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救人的份

更新: 2019年1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婆家人可能都知道我的婚姻状况,丈夫十年前结识了一位外地的女人,并和她成立家庭,生了一个儿子。这些年来,他很少跟我们见面。这次公公生病,他带着女人和儿子回来了,过完年,女人和孩子回外地了,只有丈夫留下来照料公公。婆婆为避人口舌,就说我们已经离婚了,这是事后婶婶们告诉我的。

葬礼那天早晨,二姑姐说,那个女的要来。她是得到消息后,晚上九点连夜开车从河北省到山东省烟台的,我当时有点动心,我说:我在这,她来干什么?二姑姐说,权当是朋友来吊唁吧。我没有说什么,我知道,我的考验来了,我心里想起了师父的法:“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我心里就念叨着:“不产生气恨,不觉的委曲。”

丈夫的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葬礼现场,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挽着丈夫的胳膊。在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我思维好象定住了,也没有了哭声。后来我也只是茫然的跟着她们做着各种事情。当时周围的婶婶还告诉我那个女的还带着孩子和一个老人来了,当时我一听有点沉不住了,她们看我的样子都为我打抱不平,说我们就认你这个侄媳妇,你是明媒正娶的,你有委曲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好受一点。当时我就趴在二婶肩头哭了,后来我感觉不大对,抬起头来说:我不哭了,我是修炼人,我不委屈,当时就止住眼泪。由于她的到来,我没有在婆婆家住下,中午就坐车回家了。

当我回到家后,丈夫打来电话:“对不起,你也别太憋屈了……”这是这十多年来,我第一次听到丈夫说这样道歉的话。

回来后的第二天晚上,我想:修炼人没有敌人,他们这老远来,一定是来得救的,以前没有机会,这次一定要把握住,而且她的妈妈也来了,也是来听真相的,我一定要放下心来。我就求师父加持自己,让我无怨无恨的说话,慈悲的对她们。

电话通了很长时间才接听:喂,你好。我说:你好,雪梅(她的名字),那天由于走的太急,没来的及跟你打招呼,我看见你了,你看见我了吗?她有点激动的说:看见了,看见了,那天好尴尬。我说:没什么,我今天打电话,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大事,就是三退保平安,你知道这件事吗? 她说:不知道,但看到楼道里有宣传单。我说:“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你应该没有入过党吧?”她说:“是的,没有。”我说:“那你应该入过团员和少先队吧?咱入的时候发过誓言,为它奋斗一生,咱的命可是爹妈给咱的,咱可不能给它去卖命,你说是吧。共产党是西来幽灵,咱中国是神传文化,咱是神的子民。共产党从执政到现在杀害了咱中国八千万的老百姓,都是中华的精英,杀人偿命是天理,到老天爷报应共产党的时候,你不退出来,就要替它承担罪过。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三退就是把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作废, 从心里退出来。真到天灭中共的时候,我们平平安安的保下来,听懂了吗?我知道你很善良,我帮你退出来,你说好就行,好不好?”在我讲真相时,她一直在嗯嗯的附和着,最后肯定的说:“好。”我又说:“我刚才想,大姨来这也是缘份,我可以跟大姨说两句吗?她这么大老远来也是不容易的。”

她说:“好的,老太太今天在院子里摔了一跤,我们还去检查了,是皮下出血。我去看看她睡没睡。”只听她叫了一声娘。接通后,我说:“大姨,您好!”她说:“你好、你好、你好。”我说:“您这么老远来,不容易啊,挺辛苦的,我想跟您说两句话,您可能知道我是谁?”她说:“我知道。”我就跟她说:“刚才听雪梅说您摔了一跤,我因为上班也没法回来看您,您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您非常好,可能当时的疼痛就解除了,特别好。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按照真善忍修炼。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还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天理不容。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祛病健身很神奇,不知大姨您入党了没有?”她说:“没有,我啥也不是。”我问:“你上学没有?”她说她就没有上过学。我说那没上过学也就没入过什么团和队,也不用退啥,但您一定要记住这九字吉言,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好好,谢谢。我说:“不用,我说的是真的,常念这九字吉言,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您记住了吗?”大姨说记住了。我说,您说来我听听。她说:法轮大法好!等了一下,雪梅在后面提示说,是真善美好。我说:不是,是真善忍好,忍耐的忍。她们又一起齐声说了一遍,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连声道谢。

打完电话,我心情有些喜悦,我过了这一关。我深深的给师父叩首,没有法轮大法法理的指导,我不可能真心实意的给第三者讲真相。因为师父说过:“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2]。所以我知道我和她们的关系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不管将来我和丈夫的结果如何,我都牢牢记住师父讲的法:“在历史的过去,你们创造了人类应有的辉煌;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3]

三婶突然问我:“侄媳妇,你发功了吗?”

公公去世的当天晚上,三婶来了,因为白天在家带孙女没时间来,她站在院子里,没進家门。我说,你進来吧,三婶。她说她在家有点胸口发闷、头晕,在外面清凉些。我就在外面跟她聊起来,我问她我以前是否跟她讲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她说前些年说过了。她还说,她的护身符前些年老是带在身上,中间都没有字和图画了,这几年就没带了。我想,三婶当时还没有完全听明白我讲的真相,她只知道我人好。于是,我就告诉她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

由于外面的人多,我们俩就到一间屋子里说,我告诉她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最残忍的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她惊奇的说,还有这事吗?我就说了网上报道的,咱们烟台毓皇顶医院就有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报道。她听后,很震惊。说:这还是人干的事吗?怎么能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啊!

说了一会儿,三婶突然问我:“侄媳妇,你发功了吗?我怎么胸口不闷了?头也不晕了,我不难受了。”我说,我没有发功啊,这就象师父说的:“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时他发放能量,使别人受益,这样一来,在你能量场的覆盖面之内的人都会受益,他可能觉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4]最后我又拿来两个护身符送给三婶,并告诉她,有什么事就念上面的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婶高兴的手捧着护身符,连声说:好、好。

三婶最后轻声的问我:侄媳妇,你离婚了吗?我说:没有啊,我离婚了就不来了。三婶流着眼泪说:我不是为大哥(指我公公)流泪,我是为你,你说你这么好,这么善良……我安慰着三婶说:婶,你太善良了,我没事,我过的挺好的……都是这个社会使人变坏了。

二婶说:“师父说的每一句我都爱听”

公公因病去世,我回婆家帮助料理后事。公公的兄弟多,叔叔婶婶都过来帮忙。中间休息时,二婶走过来跟我说:侄媳妇,有没有炼功带啊?我想炼功。我说有,另外我告诉她,我公公走后,我给他的大法师父讲法的播放器,不知二婶用不用?里面都是师父的讲法,挺好的。她说要。我说,等我找到给她。

快中午时,二婶说要回家去吃降压药,我顺便就把播放器给了二婶。等下午回来后,二婶高兴的跟说我:“我回家就打开听,太好了!我跟你叔说,我不再吃降压药了,我就听这个。师父说的话那么好,我每一句都爱听。我拿柴火做饭,走到哪都带着听,你叔说你也不用老带着,放那听就行。我就怕我漏了哪一句听不见。另外,我又不舍得听,因为我没有那样的充电器,我怕如果没电了,也听不到了师父的讲法了。侄媳妇,你那有充电器吗?”看着二婶那高兴的神情,我连忙说:“有,等我回头给你。”

二婶是好几年前就听闻大法了,那时我回婆婆家,听说她腿摔伤了,而且还要第二次去接骨。于是我和丈夫到她家去,我就告诉了她大法真相,并且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自己的身体好,她满口答应了。等到过年回家的时候,二婶高兴的告诉我,不但腿好了,而且她多年的失眠也好了。就这样,在过年期间,那几个婶婶到我婆婆家拜年时,她们都抢着要护身符,最后二婶也请了宝书《转法轮》。

二婶后来告诉我说,这些年她偶尔也看一下大法书,但没有修心,时常和叔叔打仗,还骂人。她的身体也不太好, 血压低,血糖高。就想还是学大法好,改改自己的脾气,并且能使身体健康。

公公过“五七”时,我回婆家,她又高兴的告诉我说,有一天小孙女感冒,儿媳妇打电话来说,给孩子熬梨汤止咳,当时因为梨在冰箱里没拿出来,她就想让孙女也听一听师父讲法吧,结果两天下来,孙女就不咳嗽了,这可是很神奇的事。旁边的三婶惊叹的说,是真的吗?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纽约法会的贺词〉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