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 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四年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当时根本就没有修炼的概念,只听朋友说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就跟着大家一起炼,不知不觉中,自己长期吃药也没好的一身病都好了。

二十五年的修炼历程,二十年的邪恶迫害,摔摔打打走到今天,从我自身和同修的修炼中见证过无数的奇迹与超常。

一、“你们师父真伟大 远隔千山万水还管着弟子”

二零零一年暑期,一天晚上七点多钟,我与大女儿坐上一电动车回家,我们坐的电动车前行时,撞在了一辆正停在路边维修的摩托车,电动车由右向左翻了个底朝天,我和女儿都被压在车底下。

当从车底下出来时,女儿头上撞了一个大包,我的右脚右手都沾满了破碎的玻璃碴,夏天单薄的衣服上已感觉到处是粘糊糊的血。我醒过神来,第一念就是发正念。修摩托车的小伙子马上报警,交警一到,简单问了情况,要把我们送到医院。我看女儿没事,我就说我们不到医院去,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吃药也不打针。交警不肯,说交通事故扯皮的多得很,把人伤成这样,还不赶快到医院去。我在当地小有名气,后来听别人说交警认识我,说把人伤成那样,他老公在政府,她厉害得很。

到医院一看,我右脚右手到处都是血,医生要给我拍片子,做CT,我肯定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不吃药也不打针,麻烦医生帮我把脚上粘的玻璃碴子取出就行。医生用药棉球在我的腿肚子和膝盖上来回的擦着,寻找玻璃碴,把玻璃碎片取完后,我和女儿便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的右脚肿得很大,不能弯曲,不能走路,就给单位打电话请假,并说明缘故。随后单位同事到家看我。同事到我家后,一看,都说,天气这么热,你伤成这样,赶快到医院去打针,要发炎那不得了。

我没有吃药也没有打针,就在家里学法炼功,第三天肿就消了。周一我去上班,大家都问,你能上班了?没吃药也没打针?脚能走路了?我笑着说:没有吃药,也没打针,我把手和脚伸给他们看,脚上肿消了,手和脚上的伤口都结疤了。当时办公室主任就说:你们师父真伟大,远隔千山万水还管着弟子。

二、腹痛四个多月 正的一念迫害解体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左右,我有时感觉胃、肚子微微作痛,有时我看书学法不知不觉中就好了;有时痛得难受,我炼炼功就好了,但时好时坏,断断续续的有近四个多月。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我痛的受不了,学法炼功都不管用,晚上我准备把家里院子门锁上睡觉,当我走出大门走到院子中间时,我痛的就象肚子里插了一把两头尖的刀,痛得我站都站不住,不能动弹,那感觉就象一动腹部就会被尖刀刺破似的,整个人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呻吟和哭声。

邻居大姐听到哭声,到我家问我怎么了,我示意肚子痛,说不出话来,她把我扶到屋里,顺着墙站着,就急忙把我丈夫找回来,要送我到医院去,我不去,大家七嘴八舌的都说,痛得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医院?一定要去!大家边说边把我抬進车里,送到了医院,正遇上值班的医生和领导都是熟人,不长时间专人病房和输液工具都准备好了,要给我输液,那阵势就是我不同意也没用。

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是我哪里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也不能因为我没做好,被旧势力抓住把柄破坏法啊!此念一出,我的肚子不痛了,而且瞬间人精神起来,根本就没有病痛后的那种病态感觉。我在病房大声说我的肚子不痛了,不用输液了。

邻居大姐笑呵呵的问我:你真的肚子不痛了?我说不痛了,我大声笑着对她说,你看我真的一点不痛了,不用输液了。病房内的医生、领导、家人、邻居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我说谢谢大家,我真的不痛了,我们回家吧。

三、喊法轮大法好 胆结石不治而愈

零三年冬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我们都到学校外边等着学校下晚自习接孩子,我小区一个妇女靠在自己骑的摩托车上痛苦的呻吟,我上前问她:大姐你怎么啦?她说她胆结石把胆都填满了,医生说要做手术。我问,那你怎么不做呢?她说她丈夫不会做饭,也不会照顾她,因没人照顾所以手术一直没做,我就给她讲真相信法轮大法得福报的事,叫她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她立刻小声念着,随即站起来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喊着喊着,学校下课了,我们各自到学校门口接自己的孩子,过两天,我看到这位大姐,我问她:大姐,你胆结石怎么样了?她说,好了,那天晚上我大声念法轮大法好就好了。并说感谢我。我说你不要谢我,你谢大法师父吧,是你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救了你。

后来在三退的大潮中,我给别人讲三退,只要这位大姐在场,就帮着说,听某某(指我)的,退了吧,退出邪党真能保平安。这位大姐后来做生意,生意越做越好。真正是明真相得福报。

四、单位领导明真相 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

我自一九九四年修炼大法后,从一个浑身是病、脾气不好的人,变成一个身体健康、任劳任怨、不争名利得失者,这是单位领导、同事都有目共睹的。二零零零年,我因发传单被非法关押五十多天,二零零四年,在省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当时的领导对法轮功很了解,在工作上从不为难我,还多次在公安人员到单位骚扰我时保护我。

二零零六年,我们单位换了新领导,平时知道我炼功,他也经常收到大法弟子给他发的真相手机彩信和真相资料,有时下乡在车上他还把收到的手机真相彩信给我看,我也随即说一句:明真相,得福报。

二零零九年,我去外地办事,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非法关押,当时恶人扬言要判我三年。在外地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只有一念,师父啊!这次我一定要做好,绝不向邪恶妥协。我绝食绝水一个星期后,正念闯出黑窝。

回到家中几天后,我到单位上班,单位下发文件,以后任何时候不准我对任何人讲真相,只要有人举报我讲一次,就扣发我的工资五百元(平时每月扣留我的工资六百元),到年底没事,再一次发给我。在公安工作的姐夫几次到家中、到单位,要我写“保证”再不炼功。

本来我丈夫对我不好,这次在外地被迫害,是姐夫和女儿逼着他,找我单位领导陪同到外地拘留所去看我,才使我走出魔窟的。当时我绝食绝水,警察怕我死在拘留所,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我的。

随后市国保一星期一封信传唤我,当时我有怕心。姐夫说只要我写了“决裂书”,他就到国保那边去说,让以后不再传唤我。一天下午,我在单位一楼大厅,姐夫又去了,要我写“决裂书”(当时我单位的领导除正局长不在场外,三个副局长和很多外单位来我单位办事的人都在场)。

我对着他们大声哭着说:“写决裂书,公安逼着写,家里逼着写,我是杀人放火了、还是做了偷抢的坏事,要决裂?我不就是炼个功,做好人吗?修真、善、忍做好人要决裂?你们怎么不去找迫害我做好人的政府、公安去讲理?说它们迫害好人错了!共产党历次运动整死多少好人?今天这场运动又来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你们要我写决裂书,要我决裂做好人,你们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姐夫听我这一说,笑着走了,在场的人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说话,静静的听着,自那以后,我盘腿不痛了。

再说单位扣我工资一事。二零零九年年底,经常与我一起下乡的同事对我说,某某你要注意,单位某领导(副局长)经常问我,你对我讲法轮功没有,到年底快放元旦假前,单位领导一共四人找我谈话,还有办公室主任作记录,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帮我解体另外空间操控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局长拉长脸,没好气的对我说,某某,这次我们下去搞检查,你在外边给单位造成不好的影响,有两个单位的领导说你宣传法轮功。现在按当初的文件,我们要兑现,扣你的工资。

当时我就回答他们说:好,你们既然已经决定了,你们是领导,说话做事总得讲个理。第一,你们说我对单位影响不好,那我做好人,处处任劳任怨,下乡吃苦的事,只要单位需要,叫我哪去就哪去,从无怨言,你们心里清楚。单位年纪比我大的睡眠不好,不下乡,单位年轻的有小孩要照顾不下乡,我这不大不小的还不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处处为别人着想,为单位着想,吃苦耐劳,别人不做的事我做。既然我这样还不好,对单位影响不好,那我就停薪留职,不上班了,我自谋职业,为单位好,为同事好,不影响大家。

这第二呢,你们说我宣传法轮功,要扣我工资,我对谁说了(恰恰他们说的两个人有一个人我不熟,根本没有单独讲,另一个听了很多,明白真相)。我说既然别人对你们说我对他们宣传法轮功,你们要扣我工资,扣钱事小,如果因为这件事你们都参与了迫害好人,对大家都不好。你们都是我的领导、同事,我不希望看到大家不好。那就请你们把这两个领导找到一起,当着我的面承认有这回事才能扣我的钱,不当着我的面承认,如果是冤枉我的,哪怕是扣我一分钱对你们都不好。国家迫害我,你们没有办法,可你们都清楚我是处处做好人还要迫害我,我不是诅咒你们,如果你们这样做,真的对你们不好!在单位我们是领导与职工,是同事,在社会上我们是邻居,是相互了解的人,我都希望你们个个平安,幸福,我们之间无冤无仇,请你们好好想想,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是错?共产党几十年搞的政治运动,哪次是对的?……当时局长就表态,他不接收我的停薪留职,不让我离开单位,扣钱的事暂时搁下。

一散会,我就打电话找那两单位的领导。随后我与同修又分别找了相关人员讲真相,写真相信,找领导发放扣发我的工资,一次局长对我说,某某,叫你们的人再不要给我写信、打电话了,我那个手机号(电话本上的)都不敢用,一开机就是你们的人打来的电话。

通过讲真相,这场迫害解体了,我的工资没有扣。后来我们单位领导相继到台湾、欧洲几国考察,都看到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不但明白真相,还抵制当地政法委、“610”对我的迫害,不管站在哪个角度上说,最后局长不畏强权,保护了我,这证明了一个生命明白真相,真正得救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