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远地区讲真相经历

更新: 2019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我们这个由六人组成的讲真相小组,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无论邪党采取怎样形式的干扰,我们都每天坚持在喧闹的街头传递着真相,从二零零七年一直坚持到今天。讲述我们这十三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是我们多年来的夙愿。

二零零七年,我们六人小组中最年轻的也将近五十岁了,其她几位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其中有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大家觉的城市里大法弟子多,都在做着发资料讲真相的事情,而有些边远山区的农村人,听都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于是我们决定到偏远农村去广传真相。

我们事先打听到哪里哪一天在赶集,就早早的乘公交车去赶火车,辗转两三个小时,到那里去讲真相。每到一处,我们还会询问当地居民其他小镇的赶集日,记在小本子上,下个赶集日就把那个地方定为我们的目地地。每次我们都背很多资料,有光盘、真相期刊等,过年时就带着明慧日历和台历去,我们主要采取面对面送资料、劝三退的形式传递真相。每次到达目地地后,我们就分成两组,三人一组,散开讲,两个组的同修又彼此能看见对方,这样相互有个照应。

到偏远地区,需要乘坐交通工具,每次花销近百元路费,对于有退休金的同修还不算问题,但是有位同修没有收入,这就是一件犯愁的事。即使这样,她也照样每次参加。早晨六点多就出门赶火车,到达后立即开始找有缘人讲真相,相对来说她是我们中比较年轻的,做事风风火火,重的大包她背,累的活儿她干,从没有听见她讲自己的困难。

因为去的是山区,有些村子在半山坡,我们就经常爬上去,只要看见村民的家门开着,家里有人,就進去讲真相。世人听明白后就感谢我们,倒水给我们喝、拿水果给我们吃,我们都婉言谢绝,说:“我们带着水呢。”

一次遇到有户人家在吃“过年饭”,屋子里坐着三四桌人,非常热闹。主人看见我们来就起身出来,我们就说:“过年好!我们给你们送福来了。”主人一听就非常高兴,欣然接受了资料,还请我们去家里吃饭。过年时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准备丰盛的年饭,许多人聚在一起,都抢着要资料。

明白真相的人很多,但也会遇到打电话举报或是直接辱骂我们的人。有人说:“那么大年纪了,还不如在家闲闲?拿着××党的钱还做这些事?”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一边发着正念,一边耐心的与对方讲真相:“你不要误会,钱不是××党发给我们的,它不种田种地、不开工厂,它哪里来的钱?那都是劳动人民辛勤劳动挣来的血汗钱,××党靠征税来养活自己。你看那些官员把老百姓的钱用来贪污腐败,还把钱存到国外。”这样讲了,有些人就明白过来。也有不听,继续说难听话的,如果实在说不通我们就走了,不多停留。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们一行五人去某乡镇讲真相,见到迎面走过来的村民,我们就主动上前问他们要不要光盘,对方表示愿意要,我们就送给他们,边送边讲。这时我注意到進村唯一的那条路上有一个男子,紧盯着我们,然后开始打电话举报,还跟着我们。不一会儿警车开来了,堵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只有朝山上走,警察追了上来,一名同修走脱,三个警察去追她都没有追到。我们四人被带到了派出所。有两名同修不配合,被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抓住胳膊拖下了山。

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包里带的所有资料都拿走了,还对我们搜身、审问。他们从我随身携带的公交卡上知道了我的姓名,然后问我为什么要出来发资料,说这是“犯法”的。我平和的告诉他:“发资料不犯法,是做好事。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欺骗老百姓的。我们发资料是为了让世人明白法轮功是好的,教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像我们这么大岁数的人,谁没有个病痛?我从前多种病缠身,自从炼了法轮功,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一身轻松,十几年了一颗药也没吃,不仅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也为家人子女减轻负担。正如前国家领导人乔石调查法轮功后得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自己受益了,就想把这么大的好事告诉更多的人。特别是边远山区的农村人,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告诉他们明白真相,大家都来受益,不好么?”警察嘴上说着“不许讲这些”,继续轮流盘问我们直到下午。因为错过了晚饭和回城的末班车,警察就给我们送来了盒饭,还说给我们找个旅店当晚暂住。我们坚持付了盒饭的钱,警察们就進里屋去吃饭,留下两个看着我们四人。后来又有一个警察進去里屋,只剩下一个警察在低头玩手机。坐在靠门的同修是我们中最年轻的(六十多岁),之前她被戴着手铐、脚镣坐在另一间屋子的硬板凳上,因她拒报姓名,警察就对着她拍照,她就把头埋朝桌子,不给警察拍,警察对她盘问了很长时间。这时她看着我们,使了个眼色,轻轻的走了出去,警察一抬头,发现只剩三个了,就喊了起来,其他人从里屋冲出来,追了出去,还有开着车去追的。我们三个就在屋子里帮她发正念,不让邪恶看见她。同修躲在草堆里,警察真就没找到她。随后警察把我们三个送到旅社住下。次日一大早,我们给旅舍老板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堂堂正正的坐上了返程的车。回到家中已近凌晨1点,从派出所走脱的同修也搭车安全返回。

不时的也有些小插曲。比如一次在某乡镇,我把资料放在路边停放的车里。有个人看见了就跑过来问:“你干什么?”“没什么。”我答道。“你放什么進车里?”他又问。“真相。”“什么真相?”他追问。“明白了真相得福报,你要的话我送你一本吧。”我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是好人。”我迅速回答。我看见了他身上带着的对讲机,心里很清楚他是做什么的。

与我配合的同修站在远处看着我,默默的帮我发着正念。说了一阵,他就让我走了。

有一次,我们六人分头出去讲真相。我和一名同修两人配合,正忙着讲真相劝三退,没有注意到有人举报,直到警察出现要将我们带走。我们不去,警察们就堵着路不让我们走,这时又来了些摄像、照相的警察,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们就跟警察和民众讲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警察不许民众听真相,想驱赶围观的人,带我们去派出所。我说:“不去,派出所是坏人待的地方,不是我们待的地方。”警察说:“那我们也是坏人喽?”我说:“不是,派出所是你们工作的地方,你们的工作是管坏人、保护好人。我们是好人,所以不能去派出所。”我们不停的讲着真相,僵持了两三个小时。这时对着我们拍照、摄像的人慢慢散掉了,那名和我对话的警察也在忙着驱赶听我们讲真相的世人。当围观的人越来越少,那个警察之前还坚持要送我们進派出所,却突然让我们交出身上仅剩的护身符和几本期刊,就放我们走了。

一次,我们过年去发台历,被人举报了。等我们在村子里发了一圈资料出来,警车就停在路口,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察追问我们:“资料是哪里来的?是谁叫你们来发的?你们家住哪里?”同修义正词严的告诉他:“资料从哪里取的,我们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我们来的目地是救人,告诉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师父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明白真相后常念九字吉言,天灾人祸来了不仅能避灾避难,还能有一个好的未来。”接着又讲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警察把我们扣押到晚上九点,同修说:“我们要回家。”警察就把我们送到公交车站,开着警车走了。那时公交末班车已经开走了,正在这时开过来一辆中巴车,司机在喊着:“到某某地方,走了走了!”我们一听,正是回家的车,当时就明白了,是师父安排来接我们回家的。

有一次,我们遇到一位卖菜的农民,与他讲清了真相后他也同意三退了,与我搭档的同修问了他姓什么后就随口给他取了个化名。他吃惊的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叫这个名字?”同修说:“大法是神奇的。”那人也连声说:“大法真神奇啊!”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们时时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遇到紧急情况求师父加持,师父是一定会帮的。要是没有师父,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

漫漫风雨路,拳拳修者心;历劫志不改,救人步不停。修炼路上遇到的种种,无法用言语尽述,选取几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共勉。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望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