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我生命快乐的源泉

更新: 2019年1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五十岁。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听一些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经常坐在姥姥怀里听故事,就在那时,神佛的概念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扎了根。等到大了,就对宇宙的奥秘非常感兴趣,经常阅读这方面的杂志,但是,科学所持的无神论的观点使得这些解释听起来是那么苍白无力。冥冥之中,我相信天地之中一定有一种神秘力量存在,同时也非常相信善恶有报。

工作后,到了九十年代,社会迈入了一切向钱看的时代,人们每天不停的忙着赚钱。每天下班路上,看到行色匆匆的人群,我总是想,不能被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尤其什么灯红酒绿的生活方式所迷惑,要赶紧回家。后来在《转法轮》这本书中看到师父讲:“过去道家讲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1]才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和法轮功这么有缘份。

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在家小区附近的小花园,我被法轮功优美的炼功音乐及动作所吸引,再加上得法前同事的介绍,看到她身体那么健康,我毫不犹豫的就加入到炼功的队伍中。刚修炼不几天,就能双盘,很多同修都很羡慕我,夸我根基好。那时真是高兴啊!我有师父了,几乎每天都在充实、开心中度过。

那年七月,邪党的血雨腥风的迫害就开始了,因法理不清加上怕心,很遗憾,我就不敢炼了,又回到了常人的大染缸中浸泡,被这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所熏染,沾上了不好的习惯,尤其变的看重钱,自私起来,有时,只想自己,不愿关心他人,特别是对自己的丈夫,导致家庭矛盾不断,和丈夫经常拌嘴,甚至动手。

各种病又找上门来:胸膜炎、妇科病、生孩子落下的眼睛疼,尤其是这个病,我记得疼的我当时都掉眼泪。最使我无助的是我的丈夫身体也一直不好,肾炎很重,他挣的钱都拿去看病了,还欠了外债。我负担家里的一切开销,捉襟见肘,工资能维持生活已不易,何谈治病?所以有病了也挺着。娘家婆家都借不上力,心里的苦也没处述说。每天都很不开心,上个五楼都得歇歇。真是象师父讲的那样:“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1]我就象一只抛锚的小船,孤零零的漂在黑暗的大海上,靠不到岸,看不到光明,心里充满了各种怨恨。

正当我孤苦无助的时候,二零一四年,慈悲的师父让同修又找到了我。我又找到了返本归真的路。从此笃定修炼到底。我把没吃完的药扔了,个把月后,身体从新恢复健康。直到今天,我没吃过一粒药。师父不仅给我净化了身体,还让我懂得了更多的宇宙真理。

如果说当初得法是因为我的感性主导,而这次完全是在理性上认识大法。我通读了大法的所有经书,随着修炼的深入,心中所有对人生的疑惑在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心境变的豁然开朗。尤其是师父教导我们凡事向内找,处处为别人着想,使我醍醐灌顶。原来这才是生命幸福快乐的根本。

从此,我对亲人尤其是丈夫的所有的怨恨烟消云散。在生活上,主动关心他和他的家人,定期带孩子去探望公婆。公公也总夸奖我,全家数我的身体最好。现在的我,每天都乐呵呵的,精力也很充沛。工作上承担着和年轻同事一样多的工作量。修炼这些年来,虽然我也遇到很多很多魔难,但是,我一直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要说的是,在我修炼路上有很多神奇的事,仅举几例。

“你真年轻”

记得在修炼前,三十多岁时有一次打车,当告诉完我的年龄,司机见我脸上的斑,直言不讳的说:你长的挺好看的,可是脸上的斑怎么这么重啊。是啊,那时我整个右边脸都是斑,人显得很黑。

随着修炼,斑越来越浅,越来越淡,到现在不仅斑都掉了,而且皮肤也比以前白了。我也不用什么名牌的化妆品,用的仅是一般的化妆品。

现在遇到不认识我的人,当知道我已经五十岁时,都不相信,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真年轻,不象,看上去也就四十二、三岁。记得有一个出租车司机竟认真的对我说我就三十多岁。我说,您夸奖了,他却说了几遍是真的想法,我说了我修炼大法后,他才释然。

与我同龄的同事们更是很羡慕我光滑细嫩的肌肤。师父在法中有这样一句话:“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1]这年轻七、八岁的秘诀完全是因为修大法才能达到的。

不在金钱上迷失自己

我第一次走入修炼时,带了一个班。当时同修就提醒我在学生的班费等涉及到钱的地方,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是修炼人,不能给大法抹黑。我把同修的话记在了脑子里。所带班级从开学伊始一直到毕业,在涉及到学生钱的方面,我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始终按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做。

班费都交给学生干部管理,钱数也都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虽然那时我的生活也很拮据,但是压根没想过占学生的钱。我的学生大都是农村的,孩子们经常给我带些土特产,我都谢绝了,我告诉他们只要好好学习,做个好学生,比给老师东西都让我高兴。

但是,有时家长亲自送来,记得一次,家长给我送来东西,我一再推辞,来回推搡了几次,导致家长疑惑的问:老师,你是信什么的吗?很遗憾,那时修炼的时间短,不够扎实,还有怕心,没敢说出自己是修大法的。只是含糊说不能收,你们也不容易的话。没有直接证实法。

不仅如此,师父在这方面时刻点悟我。记得二零零八年冬季时,所带的班要毕业了,可能是学生的材料钱剩下了,教务领导决定把这笔钱发给班主任,算是补助了。我拿到钱很高兴,并没有认识到这件事的不当。当天晚上,我班的一个女生就给我打电话,说要向我借钱,还很急,我二话没说,告诉她过来取。正好把发的钱都借给了她,不多不少。后来我悟到,这是不失不得的法理。这笔钱不是我的,就不该我得,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修炼路上,师父时刻看护着我们。

有个班在毕业时,班费剩了,眼看学生要离校了,我决定带孩子们到卡拉OK玩玩,把这笔钱花了。当最后结账时,钱也正好花完,一分不差。

现在想来,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或许也同大多世人一样,随波逐流,贪点沾点,结果给自己生命留下污点。身为大法弟子,真是幸运啊!其实,出污泥而不染的大法弟子千千万万,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我还差很远。每当此时,我都不禁的感叹,唯有伟大的师父,才能造就出无数个了不起的大法弟子。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的老父亲是一名老(邪党)党员,人老实、善良。在三退大潮中,我给他讲三退,他欣然答应退出。他老人家看到我修大法的变化后,逐渐的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接受我讲的真相。但因为他耳朵背,加上我上班忙,后期没有经常去看他,也没有给他讲更多的大法真相,这也是我的遗憾。但是即使这样,他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从发病到过世只几天时间,没有遭罪。

现在,我母亲已经八十岁了,虽然腿脚不好,但是身体其它地方没问题,年轻时的高血压不但降了,还同年轻人的血压一样正常。吃饭睡觉都好。这也与她信大法有关,在她不糊涂的时候,我经常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随着我念,因此受益了。

我的丈夫也在师父的保护下,几年前从一辆飞奔而来的就差一点撞着他的车前躲过一劫。真是命悬一线,多亏了师父啊!

在此,我谨代表家人向伟大的师尊叩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