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入校通行证”

更新: 2019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我现在在我闺女家住,给闺女接送上学的孩子。由于学校每天在门口检查谁没有戴“红领巾”,给孩子造成不少麻烦。通过给学校老师、校长讲真相,后来学校给了一个特别的“入校通行证”。

小外孙,小名叫尔优,今年十周岁,九月一号成了四年级的学生了。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闺女和姑爷都很支持我修炼,时不时的也看大法书,在孩子入不入所谓“少先队”的问题上花了不少心思。就从孩子不入少先队说起吧,整个过程两年共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

从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学校就开始让孩子们入少先队了,一个班有五十四个学生,分为三批,到三年级的第二个学期全部入完。孩子们每天去学校,校门口设有两三名戴红领巾的同学(有时还有老师在跟前)站岗检查,谁要不戴红领巾,就会让你站那儿,接受查岗人员的质问、指责、甚至是侮辱,同时记下班级、名字,并且还要扣班级的分。

别的同学就象看笑话一样的看着被截住的同学,不戴红领巾,好象做了错事似的。天天如此,搞得跟入黑社会似的,给孩子们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恐慌、紧张、不知所措。有关心的同学就会围着你不停的问,“尔优,你学习那么好,为什么不入少先队呢?你入了队不就不查你了吗?”孩子不知咋说。

第一批入队的有十五人,就有我们尔优,那天孩子放学一進家门,撅着嘴说:“姥姥 ,我们老师说少先队是先進组织,让我入队。”我问他:“你想入吗?”他说,“我可不想入邪灵组织,我可吃过邪灵的亏呢。”我知道他说的是他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幼儿园就教孩子们唱少先队之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有一天晚上突然孩子耳朵疼、发高烧,疼的满床打滚,嗷嗷叫唤,折腾了半宿。我跟外孙说:咱俩念“法轮大法好”吧,请求师父帮助咱们。他说:行。当念到一百遍的时候,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醒来,我问他耳朵还疼不疼,他说又开始疼了。我问他,你是炼功人吗?他很坚定的说:我是。我又说:“那好,你是炼功人,那就得向内找,你找找自己在幼儿园,是不是跟小朋友们打架了、骂人了、或说了伤害别入的话了?导致你的耳朵疼呀?”他想想,说:“姥姥我找着了,我没打架、也没骂人,我就是唱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了,邪灵就从我耳朵钻進去了,让我耳朵疼,害我,邪灵真坏。”话音刚落,我还没接话呢,他就说:“姥姥,我耳朵不疼了,好了。”

这次让入队,我们一家认识统一,姑爷、闺女都说:“咱们是信仰真、善、忍的,我们决不加入这个邪灵组织。”尔优爸爸准备第二天去找班主任老师,表明我们不入队的态度。第二天下午放学以后,尔优爸爸叫住班主任,很有礼貌的告诉老师,我们家是有信仰的,少先队是无神论,跟我们的信念有冲突,我们不想加入。老师说:“少先队是先進组织呀。”尔优爸爸说:“它先進不先進我不知道,无神论我们无法接受。再一个不愿让我们的孩子过早的接触这些政治背景,就想让我们孩子干干净净的健康成长,也希望老师能够理解。请问老师让孩子入队是自愿还是强制的?”老师说:“是自愿的(其实根本不是自愿,三年级之前都得入完,要不然就不存在谁不戴红领巾扣班级、老师的分的问题了,只不过老师不那么说罢了)。”尔优爸爸说:“是自愿就好。”老师说:“不过咱们班五十四个学生,分为三批,到升三年级就全部入完了。到那时你们还不入,学校追究,你们家长出个证明,说明是你们自己不入的(那意思就是有什么麻烦老师不担责任)。”尔优爸爸说:“既然老师说过加入少先队是自愿的,那自然不加入也是自己选择的,与学校老师没有关系,那也没必要给谁证明什么了,不过要是为这事,给老师和你们班级带来麻烦,请老师告诉我,我去找你们校长,我想,校长老师都是教书育人的,是明理的人,会明白的。”老师说那好吧,就这样这事就算过去了。

第二阶段

二年级的第二学期到三年级的第二学期,所有的同学都入了少先队,他们班就剩下尔优一人没入,就显得很特别,每天上学都要面对被问为什么不戴红领巾(每天要换新人查岗),他就一遍又一遍的回答说,我不是少先队员,我不戴红领巾。时间长了,问的人多了,回答的遍数多了,见的人也多了,就有了“小名气”,都知道他不是少先队员。有时被问时,身边的同学替他回答,他不是少先队员。

这个过程整整一年,对一个小孩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不过,尔优在学习方面也小有名气,功课门门优秀。二年级经常拿双百,到三年级三门课,经常拿三百,并且三年级,两个学期拿年级第一。二零一八~二零一九年度一学期,被评为语文、数学、英语全冠王,二零一九年在某全国性评选中荣获一等奖。校优秀班干部、校优秀学生、校园之花的奖状每每都有。

尔优的优秀成绩来源于学大法、他喜欢学法、喜欢传统文化、喜欢章天亮教授讲的《笑谈风云》历史故事,爱读历史书。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喜欢新唐人电视的“悠游字在”、“三字经”、“小乾坤”。这些传统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三阶段

三年级的第二个学期,换了新班主任老师,两任班主任交接,新班主任了解了学生的一些情况,尤其知道了尔优不入少先队,学习很优秀,学习委员、班干部,在班里还小有威信,他很喜欢帮助同学,哪个同学有不会的题,都去问他,他也是不厌其烦的给同学们讲,所以同学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小老师,也是同学们给他的肯定吧。

有一天尔优回家说,新班主任让他入少先队,还拿回来一张入少先队的表,让家长签字。我们一家开小会交流了一下,我说,可能又该给新老师讲真相了,估计老师也是有顾虑,怕学校追究连累自己。这个事孩子讲不了,还得咱们大人去说。尔优爸爸说:“我是家长,我去跟老师说吧。”

第二天上午,尔优爸爸跟老师把不入队的事沟通好了,老师表示理解。尔优爸爸告诉老师,如果为这事你们学校扣班分或影响您什么,请您告诉我,我去找你们校长说,打消了老师的顾虑,老师也就没什么说的了。就在当天的下午,尔优爸爸送尔优上学,送到校门口家长就止步了,但没走。今天查岗的三个人,两个戴红领巾的学生、一个老师,尔优上前去主动说:我是某某某,我不是少先队员,所以我不戴红领巾。两个学生火气还挺大,可能是觉得老师在跟前有底气,就说:“你不是少先队员?都三年级了,你不是队员?谁信呀?!你就是忘记戴了!”老师过来也说:“上午你不戴,下午你又不戴,这次重罚,扣你们班四分。”老师这样一说,尔优哭了,可能是觉得委屈吧。站在门口的尔优爸爸还没走,一看这种情况,就问老师:“刚才我儿子说他不是少先队员,您没听到吗?还要扣四分?什么道理?不戴红领巾不让進教室吗?你们这是学校吗?还是搞黑社会呀?不行,我得找你们校长问问去。”尔优爸爸说话象迫击炮一样,那位老师一听说找校长,态度马上转变了,赶紧道歉。

尔优爸爸去了校长办公室,找到了校长,先介绍自己,校长一听说是尔优的爸爸,也很客气,说:“尔优爸爸是吧,请坐,怪不得尔优是‘学霸’呢,原来爸爸也很棒啊。”俩人客气了两句。尔优爸爸就把今天发生的事叙说了一遍:要不是今天我撞见这事,也就不知道我儿子两年是这样过来的,今天也就不会见到您了,我们一直是自己能解决的事,不愿给您添麻烦。所以我想呢,学生的职责就是学习,快快乐乐的上学,可是我们尔优每天一進校门就面临被查戴不戴红领巾这些烦心事。碰上较真儿的人,就象今天碰到的事情,一个九岁的孩子是处理不了这些事情的,我们怎么办?为不戴红领巾,我孩子哭了不是一次了,我就担心我们孩子每天带着这种心情上学,会不会影响他以后的学习。

校长接过话说:“少先队可是先進组织,为什么不愿入呢?”尔优爸爸说:它先進也好不先進也罢,我们家已经有信仰了,再说这种无神论与我们中华传统文化、是相背而驰的,我们不信也不入,也不愿背叛老祖先,去信一个西来的‘幽灵’,这个‘幽灵’不是我说的,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的,那还不是西来幽灵吗?校长说:“我们老家有这样的,入了队还能摘掉的。”言外之意指的是“三退”,要是指摘掉红领巾的话,那每天在校门口设岗,查不戴红领巾就扣分,不就成了多此一举了吗?

尔优爸爸说:“我是这样理解信仰的,信什么是自己的事,也是自己的自由,宪法也是这样规定的,世界上七十亿人信什么的都有,有信佛的、信道的、有信耶稣的、还有信各种宗教的、当然还有信魔的、还有信恐怖组织的、还有信这种无神论的。信什么不信什么,都是自己的选择,没人逼你信什么。既然选择了,也是自己的向往,就是自己要的,也自认为是最好的。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对的,比如,尔优在家庭中的教育,从小就教育他做人的道理,要说真话、办真事,不要说谎。要善良,善待身边所有人,不要欺负别的小朋友。遇到矛盾和不顺心的事要忍,找自己哪里做错了,要有耐心,不要乱发脾气,会伤害别人。这一点我们尔优做到了,两年来每每被问起为什么不戴红领巾,他都耐心解释,我不是少先队,我是哪哪班的叫什么名字,有多少人问过,他就回答了多少遍。问他的人有不理解的、有带有偏见嘲笑的、有用语言攻击的、就象今天的事情。可我们尔优从来没有为这事跟同学们闹矛盾、起冲突,实在觉得委屈了自己回家哭。看见孩子哭,我们做家长的也心疼,但我们还是教育他,要多为别人考虑,告诉他:查岗的同学也不容易啊,老师分派给任务了,让他看着谁不戴红领巾,是有责任的,得完成任务啊,不要嫌麻烦,有人问你就一遍一遍的说呗,等全校的同学都换完了,也都认识你了,你不就不用说了吗? ”

尔优爸爸还说:在文化方面我们也是这样教的。比如:从幼儿园起让他看的动画片是《弟子规》、“三字经”、“悠游字在”,到小学了,他喜欢看历史书,了解历史上的风云人物,传统文化之类的……还有,在学校二年级他的语文老师,开家长会的时候就说:尔优的知识点很广,甚至是很偏的知识。比如,老师问,谁知道知识的“知”是什么旁,同学们都说是“口”字旁,他不吱声,老师看他不吱声,就问他是什么旁,他站起来回答:是“矢”字旁,老师问他:那你知道这个“矢”字是什么意思吗?他说:在古代是箭的意思。还有这个“缶”字,别的同学都回答不上来,他回答说:是古代的乐器。老师在家长会上说:感到很惊讶,这些知识点正准备讲,还没讲呢,他就知道了。这就说明这些知识点是他从日常学的知识中来的。

校长听的很认真,也不说话。尔优爸爸接着说:我不是说我的孩子多聪明,我是说,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真正的传统文化,是开智开慧的,谁学谁得……校长说:我听明白了。尔优爸爸你说的很对,我觉得你做人的标准很高,把孩子教育的很好,学习成绩更没的说,我很欣赏你。今天的事情以后不会发生了,我现在就派老师给尔优做一个“入校通行证”。然后开玩笑的说,每天让咱们的“学霸”畅通无阻,快快乐乐的上学。尔优爸爸说:谢谢,谢谢!添麻烦了!校长说:应该的,应该的。

第二天,尔优戴着“入校通行证”(类似上岗证,大小跟身份证差不多,还盖了学校的大红印章)上学了,他的同学们看到他的“入校通行证”都很诧异。有个同学开玩笑说,“人家尔优都不用戴红领巾了,咱们每天还得戴着这块破红布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