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 一个无望、残败的身体恢复了健康

更新: 2019年11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七岁,现在讲一讲我的身体转危为安的神奇事。

一九九一年,我家从农村搬到城里,为谋生而做生意,后开了一家超市。那时候,街上的超市不多,利润大。而且超市的地点好,人流量大,所以赚了不少钱。

有钱是好事也是坏事。我丈夫是个没追求、没信仰的人,随波逐流,放任自流,吃喝嫖赌,不能以人的标准来衡量了,因此不断的吵啊、打啊,家庭矛盾尖锐。我所受到的折磨、痛苦多的真是无法形容,我的精神与我的身体,都象深陷在泥潭之中了,无法自拔。三十多年前我就有高血压,靠药物维持着。被丈夫打成脑震荡后,常常头晕,吃脑力静这种药,当时能止头晕,但一到梅雨天就上吐下泻,疼痛难忍,每年都发作。再加上痛风,长期以来,药不离我身。

一九九八年,我到防疫站按要求做体检,被查出病毒性肝炎。医生当时没讲明我的症状,我一如既往的劳作不息,还到处给客户送货上门。第二年,防疫站不发我健康证,我才知道自己得了乙肝。

为了治病,我既去医院,也找民间郎中,大把大把的吃药,但身体却越来越差。

一九九九年,我常常发晕。后乘车到南京,去一个治肝病有名的大医院看病。医生说我来检查来晚了,大量吃药,把肝脏搞坏了,检查出来早期肝硬化,不好办了,危险了!我在医院绿化带旁边失声痛哭,感到绝望,感到人生到了末路:辛苦打拼这么多年,命却没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我丈夫因常常骂人,我不在那里很多顾客就不来。而我主要的想法是保命,哪还能做生意?二零零零年初,我们的超市只能关门。

二零零五年我学练太极拳,但身体还是越来越差。再到医院检查,查出了甲亢引起甲状腺肿瘤。医生对我丈夫说一个星期后复查,但丈夫没对我说。后来别人看我颈上长了一个包,建议我去做手术。又拖了几个月,我虚弱的卧床了。儿子急了,送我住院做手术。手术从七点半一直做到十一点,然后我一直昏迷。家里人也一直呼唤我,怕我醒不过来。到晚上我才苏醒。那个时候,生命的光焰忽闪不定,脆弱可怜,能活过来真不容易。

二零一一年冬天,那年的雪下得很大。我的卧室在北屋,晚上没关窗子,引起咳嗽。丈夫又故意每天晚上都不让关窗子。我便一直咳嗽,咳得晚上没法入睡。强烈的咳嗽引起头疼、胳膊疼(也是以前被打留下的后遗症),难受的不行,于是我去了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结果查出了糜烂性胃炎、胆囊炎,甚至还查出了被丈夫传染的性病。再到南京医院,又被查出肾囊炎,我的两个肾严重萎缩。

我一身是病,成千上万的钱用来买药。是药三分毒,但我的命,不靠更多的药物来维持又不行。眼见到自己一天天虚弱下去,体重从140斤降到了90斤,面无人色,走路都发飘。我到处寻医问药,烧香拜神,也求过风水先生和神汉巫师,都没用。

前年上半年,我来到一个熟人朋友的店里。看到我的痛苦无助的样子,他告诉我说,有很多人炼法轮功使身体康复了,神奇的事例都数不清。我听了也不太相信。因为我去庙里捐钱,庙里那么多人为我念经,也没怎么样,哪有什么神奇事?但我知道这个朋友从不骗人,所以心里还是想试试。

我回家对儿子说想炼法轮功。儿子一听就炸了:你怎么炼那个啊!炼了不好啊!不让炼啊!医院都治不好的哪有练功练好的?你不要乱搞!干什么都行就不能炼法轮功!儿子坚决不让我炼,儿媳妇也反对。

找朋友商量,朋友对我说:你的命是你的还是你儿子的?后经朋友指点,我拜访了一个离我家不远的老阿姨。老阿姨八十多了,她讲话轻言细语,很和善,教了我五套功法的炼功动作,还借给我一本《转法轮》书。

我就每天下午到广场公园的桥洞里去看书。我只上过一年学,不少字不认识。好在《转法轮》上的文字很平实,和平常人讲话一样。我知道了书上讲的是要人做个好人,按真、善、忍这三个字去做。其他的我还是看不明白。

看完后我就把书还给了老阿姨。老阿姨笑着说:你随时想看随时来借。其实当时炼功动作还没全部学准。在没人时就偷偷炼一下。一边炼功一边吃着药,一边又到庙里烧香拜佛捐钱。

后又到朋友店里玩,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他说我还没真正入门,真炼就能发生各种奇迹。正法修炼都是很严肃的,不能假修假炼。什么都信,其实就等于什么都不信。至于药物,是可以暂时抑制病向表面发展,让表面好过一点。但病的根源却不在表面。从根源上好,才是真的好了。炼法轮功能使人从本源上祛病健身。全世界这么多人炼法轮大法,国内这么严酷打压,根本不起作用,就是因为功好啊!多少比你还危险的,炼功后都转危为安了,这种事例太多太多了。

我回去便加强了炼功,并停了几天药,看到底行不行。结果没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出现。一个星期后我再吃药,吃不下去了,感到太难吃了,药物味道冲的头昏。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吃过药了。不久,就是前年六、七月间,我在炼功时出现了两次非常明显的感受。

有一次在炼功时,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东西在转动,身上、腿上、手上、指间、头上,哪儿有问题哪儿就在转动。还有一次感到头裂向两边似的,脑袋里面有东西被拿走了。我悟到是我脑袋里面的坏物质被拿掉了,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知道我有救了!当时那感恩的心无以言表。

到老阿姨家里,她问我头上是不是有法轮在转?我回答说好象有数不清的法轮在转,感觉太大了。老阿姨连声说好:这是在从微观到表面,层层调理你身体啊!

就是从那时开始,我的身体一天天看着在快速好转,各种病态症状不断消去,脸色也越来越好,体重渐增到130斤,走路时歩履越来越轻快。我的身体奇迹般的迅速好转了!

身体的层层毒素向外打出的过程中也有一些反应。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头顶总是长包,排出脓水,所以我也总是清理自己的头部。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充满了喜悦与感恩。病的根本因素已被拿掉了,剩一点表面黑气,就让它全冒出来吧!冒的越多越好!去年下半年,头部好了。

看到我几乎是一天一个样的变化,儿子、儿媳再也不反对我炼功了,而我也能更好地做家务、带孙子了。

街上的老熟人看到我后,往往一个劲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哟?几个月前还是一个说倒就倒的、可怜巴巴的垂危的人,一段时间不见,怎么忽然浑身有力、走路生风呢!回农村老家串门,不止一个人惊叫起来:不都说你已经得重病走了、不在人世了吗?我告诉所遇到的亲友们:我不仅康复了,而且是真正的无病一身轻了。那么多的陈年老病,已从根子上好了!不要奇怪,这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了。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大法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都欢迎。法轮功的真相,全世界都知道。唯独中国大陆人被造假宣传欺骗了。那些文革运动式的对法轮功的攻击,全是假的。

我丈夫那些年赌博输了上百万,又多次往死里打我,我对他的怨恨心可想而知。看到我炼功,附在他身上的不好的东西非常害怕,操纵他咬牙切齿的诽谤大法,并对我又骂又拽。但他这个干活的人从来都没拽动我。有一次他用拳头狠狠袭击我的头部,结果我毫无感觉,他的手却伤了。多次的报应,使一贯品行不端、肆无忌惮的丈夫,知道了大法的威严了,知道了敬畏了。我几次看到他跪着求师父饶过他,再也不敢说不敬大法的话了。连我丈夫这样的人尚存希望,大法的慈悲,可以熔化钢铁啊!

我的人生苦难,说几天也说不完。今生幸遇大法,我对大法对师尊的感恩,说几天也说不完。大法没要我一分钱,却把最好的给了我,把一个无望的残败的身体,在不长的时间里修复到完全健康的状态。大法书我也越看越明白了,大法修炼重在修心,大法能正人心,真修炼的人是浊世中的净莲。大法现在正洪传全球,福益众生,坏的东西在大法的威德中无处躲藏!

我知道了大法实在太好了,但我又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这么好的教人修真修善做好人的大法,被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无耻地抹黑与歪曲,天理不容!我一定要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讲给世人听,让更多的人,破除谎言的障碍,识别真假与正邪。愿更多的世人能了解救世救人的大法的真相,让生命有得救的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