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哑巴都对我竖大拇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那年我因做痔疮手术出不了屋,突然看见我家的前街着了火,火势随着风势越来越大,我家的场院里存有十多车的玉米秸秆,相当于一年的烧火柴。在这条街的另一处,我给公公家也存了五六车的玉米秸秆。

因担心玉米秸秆被大火吞噬,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帮助,说也奇怪,火好像长了眼睛一样,转着圈烧,整个一条街的烧火柴都着了,唯独我家的这两处的没烧着。全村人都说,我们家有神保佑。

后来,我搬到市里开了个针织店,因为老伴去世,孙子没人看,我就想把店兑出去,当时店内还有两万三千多块钱的存货,有很多人想用现钱兑,我本着修炼人的善心原则,兑给了一个很困难的小姑娘,签了个欠条,当时这个小姑娘对我说:“我欠谁的钱,都不能欠你的钱。”后来,受社会道德败坏的影响,这个女孩子不走正路,没有偿还我的兑店钱,眼看着事情没有希望了,没想到一切峰回路转,钱要回来了。

丈夫家中有兄妹五人,其中三个男孩,丈夫最小,况且人已经去世,按着农村传统的习俗,公公的事我就不用管了。二零一五年黄历五月节前,我想让弟弟把他接到我家来过节,弟弟到他家后发现公公病了,在身边的几个子女都不去公公家、也不知道他病了。当时公公吃坏了肚子,整个人都拉虚脱了。

我听后赶紧回去,看到满地满炕都是屎,所有的衣服被子上也都沾满了屎,不知病几天了,我就赶紧收拾清理,用了一缸水才把衣服被子洗干净,然后把公公接到市里,给他办理入院手续。结果公公的几个子女都不管,谁都不想花钱。

我按着大法的教导做,把利益心放下,承担了所有的费用,就连丈夫几个姊妹的陪床、生活费都是我出的,总共花了两万多元。公公住院期间,疼的嗷嗷叫,肾脏全衰竭,脑出血,我就告诉他念“大法好”,他念完“大法好”就再也不疼了。

公公去世后,所用的丧葬费也没人出,都得我来管。通过这件事,全村人都认可了大法,都明白了大法真相,连村里的哑巴见到我都竖大拇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