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人生辗转为得法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八年得法的新学员,今年四十八岁。在即将進入法正人间时期的末法时期走入大法,虽然有些晚,但我努力遵照师父的安排,不断精進。

当初有人提议我写心得交流时,我有些犹豫,因为看到明慧网上那些精進的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我经常被感动,和他们相比,我非常惭愧。但是在不到两年的短暂时间里,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以前难以想象的。作为宇宙的一个粒子,我正在努力变成师父所安排的美好生命。我觉的写交流文章可以对大法表达一点感恩,所以决定写下这篇交流文章。

我从哪里来?

我出生在忠清南道瑞山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家有两男两女,我是老幺。我出生后,曾有几个小时没有呼吸,以后也总是病痛不断,差不多两天就要去一次医院,多次徘徊在生死的边缘,为此,出生申报也一再推迟。

青少年时期,虽然健康状况有所好转,但因为长期的家庭不和,在家里总感到不安和吵闹,父母不太管我,很多时候要自己准备吃的东西。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成长的过程中,我变的越来越内向,和其他的孩子不太合群。那时我经常躺在床上冥思苦想: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有时候还经常闭上眼睛想些不好的东西:要是早晨眼睛再也睁不开就好了……

青少年时期,我上的中学是一所基督教学校,我曾跟随老师去了几年教会,也读《圣经》,唱赞歌,但我不感兴趣,《圣经》里的内容和牧师的说教只让我对神更加疑惑,而没有什么信任。之后我很自然的就成了一个无神论者。

大一休学后,我去参军,本来就身体虚弱的我被安排到操作沉重装备的重装备部队,所以我经常受伤,大大小小的伤都有,身心都很痛苦。好不容易退伍了,在复学之前,为了挣学费去干临时工,结果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住院四个月后,再次休学,并被判定为残疾。这时造成的左腿韧带撕裂和骨折,在后来的修炼中,为我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魔难。

师父说:“好在历史上大法弟子都是在不断的被我清洗、不断的在消业,走到了今天,那还是和常人不同。”[1]

当时我很苦恼,为什么在我身上不好的事情这么多?但回头一看就发现,要不是师父安排的这些消业,我怎么能那么幸运的走進大法中来?

经历离婚、事业失败以及遇到大法

大学毕业后,我从事了很长时间的设计工作,我当时迷失在常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利益冲突中,并逐渐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从没在一个位置上呆很长时间,不断的在大企业和中小企业之间辗转。逐渐对钱、酒和异性越来越执着,浑浑噩噩,生活变的越来越不稳定。

结婚后,虽然暂时安定了一段时间,但却没有持续多久。在生活上,总是和他人比,想努力挣更多的钱,做了很多生意,在不断失败的过程中,心也变的越来越疲惫。在家里和太太的关系也越来越不好。她非常不喜欢我自私自利的样子,连话也不愿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各自使用自己的房间,就象陌生人一样。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和提议在中国建主题公园的朋友一起创立了新公司,从后来参与進来的同事那里得到了一份礼物——《转法轮》。这位同事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我看来他是一个难得一见的非常善良诚恳的人。也许出于这个原因,虽然是第一次看这本书,也从未听说过法轮功,但我没有任何反感,很愉快的收下了这份礼物。但却只是翻了几次,就束之高阁。项目上出现了很多问题,经济上遇到困难,雪上加霜的是,妻子在盖章离婚之前,转移了住宅的全税金,我无奈之下暂时租住了一间狭小的商务公寓。

但奇怪的是,我没有发火,反而觉的妻子很可怜,甚至流下了眼泪。虽然在当时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但我想,这是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让我人心善的一面在起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通过诉讼拿回不少钱,但是即使没有钱,只要不断努力工作,顾好自己也没有问题,于是我只要了一部份商务公寓的保证金,笑着离了婚。太太也许很满意,带着笑容走出了法庭。看到这些,我感觉十年的婚姻生活很空虚、很痛苦,很长一段时间感到很委屈。

就在这时,我翻开《转法轮》,读了起来。此前一直想知道的疑问好象都在《转法轮》里找到了答案,心里充满喜悦,而怨恨和忧郁也消失了。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深深地進入我的心中。

师父说:“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2]

真正走上修炼之路

我和所有的学员一样,看了《转法轮》深受感动。通读三遍之后,又在网上下载了包括各地讲法、《洪吟》在内的四十多本经文,装進平板电脑,一口气读完了。

各地讲法有很多本,读起来花了不少时间,但我这个疑心很重、不信神的人下定决心要成为真正的修炼人,此后我想参加九天班。二零一八年夏天,在开车参加天梯书店举办的九天班的路上,突然天降大雨,停车场挤满了车,我也因此错过了听课时间,之后一直诸事缠身,无法参加学法班。后来静下心来一想,那是我的业力一直在阻挡我走入大法。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自己学法,炼功则看着网上的视频跟着炼,但觉的很难。在学法的同时努力修心性,内心中很多丑恶的心态和想法开始暴露出来。有时还有辱骂大法、诽谤师父的想法,还发出了很多色心、对别人不慈悲的心,我很惊慌,也很苦恼,心里觉的很累。尽管我在心里想不承认它们、排斥它们,但这些不好的东西却一直在干扰我。

师父说:“自己思想中激烈的反应肮脏的念头,或骂老师、骂大法、骂人等等,排不掉、压不住,这才是思想业力。但也有一些弱的,可是跟一般的正常思想念头不一样,一定要明确。”[3]

在师父话语的鼓励下我不断精進,又不断跌倒,对自己很失望、很懊恼,那时我想:我真的有资格修炼吗?是不是该放弃了?内心很苦恼。

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一系列激烈的反应成为我真正走上大法修炼之路的基石。

第五套功法受挫后师父的点化

起初一段时间我只是学法而没有炼功。也没有病,身体很健康,所以也没大觉的有什么必要,但随着学法的深入,感觉炼功真是很必要。

“弟子:只修心性不炼功?

师:那你只是一个好人而不是修炼的人。将来你只能做一个好人,来世得福报。”[4]

于是我先跟着网上的视频学习。一开始我认为动功动作简单,不难。但随着音乐正式炼的时候,我的脚底象着火一样,长时间举着胳膊也很难,不停的抖。学第五套功法又遇到了更大的困难。因为以前的交通事故,膝部韧带撕裂,大腿肌肉内侧手术后嵌入的铁芯,在军队服兵役期间还受伤造成腰痛,这些让我连单盘都很难。

单盘一段时间后,我试着双盘,顿时感到似乎来自非人间的巨大痛苦。起初脚底发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后来才悟到那是消业的过程。哪怕只双盘二十分钟,都会引起难以言表的痛苦。在痛苦中,几乎是哭着双盘二十分钟,放下腿后,缓三十分钟才能站起来。

这样过了几周也没有什么改善,我就想:也许我这个人业力太大,没法修炼!也许只能修到这里了。我对一蹶不振的自己感到很失望,在痛苦之中想过要放弃修炼。

但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梦中师父非常年轻,我低头向师父行礼,师父把手伸向我的脑后,拿出十几张象签约一样的纸。拿出纸之后,师父对我说:“在你意识不到的深处,有这样的东西。”简短的说完之后,师父把纸烧掉了。我非常激动,合十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然后从睡梦中醒来。

师父不放弃想半途而废的无知弟子,销毁了我与旧势力签下的约,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师父的洪恩。同时我也悟到,一生中的许多事情,与我来到这个世间之前和旧势力签下的约有关。

非常神奇的是,做了那个梦之后,渐渐的第五套功法也能坚持下来了,虽然还坚持不到一个小时,但已没有当初那般痛苦了,也很快的延长着炼功时间。

感受炼功和体育锻炼的差别

修炼之前的几年里,为了维持健康和塑造身材,我努力去健身房健身。很重的器械每天举1~2个小时,咬着牙坚持,身体渐渐发生了改变,我觉的体力增强了,健康也改善了。不过,虽然比以前健康了,身上也有了肌肉,但还会周期性的感冒,皮肤经常过敏。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虽然也知道这种肌肉运动和修炼中的炼功有很大的不同,但还是很难放下这种经过长期努力练就的肌肉型好身材。

所以我就想又炼功又健身,刚开始,我认为自己一直举沉重器械运动,看起来很简单的炼功动作对我而言应该轻而易举,但难度超乎我的想象,炼功时我全身颤抖。第二套功法刚开始也很难,我坚持不下来。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这种锻练体型的运动和色心、显示心等执着心有关,于是就下决心清除它们。完全中断健身,一心一意的炼功。

现在肌肉已经都消失了,出现了脂肪,肉也很软,但很长时间也不感冒,皮肤也不过敏了,健康状态变的更好了。最大的变化就是,停止了常人的运动后,炼功变的更加轻松了。

师父说:“气功的净化身体也是有目地的,并且要用超常的理来要求炼功人,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的。而体育锻练只是常人中的事。”[2]

结束语

修炼对于我来说还是很难、很辛苦。遇到矛盾向内找,下决心做什么事的时候,要想一想是否符合“真善忍”的标准。但乱七八糟的想法总是会冒出来,很多时候还不如常人,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师父的《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5]。

今后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不求世间得失,努力争取成为一个问心无愧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谢谢所有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明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韩国二零一九年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