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过二十年

更新: 2019年1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退休教师,女,六十九岁。现在我将二十年修炼中的一些经历与同修交流。

一、揭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

当我看到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了镇压法轮功,编造了所谓“天安门自焚”的丑剧,毒害世人,挑动群众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利用群众斗群众,以此达到消灭法轮功及毁灭众生的目地。我心如刀绞,难受极了: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竟遭到诬蔑、抹黑,我一刻也不能容忍。怎么办?昔日的同修都被家人看管起来了,相互不能见面接触,没有切磋的机会。我想不管怎样也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能让众生受毒害。那时没有网、没有真相资料,我就根据自焚的几个疑点,编写成真相资料,连夜用复写纸写好,打好糨糊准备出发,但又怕丈夫阻拦。说实在的,我是个胆小不敢走夜路的人,愿有个人作伴,我对丈夫说:咱俩一块出去贴吧。他没答应(那时他没修炼),但是他也没阻拦。我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是顶天独尊的神,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什么都不怕。我把手提灯挂在脖子上,一手拿糨糊,一手拿真相,嘴里念着“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出发了。

那时已是凌晨两点多了,我就象白天走路一样,把一张一张真相工工整整的贴在全村电杆上,贴完后天已经亮了。我赶紧回家,吃完饭上班的路上,我看到好多电线杆都有人围着看,有的还说:我看“天安门自焚”也是假的,共产党就是会造假。我发出一念:众生啊,明白真相,学会分析,千万不要听信谎言,给自己留下美好未来。

再后来,我们就有了真相资料了,不过是油印的,内容很全面,每次接到真相资料我都如获至宝。

本村的同修们不敢出去发,我又不能送他们家去,那时刚一周岁多的孙女跟着我,我很为难。但是大法真相资料不能搁在家里耽误救度众生啊!我就在儿媳妇晚上回家带孩子时出去发。

但也有例外。有一次接到真相后,孩子妈没回来,我要出去发资料时间短不了,孩子醒了哭怎么办?转念又一想,孩子来这个家是有很大缘份的,她不会影响我救人,再说有师父管着不会有事。我把资料叠好,发了十二点正念,我对着熟睡的孙女说:孩子,你好好睡觉,奶奶出去救人,等奶奶回来再醒。随即我背起大背包,挨家挨户发起来,连同修家都不落。发完后我回家進屋一看,孩子真的一点动静没有,可孙女看到我一骨碌爬起来,叫着“奶奶”,我看看表,时间过去三个小时了。

第二天,一位同修不修炼的丈夫找到我说:昨天晚上外村的到咱村来发资料了,我转了转家家都有。我说:咱也应该发呀,这是救人,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去做。他听后有所思,渐渐地他的妻子参与進来了,我们还去了周边村庄发资料。再后来同修们陆续走了出来,投入到助师正法修炼中。

二、建立真相资料点

每周的资料都由同修送过来,很辛苦。我就想:同修一部法,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做呢?有了做资料的念头,我找到一同修商量此事:我出钱,你出力,咱们开朵小花行吗?她爽快的答应了。

没几天外村同修找来商量:城市来了一位同修,问咱们要不要打印机。我高兴的满口答应下来,仅两天时间机子就送过来了,要我们去同修家取,我们高兴的双手合十:谢谢师尊!记得那天天气特别恶劣,乌云压顶,雷电交加,可是我们没有被吓住,骑自行车就赶去了同修家。我们村离同修家八里路,其中三里是土路,还没有走出那几里土路,瓢泼大雨就下来了,衣服湿了不要紧,自行车陷在泥里推不动了,干脆扛着走,虽然苦了点、累了点,终于按约定到了同修家,得到外地同修的信任。回家时还得走那段土路,不但车子骑人,还有打印机、切纸刀和其它耗材都落在肩上,同修的鞋崴掉了鞋后跟,脱了鞋光脚走,我们走走歇歇,三里土路走了好长时间,晚上十二点以后才回到家中。虽然吃苦受累,但心中十分高兴,因为我们有了救人的“法器”了。

没过两天,同修的丈夫(在北京上班)打电话来说:亲属换下来一台电脑要不要?同修激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大声说:你赶紧给俺送回来吧,太需要了。我们嘴里不由得喊出了:“谢谢无所不能的师父!”通过这件事我们更進一步体会到师父讲的:“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2]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很短时间一朵小花就开放了。

过程中,做资料的同修很辛苦,没基础,从零开始学,当时的技术同修几乎没有,后来结识了一位修电脑的同修,同修每天下班跑十几里路来教电脑使用和打印技术。不长时间,该同修就能自己独立操作了,我们这朵小花正式开始救度众生。

刚开始,资料供我们自己用,后来七、八个村庄同修都来我处取资料。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又添置了一台打印机,从明慧网直接下载各类真相资料,我们做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精美,两台机子也供不应求。后来自己做大法书、刻录光盘、做年历、真相扇、《九评》等。我们做的真相小扇子得到了世人的喜爱,邻县的同修也过来要了一部份,随着接触到同修越来越多,听到的赞扬声也接连不断。

几年时间下来,我们的干事心起来了,学法炼功渐渐放松,错把干事当成修炼,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家被抄,机子被洗劫一空,来我村取资料的同修全部被非法抓捕,损失惨重。当时我的负面思维也时常往外冒:这么多人被抓,万一哪个同修把我说出来,我不也得被抓吗?不如先出去躲一躲。这句话没想完,脑中立刻打進一句法:“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3]我明白这是师父给我打進来的,我问自己:你的正念哪儿去了?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你怎么忘了呢?你把邪恶看大了你就小了,师尊的弟子谁都动不了。瞬间怕心没有了,我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事发后,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认真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欢喜心、干事心、大包大揽的心、轻视安全的心等等造成的,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必须警觉了,接受这次惨痛的教训。

通过和同修们交流,以后绝不走大包大揽的路,按照明慧倡导的资料点遍地开花,都走出自己的路来,继续完成救人的使命。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各种人才都有,付出资金的也有很多同修。同修交流达成共识,决定村村都建立资料点,不能再走等靠要的路了。

在师父的安排和同修们配合下,陆续将全县的资料点建起来了,朵朵小花遍地开花结果,救人力度明显增大。后来根据需要又添置了条幅机、对联机,满足同修们的救人需要。

三、利用书信救众生

救人的项目方方面面,寄真相信也是一种救人方式。我采取了寄信救众生。当初是给亲朋好友、同事、公检法司人员寄,到后来从网上搜索有地址、邮编、姓名的,数不清寄了多少封信了。内容有自编的,多数是明慧网上的真相信、劝善信,除了在本市邮寄,还去外地邮寄。

寄信救人效果很好。比如:一次在集市上讲真相,被人举报,我被绑架到乡派出所,警察问什么我都不配合,只管讲真相。后来单独给所长讲,他听明白了,不但退出了邪党组织,还无条件将我放回家,没有上报。后来又有两个同修发资料遭绑架,又没上报放回家了。当时出警警察一夜没睡觉,就让同修家人每家交了两千元的所谓辛苦费。其实按照所长的意思是不抓人,开警车、响警笛吓唬吓唬让同修走了就行。我知道此事后,就找了一位写作比较好的同修给此所长写了一封劝善信。所长看后马上把罚款退还本人,所长明真相得救,我真为他高兴,他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再一例,他是我单位的一位领导,一次在集市上碰到他,发现象变了一个人,原来他得了脑血栓,腿脚不灵活,说话不成句,但意识清楚。我给他讲真相,他明白后高兴做了三退,后来我又给他寄了一封真相信。

十几年过去了,一次在一个集市上他卖化妆品,我又遇到了他,可他一点也没了脑血栓后遗症症状。我和他打招呼说:你怎么变成既年轻又结实的一个人了?他开口就说:不是你救了我吗?当时把我说愣了,他说:那封信不是你写的吗?我看后就按照你说的做了,那封信我还保存着,我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好了,现在啥活都能干,我自己把厨房拆了,又自己盖起来了。

通过这两件事,我很认可寄信这种方法救人。

二十年的正法修炼路,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虽然做了助师正法的点滴小事,但离正法要求还有很多不足和差距,有很多人心也没修去。在这正法最后的时间里,我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更坚定的信师信法,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关于小说《苍宇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