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同修讲真相效果好

更新: 2019年10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四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操控了所有的媒体对大法极尽诬陷。为了让世人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大法弟子靠谁啊?只能自己去讲,这是咱的份内事。我谈几个讲真相的小事例。

“中共坏透了”

一次避雨,我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站在一起。我就主动与他说话:“看你是个政府干部,你了解法轮功真相吗?”他一听就摆手:法轮功国家不让炼,咱不谈这个。我说:“不是国家不让炼,是中共不让炼,中共可不等于中国啊。”他一愣,对我说的话注意了。我就接着说:“文革时中共不让学知识,还革文化的命,当时谁敢说那是不对的?现在的法轮功也是这样,它不让炼,是因为它害怕。它就是一个腐败党、贪污党、流氓党。”他“哦”了一声,看看周围,说:“共产党真是坏透了。”我说:“你这么明白,咋不退出这个邪党啊。退出吧,将来天灭它时你能有一个好的未来。”他说:“好,我退。”我就从手提袋里拿出一本《九评共产党》送给他,嘱咐他好好看看。

“你真有勇气”

一次遇到一个人,看他很有风度,我就说:“你是知识分子吧,这气质都不一样。”他一笑:“我是大学教授。”我说:“那你应该知道中共打右派了,当时的右派不都是知识分子吗?”他说是啊。我说:“中共打右派可不只是错啊,那是犯罪。文革中它鼓动学生打老师,整个人类历史上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吗?它是在对中华民族犯罪!你这么有知识咋还和它为伍呢?”他脸一红:“大姐,你说的太对了,你真有勇气。”我说:“大姐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它吧。”他说:“谢谢大姐了。”

给他一退邪党,再讲法轮功真相,他也接受了。

“江泽民就是个害人精”

一次,我在公交站台上给一个人讲真相,他问我有多大年龄,我就告诉他说八十多了,他惊讶地说:“这哪象?这哪象?我要到你这年龄不知得老成啥样?大姐,你咋保养的?”我就告诉他,我以前也是象他这样一身病,四十多岁时就拿东忘西了。他说:那以后咋治好了?我说:“不是治好的,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这二十年来我一片药也没有吃过。这江泽民就是坏,他要不迫害法轮功,你不就也顺理成章的修炼法轮功了?说不定比我还年轻呢。”他就骂:“这江泽民就是个害人精,人家都说他是个癞蛤蟆转生的。”

这时车来了,他上车,我也上车。在车上我继续给他讲真相,最后给他把党退了。

“你咋这么高的学问”

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公园看手机。我走过去,把资料往他脸前一递说:“这个你能不能看得懂?”他一听,看看我,就有点发急:“呵,你老太太,啥东西我看不懂?光上学我就上了一二十年。”我一笑:“看你看手机挺认真的,本不想给你资料了,可是其他人我都给了,要是不给你,不是看不起你吗?”他接过资料一看:“法轮功?我不信这个,我啥都不信,就信我自己。”我说:“你先别急着说啥都不信。你说这天上的星星得有多少?它运行的规律得多么精确才能保证不相互碰撞?你再看看咱这地上,现在的水污染多严重,难怪专家们说: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将是地球人的最后一滴眼泪。这话过份了点,可有道理啊。你出外看看,就咱中国有多少采空区?地上的资源能用多少年?你说你就信你自己,就等于说你就相信无神论,只有什么都不信的人才会这样说。那我问你,这猴子進化到人得有多少中间环节?为什么现在找不到?那不就是达尔文先炮制一个假说,然后再往里面填他的私货吗?这不可笑吗?”

他一听睁大了眼,直说:“大姨,你啥毕业?咋懂这么多?”我说:“要说学问,可真要吓你一跳,我只读过三四年学。”他说:“不可能,这道理都一套一套的,我都没听过。”我说:“你没听过,是因为你被中共洗脑了,洗了脑还不自知,还在用它毒害人的东西为自己辩护。”中年人说:“那你说,我听你的,我知道你这绝不是随口就能说出来的。”

我就给他讲真相,那次真相讲的非常好。

“你给我上了一堂好课!”

一次,我给一个比我小一点的老太太讲真相。先和她唠家常。她说他儿子多么优秀,是个什么官,女儿多么优秀,在哪里任职。我一边恭喜她一边说:“咱这做家长的,可得明白一个理,可不能让孩子随着现在的社会走。现在的人心都变异了,明明是错的,可都被人认为是对的。有些人把钱送给他,你可得在后面说着点。咱缺那俩钱吗?有没有不都一样的生活?你看抓起来的那些大老虎,都多少多少亿,可是一被抓,全充公。还落了个坏名声,那恶名可是几辈都洗不清的。”她一听直点头:“老姐姐,真没有人给我这么说过。”

我又给她讲:“有些事叫他们也为难。就说这迫害法轮功,上面叫迫害,下面就跟着迫害。可是法轮功那是佛法修炼,能会永远被迫害吗?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那将来要是不迫害法轮功了,清算这些人时,他们怎么办?所以对中共的政策真得多个心眼,给自己将来留个回身的机会。”她连着说是。

真相讲完后,她由衷的说:“姐啊,你今天可是真给我上了一堂好课啊,我得谢谢你!”

屋里的人都相信了

一次我去理发店,给几个理发师讲真相:“我都八十多岁了,就因为修炼法轮功,现在耳不聋,眼不花。”有个年龄大一点的理发师说:“耳不聋我相信,你给大家这样说话,肯定耳不聋。眼不花,我就有点不相信。”说着拿过一张报纸让我读。我就读起来。他又打开手机让我读,我还是很流利的读。他惊呼:“啊,大姨,你这是真的啊!我才四十来岁,眼睛就开始花了。你这是咋保养的?”我就开始给他讲大法真相。这一讲,屋里的人都相信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