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家开诊所 来者都是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我得了严重的脑梗,大夫说,人在这种情况下,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他给我开完药,建议我回家输液治疗。

我妈妈和妹妹都修炼法轮功,她们劝我修炼,因为我亲眼看见母亲因修炼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的事实,就痛快的答应了。现在我的脑梗症状已经完全消失,别的病,如心脏病、胃病等,修炼一个月后,不知不觉都好了,现在我无病一身轻,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走路象要飘起来一样轻松自如,是以前的状态无法相比的。

自从我开始学法以后,我就明白了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高德大法,当初想祛病的目地荡然无存,很珍惜这部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

一、在诊所讲真相

我丈夫是中医大夫,在家开个诊所,他治骨质增生很有一套,基本治一个好一个,而且还不反复,因此来我家的患者络绎不绝。

我刚得法不久,三件事都是在母亲的引领下做。每周母亲给我十本小册子,带着我出去发放,因母亲非常谨慎,提醒我别在家(即诊所)讲真相,怕不安全,因此来我家的患者我都没讲真相。

可是那一年,我家出现了很奇怪的事情,患者治完后,又上我家要求退钱,说没给治好,其实已经治好了。之前,我家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事情,我修炼法轮功后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我当时还以个人修炼中修心性来修自己,以师父讲的“不失不得”[1]的法理开导自己,修去自己的利益心。如果我还是一个常人,我是绝对不会退给他们钱的,绝对不允许这种讹诈的事情存在;可是我修大法了,来要求退钱的,我就退给他们。那一年,我家退出去一万六千多块钱。那年的年末,我家就基本没有患者了。

随着我不断的深入学法,同时阅读每期的《明慧周刊》,我悟到这也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就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经济上的这种迫害。同时我认识到我做错了,那些患者来我家治病,其实是来听真相的,我不给他们讲真相,不救他们,人家不来要钱吗?

发了大约半个月的正念,患者就开始来了。从那以后,每个来我家治病的患者及陪同的家属我都一一讲真相,劝三退,基本都能劝退。他们一般治疗七天一个疗程,在这七天中,前几天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的基本真相和中共邪党的邪恶,这些都铺垫好了,最后一天劝三退,非常顺利,一般都能退。容易退的患者我印象已经不深了,有几个难退的我记忆犹新。

记得我们地区检察院的一个副检察长来我家治病,我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说:“共产党不让你们炼,这么打压你们还炼,为什么呀?”我说:“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共产党是信假、恶、斗的,法轮功是信真、善、忍的,你说哪个好啊?”他想了想说:“那还是真、善、忍好呗。”我说:“真、善、忍和假、恶、斗是不是相反呢?你说哪个是正的、哪个是邪的,不就比较出来了吗?”他说是。我再给他讲真相他非常认同,讲中共的邪恶、腐败他也认同,但我让他三退,他说啥也不退。

最后我说:你入(邪)党时举拳头发誓,要把一切献给它,你不三退,共产党解体时,你就得陪葬。他说他是孤儿,是共产党养大的,不能退,陪葬就陪葬。这时,在一旁陪着他来看病的妻子听明白了,她说:“你不退我退,傻子才跟着陪葬呢。”他妻子在银行上班,是个中共党员,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来我家诊所三退的人都用真名三退。

为了让那个副检察长三退,给他治好后,我又请他们家人吃了一顿饭,又详细讲了大法真相。当时他上大学的儿子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但副检察长还是不肯退,最后我告诉他:你现在不退,以后想明白再退也行。我给他一个上动态网的网址,我说:你可以上网自己退,但你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神佛,造多大业啊,那个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他说:这点你放心,我绝对不接这样的案子。据我所知,他真的没有参与迫害过大法弟子。虽然有点遗憾,但在他那样的位置能明白真相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也算给他自己留了一线生机。

还有一个老人,他说是在教育局退休的局长,和他老伴来我家治病。我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非常认同:法轮功好,法轮功就是好。但劝他三退他就是不退。我妈也给他讲,他也不退。他妻子是个退休的老师,听明白了真相,退了。有一天,他上早市蹓跶,碰到一个老太太,那老太太是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老太太非常慈善的拽着他不撒手,他不退,就不让他走,他无奈答应:“退!退!退!退!”退完,他就跑到我家,因为我家就在早市附近。一進屋,他兴奋的告诉我:“我退了!退了!退了!”我有点懵,我说:“啥玩意你退了?”他说:“那个党。”然后,就讲了他退的过程。我说:“我给你讲了两年你都不退,这回你可算退了,真为你高兴啊。”

还有一个大连的军人,以前他总领着部队后勤人员去刮法轮功学员贴的真相不干胶。我给他讲完法轮功真相,他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我说:“干那坏事要遭报的。”他说:“以后可不干那事了。”他因为治疗期间间断了,最后治疗半个月,我给他讲了半个月的真相。他说:“你真能说啊,讲半个月不重复。”其实我哪有那本事,都是师父的加持。治疗最后一天,我劝他三退,他说考虑考虑,我说:“你如果遇不到大法弟子就永远的错过了机会。”他走后,我让同修给他打了真相语音电话,他终于退了。

我家基本就是指着诊所收入生活,八、九年的时间,劝退了多少人我已经无法计算了。从我开始在诊所讲真相、劝三退开始,我家患者就再也没出现过退钱的事情。

二、在工地讲真相

二零一一年,我家包点儿拆迁的活,工地就成了我救人的场所。工地有拆房子的工人,有一茬一茬来清理砖头干零工的人员,以及来买旧货的人,工地管理人员中有几个是大法弟子,目地是大法弟子互相配合救人有这么个环境,也让他们工作的同时能做三件事。每天好似流水的人员往来,我尽量不错过与他们相遇的机缘,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候讲不过来,我母亲带着几个同修帮着劝三退。

在我家工作的人听明白真相三退后非常认同大法,我给他们每人一个真相护身符,他们夏天光着膀子干活的时候,都戴在脖子上,干起活来护身符在胸前晃来晃去,非常显眼。有骑摩托车的,我给他们钥匙真相挂坠,他们都挂在钥匙链上。

还有一个拉砖的司机不知道在哪里捡来两个真相条幅,一个写着“法轮大法好”,一个写着“真善忍好”,他把这两条幅挂在了车两边的倒车镜上,开起车来,两个条幅迎风飞扬。那个司机看到我,兴奋的叫我:“姨,看!好不好?”我看到后,顿时心里泛起一点怕的涟漪,但众生有胆量挂,我必须支持,我点头称赞说:“好!”就这样他挂了好几天。

有一年的五月节,我从资料点取来好多吉祥娃娃真相画,我把我家工人招呼来,说:“过节了,我给大家送些礼物,每人两张吉祥画,挂在家里吉祥如意,保平安。”我家工人听完,一窝蜂的挑选,一会就抢没了。

我家雇佣一个安全员在工地管事,是我丈夫的徒弟,我们都叫他小六。他明白真相后,就在工地帮我救人,哪里来了新人,他就骑着摩托车来招呼我,说:“嫂子,又来新人了,吃完饭,我拉你去讲真相。”我说行。吃完饭,他就骑着摩托车拉着我去讲真相,有时候还帮着劝三退,补充说:“退了吧,我都退了。”因为小六对大法的认同,他在大法中受益无穷,福报连连,干啥都很赚钱。

别人家拆迁的工地几乎都出现过安全事故,只有我家干了五、六年,一直平安无事。这都是师父保护啊!

三、面对面讲真相

多年来,我面对面讲真相一直是在我家诊所和工地,有充足的时间,能把真相讲透,这样我会讲。象有些同修在大街面对面讲真相,三言两语劝退世人我就不会,心中有时候还有疑虑,心想三言两语能把世人讲明白、讲退吗?我一直对这样讲真相很打怵。

师父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2]我想,我们是在跟旧势力抢人救人,时间紧迫,这条路我也得走,也得突破自己。

今年开春,我就跟下乡面对面劝三退的同修到乡村集市讲真相。我学着那些有经验的同修在农村的集市上开始了面对面劝三退讲真相。开始几次每次能劝退四、五个人,现在去一次能劝退十多个人,十五、六个人,终于突破了这一关。我讲真相很简单,搭上话拉近关系,然后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劝三退,时间充足能讲讲“天安门自焚”,即使这样那些得救的生命都千恩万谢的,我真为他们能得救而高兴。

由于我们下乡发资料用的资料比较多,我们项目组的一个同修自己做资料供不应求,就跟我商量做不做资料,我说做。就这样二零一一年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有时候机器不好使了,我就跟它对话,找自己的心性,找对了机器就好使了,也不用修。

也有很多神奇事,比如:進货的时候一箱纸很重,我根本拎不动,搬不到楼上,都是别的同修帮着搬。后来我就自己進货,就只有我和开车的司机同修。当时我就想这一车的货都让司机同修搬也太累了,我求师父加持,师父给我力量吧,我不能让司机同修一个人搬啊,求完师父,我就试着拎起一箱纸,神奇的是我一下子就能拎起来了,我自己能将纸搬楼上了!自那以后,不管進多少箱纸,我都能搬到楼上去。

在紧跟师父正法修炼的这十三年来,我努力的做着三件事,无怨无悔。但是我还有很多人心没有去掉,以后我会多学法,向内找,修去所有的人心,让师父欣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觉的我很幸运,很幸福,我没有理由不做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