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善念对待魔难

更新: 2019年1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延长,我感觉自己修炼松懈了。执著时间,执著圆满,还执著常人的幸福。求安逸之心变大之后,反而在生命深处感到痛苦。

如果现在救度众生这个基点发生动摇,要过好这一关恐怕就不容易了。希望能通过今天的法会,修正自己修炼的基点,再次勇猛精進。

我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参加九天班期间看到了《转法轮》。又读了几遍之后,我意识到自己过去的生活方式有多么糟糕,在一无所知中害了自己,感觉活得太冤枉了。现在遇到了大法,拥有了再次修正的机会,因此又感到很高兴。那时我就在心中决定,要修炼法轮功。

1、一念之间看正邪大战

开始修炼一年多的时候,和我在同一个炼功点修炼的学员对我说,去真相点看看吧。我虽然不知道讲真相是什么,但还是决定一起去看看。

到达真相点的时候,心情有些奇怪,和讲真相的同修打过招呼后,看到了放在路边的展板。上面有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字说明,以及学员受到残酷迫害的照片。作为同修,我心里感到非常悲痛。但同时出现了另外一颗心,看着学员受迫害的照片,我竟然在心中暗笑。我惊慌失措,当时的感觉难以言表。要是当时周边没有人的话,真想瘫坐在那里。讲完真相,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该怎么办?要继续讲真相吗?”反反复复想了很多,下决心“在哪里出来的心,就要在哪里把它清除掉”。我就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开始更加努力地讲真相。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那颗心依然在干扰着我,因为没能和任何人敞开心扉地交流,自己觉的压力很大。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其实看到学员们遭受迫害的照片而感到悲痛的正念和觉的可笑的邪念,是同时存在的。参加讲真相是因为有那么大的善念,同时也会有同等大小的恶念出现。现在我要做的,不是因为那些恶念而感到负担,而是要正视它,更积极的排斥并修去这些心。

师父说:“要叫我讲,人的大脑在我们这个物质空间形式当中,它只是一个加工厂。真正的信息是元神发出的,但是他发出的不是语言,他发出的是一种宇宙的信息,代表着某种意思。”[1]

我认识到,如果人的一念是宇宙信息在大脑被加工成这个物质空间的形式,那么修炼中,在善恶之念产生的那一瞬间,在人体的小宇宙中不也会发生正邪大战吗?会有多少生命与这一念相关?那么该如何应对在修炼过程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念头呢?我感觉到修炼是件非常严肃的事。因为这和很多生命相关,与很多生命被救度有关。

2、即使恐惧也不要躲避

我上学的时候,害怕的事情很多。因为学习不好,上课时间对我来说是一种恐惧。被打已经很痛了,在朋友面前被羞辱,让我更觉的心痛。时间一长,不知不觉间我开始害怕站在别人面前。修炼之前,我尽量回避能诱发这种恐惧感的状况,所以生活上也没有什么不便。但修炼之后就不是这样了,尤其是在许多学员面前独自念法的时候,或者在学员们面前交流自己认识的时候,心脏跳得很快,感觉就像要跳出嗓子眼一样。而在参加神韵宣传活动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大的挫折。

有一次我和一位大邱学员、一位釜山学员三人一起出去宣传神韵。我和大邱学员发资料,釜山学员進行面对面的说明。那位釜山学员是一位有些年老的女士,到达现场之后发现人很多。到了介绍的时候,我和大邱学员发资料,釜山学员开始在众人面前介绍神韵演出。也许是人太多的缘故,那位釜山学员开始紧张,说话有些结巴,不断出现口误。我觉的状况不对,就走上前去给人们说,她是因为紧张才这样的,请大家多多理解。然后又说了几句。过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我不是真正去帮那位学员,而是想用那位学员的失误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心,就是在那么多人面前,我也试着说了话。虽然那位学员不知道,但我觉的很抱歉。回家的路上觉的羞愧得抬不起头来。自言自语道:“恐惧之下出现失误,不就丢个面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要隐藏起来?而且是在人家失误的时候躲在别人伤疤的后面。”我暗下决心,痛改前非。修炼之前可以回避,但修炼之后我知道再无法回避了。

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从那以后,只要是集体学法的日子,我就在心里做好交流的准备。虽然很多时候因为紧张,未发一言,但终究逐渐开口交流了。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怕心,我还看到了很多执著心,从中也得到很大的提高。说话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随着在修炼中提高,我也从心底知道了该如何说话。我悟到,语言表达不仅仅取决于口才,其中还取决于心性的提高。

3、香气与香水

在大邱大纪元工作一段时间后,为了送报纸我又来到首尔。现在想来,这个选择有些极端,但在当时也需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送了很长时间的报纸之后,当我心态不正或出现重视常人生活之心时,就会感到自己很落魄。

每当这时我都会想起师父的话:“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现在的西医再过多少年也赶不上。”[1]我认识到,在法中,生命的穷困不在表面,只要能在救度众生上发挥作用,即使是微不足道的生命也无所谓。其实,是因为执着表面的作用,才更觉的自己落魄。

大林洞是首尔地区中国人最集中的地方,我主要在大林洞发送报纸,所以认识很多在附近干活和经商的人。有一天,我放下货架,正在送报纸,看到货架附近有垃圾,就弯下腰来捡垃圾,而就在这时,我猛然想到:我在捡垃圾,是在做一件好事儿,其他人也会说我是好人吧?但是我在扔捡来的垃圾时心中产生了疑问:我现在做的真的是好事儿吗?捡起垃圾固然是好事,但思想上终究是为了自己,所以这也许是一种伪善。觉的自己是在干好事,这个想法本身就隐藏着一颗渴望回报的心。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是以一颗有为的心在做好事。那么到底什么是无为状态的修炼呢?

有一天我有了这样的认识。花朵不会觉的自己在散发香气,甚至可能不知道自己在散发香气,散发香气只不过是花的特性。当花想到我要散发香气的那一刻,对那朵花来说,也许就是一个执着。我认识到,修炼也是同样的道理。提高心性,道德标准升华之后,善就会随着心性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因为没有动那样的念头,所以就不需要任何条件和代价。就像花一样,做着好事而不自知。

不是人为的喷香水,而是随着心性的提高,从纯洁的生命本源自然的散发出花香。为了变成香气,而不是香水,所以必须重视心性修炼。我认为,即使想法很好,也不要在那想法本身上下功夫,要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这就是修炼。这样,想法就会变的纯净,香气也会油然散发。

4、以善念对待魔难

我在大林洞的时候,负责过真相点的集会申请。有一天负责集会申请的警官给我打来电话,让我给比较残忍的照片打上马赛克。我觉的照片并不残忍,就说不想那么做,也没想太多就挂断了电话。

临近快满集会期限时,我又去申请,而那位负责的警官对我大发雷霆,不接受集会申请。而且还说,不申请也没有任何问题,让我在不递交申请的情况下开展活动。就象在驯服我一样。我也不想让步,就跟他吵了起来。左思右想,都觉的自己有理,争论了半天也没有申请下来,从警署走出来时。一位平时和我比较熟的女警官追过来对我说:“你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代表法轮功来的,你不可以这样。”听了这话,我依旧没有醒悟,就那么出来了。而在没有集会许可的情况下开展真相活动,出现了很多此前没有过的问题。我又去了几次警署,但同样的情况反复出现。

经过心性的魔难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争斗心。不管是否有理,作为一个修炼者,带着执著心去解决问题,是我的不对。因为双方的争斗心都起来了,虽然很难开口,但我还是拿起电话打给负责的警官,跟他说:我错了,请原谅我一次。负责的警官回答说:“就是嘛,是你错了吧。”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让我用马赛克处理后,拍张照片,去趟警署。就这样递交了集会申请,并获得许可,而那位负责的警官此后更加积极主动的支持法轮功。作为一个修炼者,矛盾来的时候,无论觉的自己怎么有理,都不能带着执著心去解决问题。

面对矛盾,我陷入对错之中,忘了去找自己的执著心,修炼就是找到并去执著心的过程,而修炼中遇到的问题也是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解决。师父说道:“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气与气之间哪有制约作用?气根本就治不了病。”[1]

以执著心对待常人的执著心时,以魔性去解决魔难时,反而会使问题变的更难以解决,我也在其中身心疲惫。即使当时很痛苦,但当我们以善念去面对问题时,此后出现的情况总是平和的。我悟到,善念是一种正能量,能让我们堂堂正正的闯过魔难。

结束语

随着正法進程的延长,我深感自己的修炼越来越松懈。虽然一再想强化修炼的意志,但没过几天又懈怠了。尽管我对自己薄弱的意志很失望,但我也知道那不单单是意志力的问题。通过学法我知道,一切都在神的安排之中。

那么,现在我跟不上修炼的進程,确切的说是因为我不符合师父要求的基点。如果修炼的基点符合了旧势力的要求,即使你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也只是人的想法而已。如果执著时间,执著圆满,执著幸福,同时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么,这恰恰符合了旧势力的私心。旧势力也是神,人的意志无法否认神的意志。

师父说道:“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1]我们的意志符合师父的法理时,旧势力的因素自然无法发挥作用,这样才能紧跟师父修炼。救度众生!只有把修炼的基点放在这里,才能在这个时期更加精進。

交流内容属个人见解,希望同修们能时时以法为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韩国二零一九年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