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艰难困苦 终于找到生命的归宿

更新: 2019年1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四岁,在此和同修们谈谈我的修炼经历和体会。

我出生在庆尚北道荣州,在荣州上了小学、中学。在我三岁那年母亲患了严重下身出血病症而离世。七岁那年,父亲突然得了大病也离我而去,于是我成了孤儿,由祖父照顾。可不久祖父也离世了,从此我一天想吃一顿饭都很困难。我得上学,还得自己解决生活中的一切,这对年幼的我来说是极其残酷的。小小年纪我就曾想过自杀,也想过出家当和尚。

历经艰难曲折后,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活着。夜里把报社桌子拼在一起当床,盖上毯子睡觉,我千辛万苦终于从首尔的铁道高中毕业。之后我入职于荣州铁道厅,过上了较稳定的职场生活,也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三十七年的婚姻生活并不全是一帆风顺,庆幸的是,苦难中遇到了妻子,让我接上了与大法的缘份。我悟到我过去度过的充满苦难的人生是有原因的。

旁观妻子的修炼

大约是二零一一年,妻子遇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该学员与妻子一起做荣州市文化观光解说员工作。她体谅我家的状况,尽很大的努力用大法的法理引导和帮助妻子走上了修炼之路。我觉的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引导我妻子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妻子包容一切,走上了伟大的大法修炼之路。

妻子开始修炼后家里出现转机,如:因没有孩子而苦恼的女儿生下了双胞胎,儿子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开始认真工作,死气沉沉的家里也逐渐充满了幸福与温馨。随着周围的一切在变,妻子始终坚定对大法的信念。

我关注着妻子孜孜不倦的通读着《转法轮》一书,努力的在修炼。那时,我因在另一地区上班,没有看到大法的内涵,也没有兴趣。妻子总是劝我一起学大法,我以“忙”为借口,只热衷于职场生活。时常我的头脑中浮现疑惑:妻子劝我学的大法到底是为什么呢?但是觉的对自己来说不是急需的。

历经心性考验 终于走進大法

当我快从铁道部门退休时,在改善经营活动的大政策下,职员们的人事变动就无法避免了,我谨慎的按以前的做法,收到批准后,進行了人事变动。但是有位对人事变动不满的职员向我抗议,要求让他返回原地、原工作部门。我心里很难受,甚至睡不好觉,他不服从人事安排,不分昼夜的打来电话表示不满,还喝酒后半夜打电话威胁我,说要把我告到法院。

我很痛苦、觉的精疲力尽,有一天半夜他又打来电话,我又累又怕,正犹豫接不接电话,妻子替我接了电话。妻子跟他说:“我替我先生去您那儿向您道歉,非常理解您此时的心情,很抱歉。”妻子倾听那职员的不满、怒火,连声说:“对不起。”

师尊讲:“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从妻子的神态中我看到了妻子想借助大法的力量帮助我。我在旁边静静的听妻子与那人的通话。

事后妻子递给我《转法轮》一书,让我读一读。于是我开始读《转法轮》。我上班路上带着,在单位也抽空看。开始完全不知道书上说的是什么,但是不断的看,不断的看,逐渐体会到了大法具有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圣力量,并且我从身、心上都体会到了一种强大的正的力量在向我靠近,这让我激动不已,甚至控制不住自己。

之后那位职员的不满逐渐消失,我从原部门也顺利内退了。就这样在最后的职场生活中,在经受心性考验中,幸运的得到了大法。

以前我的右肩与右胳膊又痛又麻,十多年间,我去医院接受治疗,但痛症一直持续,没有减轻。有一天在通读《转法轮》时,感觉到突然有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我的身体溜走,我惊呆了!从此痛症神奇的消失了。

我体悟到了大法的力量,后来才悟到这是师尊为我净化了身体,消去业力。师尊讲:“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1]

修炼中在法上体悟

只要有时间,我就通读《转法轮》,还经常发正念。二零一五年,去台湾参加法会,参与排字,作为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我以修炼大法为荣。去女儿家暂住期间我也坚持晨炼,参加集体学法,积极参加安养地铁站前面的洪法活动,在修炼上努力精進。每年都参加法轮大法日的洪法与“七二零”反迫害的活动,与整体配合,告诉人们中共在如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随着天国乐团的演奏,在首尔街道上游行,让我领悟到了洪法与讲真相的意义。

我还悟到:修炼不应该只想自己能从大法中得到什么,而是应该考虑我应该为大法做什么?更加认识到了洪法的重要性。但是我自身认识上还有不足,我心中苦恼着怎样做才能做的更好。虽然想着我要更加做好讲真相的事,但是有时又不敢去做,担心人们看到我是否会议论我?我没有放下自己的名利心与自尊心,也没有愿望去修掉这个心。于是妻子不断的提醒我说我学法不足,要多学法,并劝我试试抄法。

师尊讲:“不要把你常人中的职位看的太重,不要自己感觉学大法会不被人理解。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2]于是我开始一字一字抄写《转法轮》,现在正在抄写第三遍。

妻子还递给我《法轮大法大事记年鉴》,说:“作为修炼人,应该知道其内容。”这样,我知道了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们在中共的迫害下是怎么修炼的,更深入的了解了中共的“六一零”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具体情况与事实。

炼功点上的草长的较高,很难立足,有一天我决定与妻子一起除草。我们在拔草时,有个人在远处注视我们,他过来询问:“为什么在这儿拔草呢?”妻子回答:“我们在这儿炼法轮功,草长太高不方便。”那人说一声“好的”就离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领来十多个人也开始除草。“居民自治中心”把“公共劳动人力”工作地点移到炼功点,与我们一起除草。

我很惊讶,怎么会在炼功点发生这种事情?我悟到可能是师尊安排他们来帮助我们的。只要我们有心做,师尊就会帮我们。我更加认识到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师尊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晨炼中向内找

我全家包括外孙共六人走在大法修炼路上。无论是庆尚北道北部地区的集体学法,还是周末的集体学法,我们都去参加,共同精進。我感受到:每天的晨炼是任何运动都无法比拟的,可以理顺浑身阻塞不通的脉络,放松身体上僵硬的肌肉,使身心变的清净。晨炼是修炼的一天的开始,也是消除疲劳获得活力的源泉。特别是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感觉象早晨的清新的空气浸透全身一样清爽,也感受到了增力、头脑更加清醒,感受到是师尊在赐予我智慧。

除了上夜班我一天不落的参加室外晨炼,与家人一起集体炼功。为了让路过的市民看到法轮功在全世界多个国家与地区约一亿人在修炼的盛况,也为了让市民更清楚的看到炼功动作,我们在炼功点上增挂了横幅,尽力把师尊要度众生的慈悲传给人们。

最近,晨炼时清楚的悟到坚守炼功点比个人修炼还重要的责任感。有时区域负责人不出来炼功时,我心里会很生气,因为我非常希望多出来一些人炼功,哪怕是多一个人也好。那天晨炼后回到家与妻子交流,悟到:太过了就是执著了,应该修掉。师尊讲:“我跟大家讲,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1]参加晨炼固然重要,但是作为炼功点负责人应该慈悲的督促与鼓励学员,使大家都能尽量出来炼功。也认识到自己不够慈悲。我下决心要修出慈悲心。

结语

作为新学员,我在很多方面,特别是在心性修炼上做的不好,尤其在向内找方面有很大差距,经常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师尊讲:“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4]以后我要认真的按师父的要求修自己,多为别人着想。

师尊讲:“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通读《转法轮》已有五年了,每一遍我都有很多感受。作为修炼人已得到这么好的大法,我下定决心要在所有的事情上以身作则,修成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5]的真正修炼人。

修炼的路上有艰险和困苦,但是我要紧紧抓住修炼这个机缘,与家人同修一道努力勇猛精進。

以上是我的一点个人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韩国二零一九年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