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修炼二十年了,自己的人心还不少,有的时候自己能意识到会主动的去修;有时意识不到,就会让师父操心,给我机会看到自己的不足,从而提高上来。

修去急躁心

有一段时间,我在一个独身的老年同修家学法。该小组人多时有八、九人,年龄不等,最大的七十八岁,最小的四十多岁,修炼状况自然也有差异。

提供学法地点的同修“七·二零”后脱离修炼十多年,从新走回大法才四、五年,视力不好,看不清《转法轮》上的字,学法时念的磕磕巴巴的,同修们都很着急,时间久了在给她纠正读书中的错误时常常带有指责、埋怨,我心里也很急。我们越急她就越紧张,更念不成句,她也急。有一次,我为了让她念的通顺,就把一整句法念给她听,她很不高兴的说:“我不念了,你们念吧。”她这一说,我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急躁导致她这样。这个小整体不都有这个执着吗?她念的不好也许就是利用她去我们的急躁心。于是,从那以后在她念时,一旦有点着急,我就及时抓住它,抑制它、排斥它,渐渐的心平静了许多。

有一天,我要去学法,外面下起了中雨。我知道每逢雨天小组的多数同修都不去学法,我心想:“我要去,也许就只有我和那位老同修俩人一起学。她念的慢又常出错,我俩得学到啥时候啊?”转念又一想,“如果我是个学生,因下雨就可以不上学吗?我上班就可以逃班吗?何况我学的是宇宙大法,这么伟大的一部法,下个雨就能把我搁置在家吗?没人去我就和老同修学,再晚十二点之前也学完了。”于是我拿起伞去了学法小组。

果然不出所料,真的就我俩。因天有点阴,老同修看书更困难,就让我多念,她少念,学的是第三讲,结果从八点开始学到十点半就学完了,而且她错的很少。

第二天,又是雨天,我照常不误来到学法小组,依然就我俩,学完一讲才十点过点儿。

这两天的学法,我的心情特别好。因为在遇到关难时,我没有绕开走,而是主动的去修自己的急躁心,结果老同修表现的很好,我也没有多花多少时间。主动修去人心,真的是有柳暗花明的感觉!

修去爱面子和证实自我的心

去年夏天,我和老年同修B搭伴去一个休闲场地讲真相。先遇到两个初中生,她讲完后,我觉的有些含糊不清又补充几句,老同修就在那两个孩子面前冲我大吵大嚷,埋怨、指责我把事弄砸了,劈头盖脸来一通,我当时真有点受不了。

之后,我给一个退休的老头讲,他很抵触的说:“你给我五千元我就退(退党团队)。”老同修从不远处闻声过来又是一通指责,谁谁几年前就给他退过了,你还讲。我说他还是没明白,否则他怎会那样的表现呢?老同修又说:“你讲的没有谁谁讲的好,你就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等等。我心里好不舒服,但没有太多的找自己。

离开这里,我俩走到街面上,看到一位烤玉米的女士,我上前跟她搭话并把真相讲给她,最后她说啥都没入过。我就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同修在道边站着,我走过去,她又是一顿数落,嫌我讲多了还没退。这时我没太动心。我想不管她退不退让她明白真相是目地。

过后想想,她为什么一连几次对我发难,其实是帮我提高来的。我有爱面子的心,她就在外人面前数落我;我有证实自我的心,她就说我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意识到了是让我提高的,但心里还是隐隐的不快,还把人心当作自己,甚至不想再和她配合讲真相了。师父说:“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1]。通过学法渐渐的放下了,再与老同修配合时她也不指责我了。

修去嫌弃别人的心、猜忌心

一次,我地同修晚上出去挂真相展板,老年同修C没伴,我嫌她动作慢,不愿和她配合。结果另一个同修就偏偏让我和这位老同修C一起去。当时也意识到了自己有嫌弃她的心,也知道做这么神圣的事带有任何人心就肯定做不好。于是我主动对她说:“姐,我有一颗不好的心,得向你曝光,就是嫌你慢不愿意和你一起配合,我要解体它。”老同修没说什么。那天我俩配合的很顺利,有一个展板还保留了好久。

去年台历下来时,大家就关于怎么发放一些细节问题進行交流,有一个同修说去找另一个同修来。于是大家都在等她们,可却迟迟不见踪影。这时我和另一同修你一言我一语议论了几句。待正事说完后,那位同修A就劈头盖脸数落了我俩一番,说我们背后议论人、猜忌人等等。当时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就有点懵。转过神一想,确实自己有这些心,曾经意识到但没主动的去修,这次师尊就利用她的嘴给我指出来。虽然她当时的语气很不好,但她确实指出了我的这颗隐蔽的人心。

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于是,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谢谢你!”她就再也没说什么。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