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修炼路

更新: 2019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母亲是中国东北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小时候正赶上中共制造的“大饥荒”,为了活命被迫辍学,扛起筐和大人去野地挖野菜充饥。就这样,母亲不识字。我有一个哥哥、俩弟弟,一家六口人。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身体一直不好。

那时候是“大帮哄”生产队,家家都没什么钱,再加上母亲总是有病,浑身上下都不知道哪是舒服的,三天两头就要去村里的卫生所看病。后来母亲眼睛又出了问题,父亲就手绢里包着玉米饼子做中午的干粮,用自行车驮着母亲去哈尔滨医大二院,往返近百里的路程给我母亲看病,后来确诊为青光眼,散光。因为没钱给母亲配眼镜,母亲的针线活儿也不好做了,我们的棉衣都比别人家的孩子穿的晚,至于棉鞋我们几乎都是穿我大姨做的棉鞋长大的。

后来母亲招了附体,在附体的控制下颠三倒四的不理智,精神病状态。说身体哪难受就哪难受,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母亲的身体更糟了。而我呢,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我尽管在求学,可是,母亲的身体,父亲的酗酒,我们家两间小草房,还漏雨,土炕上的炕席破着窟窿,家庭状况的极度贫困,都是我心里挥之不去的负担。

一、修大法获健康

一九九六年初夏,我们村来了教修炼法轮功的,父亲、母亲,还有弟弟,都走入修炼了。母亲由于不认字,就听别人念师父的著作《法轮功》,后来念的是《转法轮》。尽管她只是听,可是,师父很快就给母亲去除了附体(她睡了三天三夜),并且调整了身体,以前的那些说不清的不舒服病症都好了,身体好了,人也精神了。

我母亲以前吸烟,修炼后戒烟了。嗜酒如命的父亲也轻松戒酒了,这一切在我眼里都是奇迹,因为不单单是我、就是全村人都认为我父亲即使能戒饭都戒不了酒。

父亲和母亲身体都健康了,接下来就是领着孩子们赚钱,说来一顺百顺,三年里我们家盖了新房,娶回两个儿媳妇,添了一个大孙子。村里人觉的都是奇迹,也都对我们刮目相看。只有我们知道,这都是大法恩赐的福份啊。

看到这一切变化,我折服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我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我们家也自然成了炼功学法点,母亲身体好了,也四处炼功洪扬大法,全村有几十人修炼。

二、风雨难阻修炼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二弟和父亲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在以后的十几年中,母亲和弟弟们被迫流离失所几年,各种心酸无法言表。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不仅仅针对炼功人,就连不修炼的哥哥也未能幸免,他也被打的头破血流,在四十岁去世了,扔下孤儿寡母心酸度日。我的小弟弟也被乡里警察非法找借口抓到派出所遭受毒打,鲜红的血溅在雪白的墙壁上……

我父亲是一个老实憨厚的农民,为人善良,还是村里有名的“大孝子”,他遵纪守法,在我的意识里他这辈子都不会和警察有什么交往,然而,就这样的一个好人,就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在所谓的“洗脑班”被毒打,被灌酒,被强迫录制“被转化”视频,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试问邪恶你还要把好人转化到哪里?难道转化成坏人吗?!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些都成了父亲无法抹去的噩梦,最终于二零一一年含冤离世。

写到这里,父亲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我的内心难以平静。法轮大法救了我们一家,教我们用“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做人求真不好吗?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不虚伪,这个社会还会出现那么多假货泛滥吗?做人善良不好吗?大家都那么善良,相互关心,人类社会不是会更美好吗?然而,邪党就容不下好人。

那时候我最担心的是母亲,在这样的打击中她能否挺住?安葬完父亲第二天清晨,悠悠的炼功音乐悄然响起,我忍住泪水!

自从迫害开始,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众生。母亲就开始先从亲朋好友讲,邻里乡亲,走到大街,农村的集市,后来大法弟子用电动车拉着她,走村串户发神韵光盘,真相资料,讲“三退”,挂条幅。春夏秋冬,风霜雨雪里都有她们的身影。夏天三伏天汗流浃背,冬天三九天,冻手,冻脚。可是,她们穿梭在人群中,救度众生的心永远是那么热。

母亲也有过几次病业关,那年冬天,母亲发高烧,几天不退。我心里有些不稳了,毕竟接近七十岁的人了,她信师信法,只要能站起来就炼功,五套功法要分几次炼完。逐渐好转之后,神韵光盘来了,她又坚持着去发光盘,走累了就歇歇,就是这样的坚定,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闯过病业关。

现在她依然救人忙,母亲见人就讲,几句话就给人做了“三退”,她总对我说:师父让我们救人我就去做,一个生命如果不能被救度将来被淘汰了多可惜啊!

回首二十二年的修炼路,我见证了母亲面对的雨雪风霜,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不断的升华着,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救度着众生,兑现着自己的誓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