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更新: 2019年1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企业退休的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岁。得法前,中年时就把自己的身体搞得一身糟,多种疾病缠身,连正常上班都不能坚持。

一九九六年,师尊引领我得到大法。当我拜读完第一遍宝书《转法轮》时,只明白了一点表面文字的道理:教人做好人。之后就传给别人去看了(现在的同修)。等《转法轮》再回传到我手中,看第二遍、第三遍时,我整个身心都震惊了:这么好的宝书,真是一本天书啊!这就是我寻觅已久的修炼的佛法呀!我居然没有好好珍惜,传出去这么久才拿回来。我即刻起身把家里其它乱七八糟的气功书烧了个精光。我终于走入了大法修炼,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从此沐浴在师尊佛恩浩荡的法光中。

在大法的法理指导下,我人心向善,道德回升,逐渐变的心胸宽广,成为了一个有利于家庭、有利于社会的品德高尚的好人。所有的疾病全部消失。二十多年没服过一粒药,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是美妙啊!

如果没有师尊将我从地狱中除名捞上来,脱离苦海,引领我走入大法中,时时看护我走正走好修炼的路。也许我早已经不在人世或不知堕落到啥程度了。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弟子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修成正法正觉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中共魔头江泽民,以谎言欺骗世人,挑动仇恨,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扬言“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秘密下达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邪恶命令。采用了极其邪恶的手段和办法(抄家、罚款、绑架、拘留、洗脑、劳教、“转化”、判刑等流氓手段)逼迫法轮大法信仰者放弃信仰。以“转化”率为酬劳,“转化”的标准是“他在骂人了”、“不炼了”(因为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不骂人),以达到目地。更为惨烈的是,它们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尸体塑化出售,或毁尸灭迹。

然而,令中共没有想到的是,二十年的残酷迫害,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

一、坚定的信师信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们单位通知所有上班人员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我没去。我身边的几位同修被绑架,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感受到了邪恶的巨大压力。在七月二十日后的一周里,我每天都带着换洗衣物上下班,以防不测(当时没悟到是这是有求之心,念不正),只是把心一横,什么都不怕;谎言不看、不听、不信;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最好的,什么打压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一九九九年六月底至九月,无论白天黑夜,我身体每天都出现几次或十几次的喘不上来气,心慌胸闷,好像与空气、氧气隔绝开了,快窒息的不正确状态。每当这时,我就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不正确症状一会就消失了。特别是在上下班的路途中,突然出现这种不正确症状时,我立即一边背法,一边把头伸出车窗外使劲吸气才能缓解。加之本单位和单位所在地国安轮番的非法传讯,使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压力虽然巨大,但信师信法、坚修大法的心是改变不了的。

记得那段时间里,为抓紧时间,我每天下班路上买个馒头边走边啃,直接到与俩同修约好的一个小山坡上,一起读法、背师父新经文:“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直到天黑才回家。我们三人就是一个整体,每天坚持,并相互鼓励: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坚修大法到底!那时什么压力、谎言、欺骗都远离我们而去。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大法的熔炼中,我们的内心无比强大,坚定的走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二、维护大法是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先悟到要证实大法的同修持续不断的到北京履行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国家信访办上访,让政府了解法轮功,要求还大法公道,还大法师父的清白,允许教人向善的大法书《转法轮》等书籍公开在社会上发行,给大法修炼人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释放被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

而我却悟的晚了一些,一九九九年九月我才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在進京途中被乘警拦截,非法关押一个月,干部身份被解聘,下放车间当工人。

第二次再次進京是二零零零年元旦放假的前晚。那天下班前,单位领导突然宣布下班后不回家,到宾馆搞活动、吃饭,直到深夜進京列车开走才结束。后得知是有人告密了。我哥、侄、丈夫、儿子说,这是单位交给他们的任务,要日夜寸步不离的守候我,不让我离开家。各条通往北京的火车、汽车路口单位都派人把守;住宅楼梯口有国安警察停车监守;单位把我的照片印发到各次進京火车,控制我到北京护法上访。当时我只有一念: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我到北京维护大法的心。

奇迹出现了,他们认为阻控了三天没动静,就将所有人员撤走。他们刚走,从北京返回的俩同修突然来我家接我。我揣上路费和一把牙刷,在家人的眼皮下离开家,堂堂正正的到了北京,义不容辞的履行大法弟子的责任。

三、在魔难中不忘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二零零零年五月初 ,我因给一外地同修送大法书,被单位一领导和派出所所长说我是去北京,他们认为把我关起来更放心些,找借口非法劳教迫害我一年半。

在看守所中,难以承受那种恶劣的环境:整天接触的都是那些嫌疑人员的污言秽语、弱肉强食、尔虞我诈;饭菜里不是老鼠屎就是菜虫,无法下咽;多次的非法提审;邪恶的精神压力等等,使我一见到饭菜就呕吐。吃饭前,感到有个硬东西抵住胃区;饭端走后又饿得难以忍受,有时一直持续七、八天或十天左右,只能喝几口自来水充饥。整天感到好似有一块钢板压住胸部,呼吸困难;右边肢体冰凉。看守所几个月不准许家人接见,我接触不到一个同修(当时看守所只关押了我一个大法弟子),内心的痛苦使我度日如年,心态非常消沉。这时,我的两膝盖内侧突然同时出现分布均匀的一大片红色小梅花。我惊奇的叫监室其他人来看,大家都觉的太神奇了。我明白:是师尊在鼓励弟子要坚定,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

约一个月左右,我体重由一百一十六斤急速消瘦到六十多斤,皮包骨头、满头白发、手脚出现麻木,最后发展到手指关节变形、手脚严重肌无力。日常生活失去自理能力:拿饭盒掉地、饭勺、牙刷掉地;双手无知觉;双腿无知觉,什么都做不了。生活起居大小事全靠别人帮助。下床、移动都需俩人搀扶,特别是上厕所更困难:一人提脖子、俩人架胳膊、一人扶住双腿,一次需很长时间,累的几人直抱怨。看守所不管不报,所长还在高音喇叭叫喊我的名字,说我是装的,准备过几天就送劳教所。我心里求师尊帮我:劳教所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坚决不去,我不愿失去修炼的机缘。在准备送我到劳教所的头两天,一个明真相、刑满回家的人将我这个状况告诉了我丈夫。

丈夫到单位找了领导。单位三人与国安警察两人到看守所证实我的情况。俩人搀扶我到门口交给我单位接我的俩人后,他们突然同时松开架着我的手,我随即瘫倒在地上,他们又立即扶住我,送我去医院鉴定:医生要求即刻住院治疗。他们又将我带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所长知道我不是裝的,为推卸责任,又在高音喇叭中诬陷我是因炼法轮功炼的站不起来了,如果我炼功能再站起来,他用手掌煎鸡蛋给我吃。

单位在给我办理保外期间,我没有配合。我想,我这一出去,被邪党谎言欺骗的所长、狱警、那么多的嫌疑人员对大法的误解,产生的对大法不好的观念会毁了他们。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证实大法的神奇,救度这些世人。

当有了要救人的一念,一天晚上,看守所二楼的长廊上不知是哪一级的两个警察向着监室问,哪个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是。他们问:还炼不炼。我说:肯定要炼。他们就走了。监室明白真相的几个人对着我就吼叫起来了:你都是要出去的人了,你不开腔不答话不行吗?你这下出不去了怎么办?我笑着谢谢她们的关心;有良知的警察也提醒我:都是要走的人了,注意别乱说话。

国安警察叫我写“悔过书”。我没有动心,我说:我修大法前我也不是一个太好的人;我修大法后,按大法的要求:真、善、忍标准做个真正的好人了,叫我悔什么过呢?悔到哪去?悔去当坏人吗?被我拒绝,放弃了出去,堂堂正正做个大法弟子。

我每天背能记住的大法,记多少背多少。开始不能站,我就坐的腰直颈正,没有躺下一天;为不给别人添麻烦,长期不脱衣服睡觉;内衣、被子用久了又粘又冰又臭,我坚持着。为不臭着别人,主动靠墙睡。

请监室的人帮助我炼功。在一片嘲笑声中,她们扶我起来靠在墙壁上站稳,在我前面围成一圈。我一动就往前倒,她们接住我再站;再一动往后倒,后脑勺在墙面撞的咚咚响,一天天的坚持炼功。一周后我能站稳了。两周后不需别人帮助可以自己炼了。一个月后日常生活可以自理了。

师尊教我们在任何环境都要做一个好人。我除了关心照顾新来的和身体差的人外: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给没钱的嫌疑犯买日用品和急需的物品、给吸过毒身体差的嫌疑犯买吃的补养身体。还给她们讲大法的真相、做好人的道理、讲善恶必报的天理。让她们改正错误,浪子回头,从新做个好人。

身体刚恢复一点,就不愿依赖别人继续帮我。如吃饭时,用左手大拇指扣住圆形饭盒的耳朵,再用手肘弯夹住饭盒,靠紧身体,右手吃力的捏住饭勺挑饭,经常喂不到嘴里,饭和勺子掉身上或地上,左手稍一酸,饭就倒了一身;刷牙时,牙刷一会戳在脸上、脖子上,一会戳到身体其它部位,牙膏涂到脸上、衣服上。仍坚持自己做。再恢复点就开始主动找活干:打扫室内卫生,蹲着用抹布抹地,腿还差点劲,只能坐在地上抹地。第一天因手知觉差,在抹地时手掌外侧被摩擦出血后才有点痛的感觉,我坚持着;端水冲厕所:先用碗端,还洒了一地,不吃力了再换小盆;后又换大盆,又换小桶;再换大桶;帮助叠全监室的被子。

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一直坚持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大法的法理指导着我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三个月后我完全正常了。这是大法的神迹在人间的展现!

我出狱回家那天,看守所所长站在大门口,态度温和的叫我回家多保重。回家时七十多斤的我,如饥似渴的坚持学法炼功,半个月体重增加到一百斤,一个月增加到一百二十斤。

结束语

以上是我在邪恶迫害中正信的一点经历。写出来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的一点真相。明白法轮大法好,明白真、善、忍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美好的未来。

中共邪恶的本性,也为自己定下了灭亡的结局,必然受到天意神灵的惩罚。但这个邪灵附体的中共恶魔在灭亡之前,还力图将其命运与中华民族捆绑在一起,让更多的中国人为其陪葬(特别是党团队员)。上天为了把中共和善良的中国人做出切割,清除威胁中华民族的这个祸根,拯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中。《九评》掀起退党大潮,给世人一个选择得救的机会:退党、团、队保平安!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