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兄弟间的恩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妻子因身体有病,在一位同修的引导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陪读,后来我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其主要原因,就是内心深处认为大法好。

但是由于我学法不深,后来在中共邪党镇压的恐怖下,修炼上就慢慢的懈怠了,掉队了,混到常人中了,虽然其间还做着许多证实大法的事情,比如走街串巷发真相资料、写标语、挂条幅、贴不干胶,到偏远山区发光盘、送台历,至今想起还是常人做事了。

如果一个人偏离了法,远离了法,就没有大法的指导,在常人的大洪流大染缸中就会被污染,那就要堕落,就会迷失人的本性,常人的自私、怨恨、报复、争斗等一些不良习惯、行为都表露出来了。在我的家庭中曾上演过这样的一幕,使我产生了强大的怨恨和报复的心理。

我家兄妹三人,哥哥结婚分家单过,提出要盖新房,其间我与父母努力帮他完成了,这时家里没有一点积蓄了,顺理成章老宅子归我,在财产上与哥哥没有一点瓜葛,相安无事。就在我结婚的第二年,母亲对我妻子说:咱家房子已经不行了,你着手把房子翻盖一下吧。当时妻子考虑到两位老人辛苦大半辈子,就答应了,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把房子建了起来,没用二老一分钱。

从九八结婚到二零零八年母亲去世,父亲的退休金及家里种地卖粮款都由母亲掌管,虽然家中的地由我和妻子连种带收,但从来没有过问钱的事情,因为是一家人没想过那么多。就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年,哥哥出了车祸大腿骨折,他考虑到自己今后的生活,就生出了歪心,背地里鼓动父亲,父亲开始还过意不去,时间一久,父亲就完全被他控制了,开始与我翻脸了。

二零一二年棚户区改造,我搬回老家住(因工作关系,老宅翻盖第二年我与妻子搬到离家六公里的镇上住了,后来在镇上买了一套房子)。刚到家,父亲在哥哥的教唆下,没事找事,想撵我们走,天天骂骂咧咧,承包地也不让种了。以前放在他手里的卖粮款也被哥哄骗去了,更可气的是趁我不在家,偷卖了我种的三棵大树,又把我家中的东西洗劫一空,同时又想卖我的房子(房产证上写的父亲的名字),我都要气炸肺了,真想跟他大打一场,或想通过司法讨回个公道。

因我妻子修炼大法,每当我怒火上来将喷发的时候,她都跟我讲大法中不失不得的法理,但我心里的怒气、怨气一直不去,心想一旦老人不在时,我立即与他断绝兄弟关系。我就这样强忍着,每天都在怨恨中生活着。

妻子看到我整天无精打采的样子,就跟我说:还是修炼大法吧。

我真的感到很疲惫了,坐下来静静的思考着,回想跌宕起伏的人生,看一看世间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贪婪、狡诈与凶残,真的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了。

当再一次捧起大法书时,如醍醐灌顶。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法理展现在我的眼前,用佛法化解了我心中沉积多年的怨气。大法打开了我的心智,扩大了我的容量。在不知不觉中心性得到了升华,整个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二零一六年父亲去世了,我回家奔丧,处理完一切事情后,许多邻居和亲戚们都在观望着我们,肯定会有一场大戏要看。我和妻子很平淡,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对欠钱和承包土地的事只字未提。这件事让哥哥和看热闹的人们都感到很吃惊。最后哥哥说:“地还是你的地,你要种你就种,你要不种我种。”但钱的事只字未提,其实提与不提,这对我们来讲已经不算事了。

在我与妻子回家的时候,哥嫂给我们准备了一些菜,一场看似难解的冤怨,就这样化解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