亲胜过亲生的儿子。(公婆都早已不在世了)仅举两个例子:母亲八十一岁那年阴历五月份不慎摔断了腿,因骨质疏松医院打不住钉。回家后姊妹五个轮班伺候,两个儿子不靠前,母亲刚强,坚持不让儿媳妇帮换尿布接大小便。我看到农村家里到处是苍蝇、蚊子,天很热,妹妹在农村都很忙。我商量丈夫把老母亲接到我家,丈夫很痛快的答应了。

老母亲刚强固执,连儿媳都不用,更不愿麻烦女婿。她对我说:女婿和儿媳妇都不是我养的,不能叫他们伺候我。但不管母亲怎么说,半年多来,丈夫一直无微不至的关心母亲,常陪老人说说话,问寒问暖,用心的做出可口的饭菜,给老人剪指甲,端洗脚水等。期间,我和丈夫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认真的念,时间不长,她就能摁着高板凳上厕所了。丈夫给她买来枴杖,她很快就能拄着枴杖自立了。母亲高兴的对我们说:是师父给她治好了腿。

父亲已去世多年,老母亲一直坚持自己单独过。二零一八年冬季刚来暖气,我和丈夫商量把九十一岁的老母亲再接到我们家来。母亲来我家后,我和丈夫也常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也很用心的念。丈夫抽时间陪母亲聊天,几乎都是母亲在讲她的历史,丈夫从不厌烦,都是很认真的听着。常买母亲爱吃的水果放到母亲面前,做母亲爱吃的饭菜,每天早晨炒鸡蛋海参给母亲加营养。母亲咳嗽时,想方设法给母亲治疗,母亲的腿脚不灵拄着两个枴杖,晚上不愿用放在她床边的便盆,丈夫怕地板滑摔倒老人,专门去买了块大地毯,晚上放在母亲的床下到厕所跟前。丈夫对朋友说:我和老丈母娘一点隔阂都没有,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她,只希望老人能快快乐乐的多活几年。

母亲腊月十七日非要回家过年,正月我回家想把她接到我家中。她说:我不是只养了你自己,你俩口也快七十岁了,他姐夫每天为我跑前跑后的,买菜做饭洗衣的,孙女每天晚上十点回来,早晨五点多钟就走,你天天五点起来给孩子做两顿饭(孙女上高中,中午带饭),每天十二点以后才睡觉,够累的了,还得伺候我。这也就学大法的,要不还真受不了。这一辈子的好日子也就在你家里过的,简直上了天堂了,二个月也没犯病,拿的救心丸一粒也没吃,腿也不那么疼了,我知道在你家好,我不能光拖累你们。常上母亲家的邻居大嬸也和我说:你妈说了在你家的日子里真好,不上火、不生气,不干活、光吃饭,特别是女婿,比自己亲生的都孝顺,儿子没做到的女婿都做到了。

前几天我和丈夫回家看母亲时,我刚進门,母亲看到我第一句话:他姐夫没有来啊,他还好吧?我开玩笑的说:想你女婿了?母亲说:能不想吗?他又伺候我两个多月,哪能不想啊?

修大法后,丈夫变的更加诚实善良,由不善言辞孤僻内向的性格,变成了心胸豁达明事理,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道德高尚的人,我们夫妻二人无比感恩伟大的师尊!我们会坚定的修大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