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淮阳市雷中长遭受残酷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雷中长,男,一九五七年出生,是河南淮阳新站镇一个淳朴本份的农民。他自从一九九九七年春天走上大法修炼道路以后,缠身多年的心脏病、咽炎等多种疾病很快不治而愈。雷中长坚信大法,为人处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乡邻都说他是好人。

法轮大法遭非法打压以后,雷中长因坚持信仰而屡遭迫害:四次被绑架、三次被关押到看守所,两次被劳教,被非法囚禁长达四年以上,饱受牢狱之苦,全身伤痕累累。其家人也受株连,家里被折腾的一贫如洗,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被迫含泪辍学。

一、进京和平上访 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法轮大法遭无端打压,沉冤不白。雷中长忧心如焚,寝食难安。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他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与法轮功学员雷邦喜一起依法赴京上访。但中共肆意践踏法律,雷中长、雷邦喜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然后,被劫持到淮阳县驻京办事处。淮阳公安局副政委任伟(因迫害大法已遭恶报,被判刑二十年)、政保大队副队长李昌锋等,对他非法搜身,搜走现金七百元,装入私人腰包;对他一连几天非法刑讯逼供,强逼蹲在地上,打耳光,用皮鞋踢,用皮鞋打脸,他的脸部被打的青紫肿胀,面目皆非。之后,把二人押回到淮阳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雷中长遭受酷刑摧残。看守所副所长程思贵为达到让他放弃信仰的目的,把他从监号里提出来,唤来两个犯人,把电工用的马凳套在他的两肩上,把六、七个制作烟花炮筒的机子(每个重量三十斤左右),一个一个的都挂在凳子腿上,让雷中长站直,不许动。程思贵在一旁洋洋得意,逼问他:“还炼不炼?”雷中长态度明确,不配合邪恶。程思贵就继续折磨他,二百来斤的重物整整压了他一个小时,其痛苦程度难以想象。后来,看天色已晚,程方才罢休。

躲在幕后操纵的县610恶人看硬的不行,改换了手法,把雷中长从看守所转到拘留所,每天用歪理邪说对其洗脑,强制他看恶党精心编造的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并诱骗他家人,利用他家人的声声“恳求”,来消磨他的意志,逼迫他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在拘留所关押一个月,最后,六一零毫无名目的非法敲诈两千元,拘留所以交伙食费为名,非法敲诈将近一千元,才放人回家。

二、遭受“趟镣”酷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因不明真相者诬告,淮阳新站镇派出所恶警李建华等人,深更半夜闯入雷中长的住处,强行把他抬上警车,投进淮阳看守所。

狱警王培栋对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逼迫趟镣是他惯用的毒招。一天下午,他把雷中长和十几位法轮功女学员从号里提出来,逼着挨个表态,问以后“还炼不炼?”谁说一声“炼”,就立即砸上十几斤重的脚镣,叫来一帮子犯人在旁边监视,在院里一圈一圈的“趟镣”。谁跑得慢了,犯人们就强拉手拽着向前跑。谁若是站着不走,就扳倒在地,在地上撕拉着往前拖,衣服磨烂,鲜血直流。问到雷中长时,雷不配合邪恶,王培栋当即命几个犯人给其上镣,雷中长不从,王唆使几个犯人强行砸上,强逼趟镣达一个小时左右,脚后跟磨得露着骨头,血肉模糊。俩犯人拽住他狠命地往前拉。又把人仰面朝天放倒在地上,往前拖着猛拉,雷中长衣服被磨破,后背被磨烂,血流不止。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接着,王培栋问“还炼不炼”?并示意那几个犯人:雷中长再敢说“炼”,就一起把他举过头顶,往下摔。就这样残酷地折磨了他一个多小时,王培栋才让犯人住手。雷中长强忍着剧痛,艰难地爬着回到号里,鲜血也一路流到号里。同号的犯人们见此惨状,有的吓得扭过脸不敢看,有的默默流泪。

在监号里,雷中长每天都被强逼着从事奴工劳动(主要是手工制作烟花炮筒),按规定的生产数量验收,谁完不成定额,就不准睡觉,得日夜连轴转干活。狱警利用犯人对雷中长随意打骂,百般折磨。有一段时间,雷中长完不成定额,连轴转,几天几夜都没合过眼,稍一打盹,犯人们就用炮针子敲打头部、腿骨、手指盖、脚趾盖等敏感部位,手指盖、脚趾盖被敲掉好几个,疼痛钻心。有时候犯人用凳子砸他的臀部、腰部,砸得他浑身青紫,站、卧都十分困难。

这一次,雷中长被非法关押折磨长达九个月,骨瘦如柴。县六一零、劳教委的一伙恶人毫无人性,不仅不放他回家养伤,反而加重迫害,非法劳教他两年,于二零零二年四月,把他送往河南省第三(许昌)劳教所。雷中长在劳教所天天遭受精神和身体双重摧残,度日如年。

三、遭受野蛮灌食

雷中长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到了家乡。就在回家的一年多后,即二零零五年,一天凌晨,新站镇派出所李建华、徐伟又一次非法闯入他家,把门撬开以后,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屋里翻腾一遍,抢劫了私人物品。雷中长向他们讲道理,慈悲劝善,恶人们根本不听,强行把他抬上警车,拉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大门口,雷中长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王兴启随即凶狠地给其戴上马夹(又叫约束衣,一种残酷刑具,受刑者极度痛苦)。

在看守所里,雷中长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绝食二十七天。所长郑现军指使几个犯人对雷中长实施野蛮灌食:在地上插四根钢筋,用绳子把他的双手、双腿紧紧捆绑住,固定牢稳后,几个犯人捧着头,用细钢筋棍对着嘴使劲的撬,牙齿被撬得松动,流血。由于雷中长拒不配合,郑现军想出损招,指使几个犯人朝他的脖子、腋窝、大腿根等敏感处同时用手抓痒痒,雷中长受不了这种无法形容的难受和刺激,被迫恢复饮食。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野蛮灌食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其间郑现军想还使用了一个十分阴毒的手段,把灌的食物中掺上大量食盐,强行往胃里灌,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真是无以言表。被灌的食物全部从胃里喷出来,倒了一地。雷被灌食后全身冷、发高烧不退。

还有一次,雷中长抵制迫害,拒绝灌食,高呼:“法轮大法好!”“迫害好人有罪!”狱头郑现军恶狠狠地打了他几个耳光。

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后,雷中长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再次被劫持到河南第三劳教所。

四、奥运前夕再被绑架,遭受酷刑

二零零八年七月,时逢奥运前夕,雷中长在淮阳县城被绑架。淮阳国保大队长程维锋采取阴毒手段,对其刑讯逼供。程亲自下手,给雷中长上背铐(把两只胳膊拉到背后,用手铐把两手腕铐在一起),铐的特紧,用头套套住他的头,然后,三个人站在他身上乱踩,惨痛难忍。手铐嵌进肉里,手腕不停地流血。更为残忍的是,程维锋亲自让雷中长坐铁椅子(一种刑具),并将他的四肢固定死,丝毫动弹不得,然后,用钢针扎其大腿的敏感部位,用烟头烫大腿部位,雷中长承受到极限,痛不堪言。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雷中长几次被非法绑遭受牢狱之灾期间,淮阳县六一零人员株连其家人,共勒索现金四千七百元。他的家经历多次折腾后,一贫如洗,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被迫辍学,走向社会。由于邪恶诬陷大法,散布欺世谎言,很多世人不明真相,雷中长的家人备受歧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