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一次又一次帮我走过关难

更新: 2019年1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之前,身体患多种疾病,因为患肥大性骨质增生,只能躺床侧睡,经常半身发麻,平躺都起不来床;两腿沉重发软,还有神经刺痛,连两斤重的东西都无法手提;夏天不能吹风扇,一吹就感觉头顶有个洞似的,风直往里灌;此外还患有各种其它疾病,中医、西医各种治疗都经历过,但是不见效果。真是活得很痛苦、很悲观。

自从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以后,师父一次又一次帮我消去了病业,一次又一次保护我闯过了魔难,使我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我最大的感悟就是,我从此开始得救了,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是要返本归真,是为了修炼,是为了助师救度众生。

从我第一次读《转法轮》开始,师父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正如师父在书中所说的那样:“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1]就这样,当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时,我拉出脓一样的东西,拉了一段时间,就没事了。随着学法炼功,身体多种疾病一扫而光,整个身体感觉很轻松。我非常感恩师父。

我虽然有幸得法了,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受了很多苦难和考验。

一、丈夫、女儿离我而去

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的常人)因病先离我而去。因为自己修炼不够精進,悟性差,有漏,后来女儿同修也被旧势力钻空子,以病业形式拖走了,留下一个五岁的幼小女儿。对我这样一个学法不深、亲情重、意志脆弱的人来说,这一连串象巨山压顶一样的沉重打击,很可能把我意志压垮、把我毁掉的,万幸的是,我有师父,师父一直在看护我,保护我。

在女儿去世的现场,白发人送黑发人,所有亲朋都充满了哀痛,气氛非常压抑。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把弟子的思维暂时封起来了,我当时竟然没有什么想法,情绪比较平静,就是看着常人,忙来忙去的。当天照常坚持学法、炼功。第二天早上照常晨炼。

等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感到非常痛苦。那时候,我才悟到,女儿走的时候我没有思维,是师父保护着弟子,担心弟子承受不了巨大的伤痛,把我的思维暂时封闭了。当然我该承受的还是要承受。在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修得很辛苦。但是有师在有法在,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从情中走出来了。

二、洗脑班里走过病业魔难

静思自己得法以来的修炼过程,由于自己还有太多的各种人心,比如做事心、怕苦,妒嫉心,争斗心,名利心,显示心,色心,怨恨心等等常人心,有很多心性上的漏,因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中共恶人绑架两次,分别被非法关進拘留所和洗脑班,受到迫害

在洗脑班,旧势力利用病业假相迫害我,我下身流血。到了第七天,我腹部以下,感到象针刺一样痛。几乎整个腹部都这样刺痛,晚上痛的不能睡觉。我心里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我,我就开始心里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慢慢疼痛减轻,可以入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下身流血就停止了,腹部疼痛消失了。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我的难去掉了。

三、去掉对外孙女、女婿的情

我的小外孙女,才五岁,从小由我把她带大,所以我对外孙女的情很重,觉的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外孙女。我被邪恶绑架迫害回家后,恶人对我女婿施加压力,不准我住在女婿家照顾外孙女,要我在修炼和带外孙女中做出选择。但是我深深知道,我的生命,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不能够离开大法。

尽管那段时间我真的很痛苦,剜心透骨的痛,但是我知道,坚定修炼,最后跟随师父返回我自己真正的家园,才是我最终的心愿,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

师父教导我们:“难忍能忍。你看不行,难行可是能行。其实也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者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就忍一忍,看着不行,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我醒悟了,我应该放下这个情,我打电话告诉女婿,我爱外孙女,我希望能够亲自照顾她,但是一定要我在坚持修炼和照顾外孙女两者之间做出选择的话,我只能放弃(帮)带外孙女,我要坚持修大法。放下电话后,我顿时感觉到全身舒服,一块石头落地。多谢师父的慈悲点悟。

师父说过:“其实修炼并不难,难就难在常人之心放不下。”[3]每星期,我要去看一次外孙女,每去一次,几天心都平静不下来,一想到外孙女可怜的样子,就流泪。外孙女没有专门人照顾,饥一顿饱一顿的,这还不说,由于女婿心情不好,可想而知,对外孙女态度的差劲是没法言说的。外孙女经常被吓得发呆、发抖,我那心啊,真是很难受。我想我是修炼人,我得忍,这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

虽然表面上,我自己说要做到忍,但这往往是含泪而忍,不是真正的忍。以前女婿对我的态度是好的,但是女儿去世后,因为对大法产生了误解,变的对我很不好。我由于学法不深,当时对女婿也产生了很强的怨恨心,一时还解脱不出来。我知道我得好好学法,要修好自己,从这个情中跳出来。

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我知道,我要闯过这一关,我只有遵照大法去修,才能够闯过这最难过的情关。尽管闯这一关走得很辛苦,但是师父就在我身边。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不断的向内找,深挖自己各种不好的常人之心:私心、怨恨心、报复心、不平衡心、对亲情的依赖之心……不断的去掉它。就这样,我闯过了一个个的心性难关,突破了一个个的迷茫,逐渐化解了对女婿的怨恨,我终于坚定的走过来了,我深深感谢师尊的洪恩浩荡。

四、走出生死魔难

对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不但没有放弃我,还时时刻刻的保护着我。今年六月份的一天,师父替弟子化解了一次事关生死的巨大魔难。

在一天晚上十二点,我盘腿坐在床上发正念,因为这段时间在消病业,发正念时迷糊了,给旧势力钻了空子,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很大的力,把我从床上推下来,而且头部几乎垂直撞向瓷砖地面。我的床又比一般的床都要高(为了避地面潮气而设计)。当时摔得很重,顿时脑袋极痛,整个人的手脚都麻了。

平时我是一个人居住,又是深更半夜,情况又紧迫,旁边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但我头脑还是很清醒,第一念就是我没事,我立刻发正念,接着我喊了一声:“师父!”当时感觉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很难受。

我想动一下,发现根本动不了,我就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三到四遍,突然感觉,有一种物质从头到脚一瞬间被排出去了,师父一下子给弟子把这巨难拿掉了。我一下子就从地上爬起来了,马上感觉到全身特别轻松,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感觉,特别舒服。感恩师父又一次替我承受了这个如巨山般大的魔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