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资料中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9年12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住在河北一个小县城,今年七十岁,一九九八年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认真学法,我才真正明白了很多不明白的法理,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苦。以前总认为是老天爷对我不公,通过学法才明白了都是人的因缘关系和业力所致,明白了法轮大法是能使人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

明白了道理,我的心情舒畅了,再不记恨丈夫,从内心去关心他、体贴他,并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长时间我的病也全都不翼而飞了。丈夫看到我的变化,他也变了,不但对我好,还非常支持我修大法,我们一家和和睦睦再没有了以往的火药味,是师父和大法使我这个即将破碎的家庭变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刚过了不到两年好日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并罚款迫害过。二零零一年五月我和同修们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从北京被绑架回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了半年多。二零一二年和同修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恶人绑架到公安局,又被非法关到臭名昭著的劳教所。回家后马上我又投入到大法的洪流中用各种方法救世人。给各不相同的人写真相信,买来成领的黄纸和黄尼龙绸做真相条幅,面对面讲真相。《九评》发表后,开始我和同修配合挨门挨户的劝三退。在这过程遇到过方方面面的关难,每当遇到危险时,都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加持中有惊无险。

大概在八、九年前,协调同修对我说:“你做资料吧!”我说:“我怕做不好,因为我文化低,什么也不懂,而且拼音字母我一个都不认识。怎么能做呢?”协调同修鼓励我说:“能做好!”我想同修让我做资料,可能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吧,那我就把这条路必须得走好,就这样在我家开了一朵小花。

开始,同修给我送来了笔记本电脑和复印机,又有了激光打印机,后来儿子给我安了台式电脑,慢慢我的法器一应俱全。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打字、做大法书、真相资料及小册子,做镜像护身符和各种护身符。帮同修发三退名单、打印真相币、打印盘面盘帖等,自己又设计、制作了一些有图案的书签和卡片,用不干胶打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小条幅给同修讲真相时随手贴,同修们都很喜欢。每年做台历时我都要做出最鲜艳、精度最好的吉祥娃娃和宝宝、大法洪传世界等精美的小台历,这样才对的起作画同修的辛苦付出,在我这一关上我也要把它做到最好,也会让世人喜爱从而得救。

师父告诉我们说:“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这就是最大的事情。”[1]想到那么多世人没有得救,我心里非常着急,决心添加项目,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又买来不干胶、塑封膜、各种挂坠、各种珠珠及各种工具,从明慧网下载了各种样品,小灯笼等做出了各种漂亮的车挂,用大小废光盘做树挂,又给公检法及不同单位写了很多真相信。我没有工资,家里生活就靠丈夫一个人工资,我就用逢年过节孩子们给我的钱除了给资料点,剩下就用在救人上(现在都是资料点拿的钱)。丈夫非常支持我,他退休在家管做饭,我只管刷锅、洗菜,丈夫把饭做好后叫我,因为他们在看电视,我盛上饭就端到我屋里,边吃饭边听明慧广播中的同修交流文章。有时忙了忘了发正念,他就提醒我。贴不干胶或发资料也常和我一起去做。一次我给资料点了一千元钱他也同意了。为了节省时间,我基本就是两天把碗用完后再刷,有时丈夫也生气说:“一天光弄你那个,别的什么也不管了。”我就赶紧过去跟他一起做家务,不一会他说:“你去干你的吧。”大量的做《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需要很多纸,丈夫给我一箱箱从外面拉回来,提到地下室,用时他再一箱箱的给我提上顶楼(我们楼没电梯)。我们住最高层六楼。为了方便,我家买了一辆三轮电动车,出门办事他怕我不安全就带上我,我要去哪里随时就带我去哪里,同修们开玩笑说:“那是你的专车”。丈夫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给我腾出很多时间做着我要做的,我从内心感谢他对大法和对我的支持。

刚做资料时由于对机器不太懂,有时机器有了毛病我不知如何是好。一次把打印机的蓝墨水用脱水了,我忘了技术同修告诉怎么加水,我就让我儿子用注射器从上面往里面顶气,我以为这样能把水顶上来,不一会“嘭”的一声,打印机墨盒里的水一下飞了出来,把正在低头打气的儿子喷了两眼和满脸墨水,喷的满屋都是墨水。儿子睁不开眼急喊:“快给我弄水。”我吓坏了,赶紧给他倒水。洗了好几盆水才算把眼里的墨水洗出来。如果不是师父的保护,真不敢想象儿子的眼睛会出什么问题。

一次我的复印机怎么也使不好了,我去找技术同修想让她给我看看。我刚一進她家,她劈头盖脸的给我来一顿,我觉的委屈极了,含着泪回了家。回家后静下心想今天同修怎么对我会这样?一定是我有了问题,师父告诉我们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向内找,我一找,找出了爱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怨恨心、妒嫉心等很多执著心,我悟到同修这是帮助我提高心性呀,我怎么还气哭了呢?我应该感谢同修才对呀!这时我心中的委屈和怨恨荡然无存,再打开复印机一切恢复正常。

第二天一早同修来到我家,一進门笑嘻嘻的说:“姨,我给你道歉来了,昨天我不该那么说你,请你原谅。”我的心情也很激动,赶紧说:“没事、没事。”这样,我俩高兴的敞开心扉各自交流了自己的体悟,我们的心溶在一起了。

总觉的时间不够用,我每天三点零五分起床晨炼,六点发完正念下地打开电脑干活,中午吃完饭睡一会,两点开始学法。除了小组集体学法,我自己在家每天学一讲《转法轮》,有时间再看点各地讲法。晚上干活多晚睡觉,都是三点零五分准时起床晨炼。我学法时用一块干净硬纸把要往下念的字盖住,半学半背的通读念完一段后,重新返回再念一遍,因为我以前背过六遍《转法轮》,所以学法时也容易连学带背。

我不敢浪费时间,在遇到问题时我发现我有时并没有在法上实修,这几年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很多执著心没修去。一次双面打印机里的硒鼓老有黑边,有的硒鼓老夹纸,我捣鼓了一天也没弄好。第二天早上发完六点正念我又接着修,心里着急学不上法,灌上了碳粉忘了盖盖就上了穿钉,等翻过来再准备上另一头时,噗一下,把碳粉喷了一地,到处都是,我赶紧收拾,到下午学法时,我累的连拿拖布的力气也没了。

一次打印机里的硒鼓怎么也打不好了,找技术同修来帮我,同修把所有的错都加在我身上,一个劲的训我。我觉的非常委屈和不公,不想做资料了,我想让他们把机器都搬走,我还去讲真相。就事论事的几天拔不出来。这不是师父借同修的嘴让我修去执著提高升华的吗?我却不悟,而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还愤愤不平的,不知道修自己。

师父讲:“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如果你走正,干扰就会少。我一直在说,你走正,就不会出现问题;带着人心做,虽然做的是大法的事,也难免会出现问题。但是这个标准、尺寸哪,做到是很难,没有这个基础还是很难做到,所以会出问题。”[2]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干事心、显示心、抱怨心、不让人说的心、面子心、不平衡的心等很多执著心。我怎么不听师父的话去修自己,还埋怨同修训我呢?而且做资料是我责无旁贷的责任与使命,我不能往外推。我必须承担起这份责任,也要尽量修去那些执著心。

一次外地同修做车挂,请我去给他们拿电笔往珠珠上写:“法轮大法好”。很多地方都在做这种车挂,即成本低又漂亮,用挂穗把写了字的珠珠或小葫芦加个小元宝一穿就行了,非常省事,字还不是明显,人们也敢挂,很受人们欢迎。而且讲真相还好开口,对救人会起到很好的作用,我想同修们一定会喜欢。临走时,我就让同修再托外地同修给我订了两千元钱的原材料,现在有车家很多,我想我们也做点去救度世人。回到家,我自己有一千元钱另一千也很快筹齐了,这时协调同修告诉我不让做,说我错了,我说:“外地同修很多地方都在做呀。”他们说:“谁做谁错。”同修让我向内找,为什么大家都说你错了,我怎么也想不通,我是为了救世人,不是为了我自己,我错在哪里?我接受不了,我强硬的回了同修一句:“我就这样”。回到家我心里非常苦,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本来热乎乎的一颗心,一下被浇了一盆凉水,修炼怎么这么难呀!我想我再也不管这些事了,我把那一千元钱给同修退回,又赶紧给外地同修打电话,告诉她不要买了。可是已经晚了,外地同修已经给订上货了,给我打来电话问详细地址。这可怎么办?我又赶紧给同修打电话问她我不能要了怎么办?她说:“我给你找人退了吧。”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师父说:“修炼啊,现在大家可能都体会到了它的艰难。难,才能修出来。”[3]师父还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4]

这两年,每当机器出现问题了我就找找自己,哪里不符合法了,归正过来,再看着机器怎么回事,一般的我就弄好了。有不会弄的给技术同修打个电话,他很快就来了,现在它们也很少有毛病。

在这些年的摔摔打打中,是师父慈悲的呵护,我才平稳的走到今天。如今我深深的体悟到: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提高心性,抓紧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紧跟正法進程多救人,才能更好的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