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23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三河市是个县级市,地处京、津、唐“金三角”的核心地带,与北京仅一河之隔,自古为京东重地,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唐宋以来,潮白河码头和京榆古道,商贾云集,闻名遐迩。一九九五年,法轮佛法弘传到三河千年古城,以“真、善、忍”为核心、指导人们修心向善,无数绝症患者从此身心康复,许多濒临破碎的家庭和睦如初,无可救药的浪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之下,三河父老乡亲喜出望外、奔走相告,一时间人传人、心传心,修者云集。

无数善良的人们沉浸在大法赐予的幸福之中,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心理,挟持整个政府悍然发动了对法轮佛法的迫害!这场已持续二十年之久的血腥迫害,把无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投进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酷刑折磨转化迫害,甚至活摘器官高价牟利……其罪恶之多罄竹难书,神人共愤。

据不完全统计,三河作为一个小小的县级市,二十年来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至少有2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7人被迫害致残或精神失常;17人(次)被枉法判刑;81人(次)被非法劳教;16人被开除公职;非法拘禁在洗脑班至少450人次;被绑架到拘留所、派出所、镇政府、村街及单位的至少1000人次;无故被骚扰的至少2000多人次。更多的人被抢劫、流离失所、敲诈勒索、高额罚款、非法抄家、扣发工资、上门骚扰。

1、魏书侠,女,泃阳镇兰各庄村人。多次被非法拘禁在泃阳镇政府、三河市看守所、廊坊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两次。二零零零年七月,魏书侠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后被当地警察接回,被非法拘禁在泃阳镇政府。泃阳镇政法委书记康福利,综治办主任石立军,和一个二十多岁头发烫成黄色(大伙叫他黄毛)的小伙子,逼迫魏书侠脱光所有衣服,他们找来一个洗衣服的搓板儿,强迫魏书侠一丝不挂跪搓板很长时间。这件事魏书侠一直很纠结、不敢曝光,主要因为中共迫害的血腥与残暴,特别是连坐、株连家人,她的丈夫、儿子、女儿出自于对迫害的惧怕,都反对她修炼。魏书侠怕她的家人知道后,不敢反对邪党和施恶的坏人,反而对她的修炼徒增魔难。直到离世的两年前,才与同修诉说、曝光。

二零零一年,魏书侠被绑架三河民政局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下午,泃阳镇兰各庄村委会人员到魏书侠家,要她到村委会去,欲绑架她去廊坊洗脑班,魏书侠到村委会一看情况不对,快速走脱,绑架未遂。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魏书侠和同修杨泽梅在南关铁路桥附近,给一名中年妇女讲真相时,被其向110恶意举报,而遭绑架,魏书侠家于当天晚上被非法抄家,二人先后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及廊坊洗脑班,魏书侠被廊坊洗脑班迫害血压高达二百多,石连东仍将其投入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魏书侠被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七,且长期高压不下,呼吸困难,劳教所不得不提前两三个月放人。

回家后,魏书侠经常遭到村委会、镇政府、派出所等人员上门骚扰,在精神与肉体的巨大承受与压力下,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2、刘淑娟,女,李旗庄镇河屯村人。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刘淑娟与同修一起去邻县香河公安局,要求释放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香河警察劫持回三河市看守所,逼她写不修炼“保证书”、做奴工劳动,非法劳教一年。随后,被看守所警察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因心脏病复发劳教所拒收,又被劫持回看守所继续迫害。

刘淑娟在看守所几次心脏病发作,三河国保及看守所非但不放人,在四月份又把她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劳教所不仅限制人身自由,还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制刘淑娟唱“红歌”、背所谓的“劳教人员守则”、超时做奴工等。由于被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个月,她积郁成疾。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劳教期满回家后仅三个月,刘淑娟就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岁。

3、霍淑香,女,康宝亨老伴,性格温和,善良慈爱,是街坊邻里公认的好人。

'霍淑香'
霍淑香

一九九九年中共无理打压迫害后,独子康景泰只因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三河市中医院很长时间被监视工作,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刑事拘留三次、行政拘留一次、非法拘禁一次,非法劳教回家后工作被停止;儿媳方春艳被劫持、绑架进三河南城派出所二次,被强制看管在教育局一次,在哺乳期间仍被学校骚扰;霍淑香孙子康新宇自从出生后,父母一直被迫害,长大后,在学校遭精神困扰。由于非法劳教、拘禁、洗脑、看管,不让康景泰和妻子方春艳正常上班,致使全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直接经济损失就达三十余万元。

二零零三年二月,三河公安以康景泰涉及“河北环京五号案”为由,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尚林等人把霍淑香老伴、儿媳都非法拘禁在南城派出所,同时三个女儿都被非法抄家,其中两个女儿被绑架到三河市看守所。期间,公安以将康景泰判刑为要挟,家人被勒索一万元。

霍淑香老伴儿,三河市中医院著名老中医康宝亨,因儿子、儿媳、女儿被绑架、关押迫害,长期担惊受怕,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离世。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康景泰、方春艳被绑架,家中被抄抢,正在病中的老人忧急交加,几天见不到儿子,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再也经受不住这巨大打击,儿子被抓后仅仅十天就离开人世,终年七十八岁。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河北医生遭非法劳教 夫妻共同起诉江泽民》

4、马金峰,男,泃阳镇北关人。2000年11月得法修炼后没几天,原来的高血压、高血脂等病不治而愈,心里十分感激师父和大法。

'马金峰'
马金峰

2000年12月16日,马金峰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到镇政府后又转送三河看守所关押。在关押期间,镇政府人员几次到家中非法搜查。出来后,每到所谓的敏感日,镇政府人员经常到他家中骚扰,或带到镇里非法关押,搞得一家人连年都过不好。

2001年6月3日,镇里几个不法人员又去马金峰家里看管他,马金峰被迫流离失所。不法人员们白天找不到人,到了晚上,镇政府人员和警察二、三十人一连三次到家中非法搜查,搅得家人和四邻鸡犬不宁。流离失所期间,镇里几乎天天到家中骚扰。

2001年10月的一天夜里2点多,十多个警察和镇政府人员突然闯入家里,将马金峰强行绑架到民政局转化班强制洗脑。马金峰坚决抵制洗脑迫害,几天后释放。

2003年11月的一天晚上9点多,不法警察又到马金峰家骚扰,在大门外使劲儿打门、打电话,马金峰家人抵制迫害不给开门。警察就一直守候到天亮,开门时蜂拥而入,满屋满院的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四五年的无辜迫害,使马金峰心情极其痛苦而压抑,头发几乎掉光。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马金峰于2004年9月20日含冤离世,时年62岁。就在他死后第二天,警察还无故到家中骚扰,听说人已去世才没进大门。

5、张美兰,女,三河市农机厂退休职工。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不翼而飞。1999年720大法遭受无端打压,她多次进京为大法上访、说公道话。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访,当天她就被劫持回北城派出所,后又转至三河市看守所,张美兰绝食抗议无理迫害,第四天被释放。出来后,张美兰与同修再次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南城派出所,让单位接回。

2001年,张美兰被长期非法拘禁在单位,由几名青年人看守。张美兰想:我几次进京都没能说出我的心声,你们看不住我,我得走。当时进京客车查得很严,张美兰于是步行进京。走到高楼镇附近,远远看到追她的车,她迅速走下公路,没被发现,到燕郊附近,打一辆车进京。在天安门广场,她不慌不忙拿出条幅,高高举起大声喊:“师父,弟子终于走到这来了。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连喊多遍,也没人管她,她把条幅放在纪念碑的松树上平平安安回来。

张美兰回来后又被单位非法拘禁约20天。在巨大的压力下,回家没几天,张美兰就含冤去世,终年68岁。

6、王克香,女,新集镇小王庄人。二零零零年二月,王克香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三河警察接回,搜光身上的钱,在三河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被勒索一千元钱。

'王克香'
王克香

二零零零年,她再一次去北京打横幅,被新集派出所接回,警察代云同搜去了她身上几十元钱,再次关到看守所,本人拒绝签字,绝食六、七天后,恶人逼家人签字才放回家。王克香还多次被非法拘禁在镇政府,被邪党人员打耳光,经常半夜打电话恐吓、骚扰,半夜强迫她老伴去镇政府,每到敏感日就去家里抓人,前后门有人看着、上街买菜都有人跟着。王克香的妹妹、她的女儿都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严重迫害,老伴儿袁景兴还被非法劳教一年。致使王克香精神和肉体都受到巨大压力,于二零一零年黄历十一月三十日离世,终年七十岁。

7、郝凤如,女,老家是三河市杨庄镇辛军屯村人,家住三河市长城公寓。郝凤如九四年患严重的心肌梗塞,自此药不离身。她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体强健,性格开朗,也能干家务了。

2000年5月,郝凤如第二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警察非法抓入看守所关押二十余天。其间遭警察用电棍电身体敏感部位、打耳光,并且不让家属接见。她被迫和同修一起绝食抗议。同年7月,郝凤如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回来后,警察逼迫家属写保证书、交保证金,才让家人会见。

在这几年里,由于家人惧怕当局的株连,坚决阻拦朋友、大法学员接触郝凤如,谁要到她家去,就被打骂出来,还干涉她炼功。当郝凤如身体出现病态,家人赶紧送医院住院,日夜监护,让她与外界隔绝,无法学法炼功,也无法接触同修。由于失去正常学法炼功环境,郝凤如在疾病拖了一年左右后,于2002年7月不幸离世,离世时约55岁。

8、李宝珍,女,三河市燕郊小胡庄人。1997年得法修炼,在得法前有妇科病,身体浑身无力,脾气暴躁,学法当天,身体就变的一身轻,干活有用不完的劲。1999年7月20日以后,李宝珍曾经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村副书记张希华(已遭恶报,车祸横死),上家骚扰、恐吓,强迫她交出大法书,并以不让她儿子当兵为由,要挟李宝珍放弃修炼。李宝珍胆子很小,在长期精神压抑下,于二零零二年黄历十月初五含冤离世,离世时仅48岁。

9、朴书珍,女,三河市燕郊镇小胡庄人。1997年得法修炼法轮功,得法前曾患多种疾病,如半身麻木、高血压等,修炼大法几个月后,各种疾病不治自愈。1999年7月20日恶党迫害法轮功后,“610办”的不法之徒曾多次到家中骚扰、恐吓。在长期的高压恐惧之下,朴淑珍于2002年黄历10月13日不幸离世,时年61岁。

10、王树云,女,三河市高楼镇张老辛庄人。修炼前曾经得过轻度脑血栓等疾病,1997年底得法,身心受益,疾病都不翼而飞。其女儿、女婿都修炼大法。自从1999年7月,中共迫害大法以来,看到法轮功学员受到的各种迫害,她精神压力很大。2003年,王树云旧病复发,在其女儿家养病时,高楼派出所所长孟洪利派纪大伟等三个警察非法抄家,把其女婿强行绑架,并勒索五千元钱。由于受到惊吓,王树云身体情况迅速恶化,于2004年8月不幸离世,终年65岁。

11、苇月莲,女,泃阳镇沟北村人,多次被非法拘禁在泃阳镇政府。

'苇月莲'
苇月莲

二零零零年秋天,正睡觉时,恶警翻墙而入,砸碎窗玻璃,她外衣都未来得及穿就被抬走,其女儿被惊醒。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因抗议这种非法行径,被以干扰公务为名,夫妇都被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几天。以后每到所谓敏感日,就受到泃阳镇不法人员的威胁、骚扰或暗中监视。女儿多次想让她去美国照顾小外孙,三河国保拒绝给签字,剥夺她办理护照出国的正当权利。她精神非常苦闷,于二零一一年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三岁。

12、张玉宽,男,燕郊镇西蔡村人,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村里谁都知道他是个老实本份的善良人。九九年七月迫害后,他多次被绑架到镇政府、洗脑班迫害。有一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警察杨福文把他抓回,铐在燕郊分局院里的铁柱子上,用力殴打、电棍电,并送看守所拘留七天。仅二零一二年这一年,就去他家抄家三次。由于多次被迫害,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很大摧残,后造成精神错乱、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人到了这个份上,不法人员还常常去他家骚扰。老人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多岁。

13、赵连俊,女,原三河市人民商场职工。多次遭受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等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五时许,北城、皇庄镇和段甲岭镇派出所,出动多部警车,二十多名恶警将其小区团团围住,指使居委会去骗开门,没有得逞;于是不停的砸门、踹门;最后找到水电五局亚华公司领导,蒙骗、指使工人用气焊把防盗门割开,闯入赵连俊家中,将她和大法弟子李凤霞绑架带走。

二零零一年九月,赵连俊又不幸被恶警绑架到三河民政局洗脑班至少一个多月时间,以不转化就劳教逼迫她放弃了内心的信仰。同时还逼迫她去转化别人。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下午六点多,赵连俊从家中被连夜劫持到廊坊洗脑班。由两个包夹监视,吃喝拉睡都在一个屋里,终日见不到太阳,韩志光等人以不转化就劳教不断威胁她,逼迫她看各种污蔑大法资料,非法拘禁长达五十多天,人瘦的都脱像了,腿脚浮肿,走路没劲。

洗脑班出来后不久,身体一直健康的她就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而且从此不敢回家,流离失所长达七年,期间赵永康等恶人多次到其亲戚家骚扰、套问她的住址。二零一一年,赵连俊委托老同学王志茹把原住宅楼卖掉,想在别处买房躲避恶人迫害。石连东等知道后,通过房产中介给王志茹打电话追问赵连俊在哪,因她确实不知道住址才作罢。

二零一二年春,赵连俊大女儿因公出差新加坡,办护照时登记了手机号,石连东等知道后,给赵的大女儿打电话近半小时,追问其母下落。邪党十八大期间,赵连俊新房所在的居委会以查户口为名,好几个人上门骚扰,见她身体非常消瘦,说话没有一点底气,才作罢走人,此时她已经不幸患上肺癌。在高压和疾病的摧残下,赵连俊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14、刘星敏,女,1974年12月出生。河北三河市水电五局员工,从小体弱多病,且胆小,性格内向。1997年得法修炼,身体的各种病痛不翼而飞,人也变得开朗、快乐,最重要的是懂得做事考虑别人。

'刘星敏'
刘星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后,刘星敏三次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第一次她去北京上访被抓,拉到石景山体育馆,然后接回三河。水电五局书记范勇让她到办公室看报纸,写“保证”,被拒绝。单位领导又在办公楼办“学习班”,每天“学习”,逼迫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并收缴大法书和身份证。因她不放弃修炼,本单位派人在小区门口值班,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法轮功学员出大门,谁出大门就打电话给派出所来抓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刘星敏去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送回三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因恶党开“两会”,怕人去北京上访,又无理加了十五天。她随身带的二百多元钱被搜走,家人来接时被勒索罚款二千元(没开收据),还让家人写了“保证”。北城派出所的闫建树去她家抄走了大法书和单放机。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四日早晨,刘星敏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户外炼功,被北城派出所的警察在身上狠踹一脚,到派出所后,警察逼迫她们跪下,用电棍电击每个人,还说了很多难听话,到晚上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再次上访被三河驻京派出所接回,被非法关押在三河看守所。路途中派出所宅姓警察让她写保证不再进京,刘星敏拒绝写,姓翟的警察就猛烈的扇她耳光,扇完后导致她的耳朵嗡嗡响,听不清。送回看守所后因绝食,看守所狱警刘辉又对她毒打,她绝食六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她又一次上访被公安机关治安拘留,她绝食一周后放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她多次进京上访,被单位开除公职。水电五局领导张卫民、安忠找她“谈话”,用允许她上班(这之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单位非法逼她下岗失业了),利诱她放弃修炼。因不放弃修炼,她被非法开除工职。单位还株连九族,不让家人上班,也不许家人外出打工,在家看管法轮功学员,以此制造家庭矛盾和仇恨,利用经济和家庭双重压力迫使她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非法开除五天后,刘星敏与母亲和另一位同修再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水电五局领导配合北城派出所闫建树,在小区门口蹲坑将她绑架,没有出示证件,没有合法手续。因她抵制迫害,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她在街上被开车路过的闫建树截住,并打电话叫来警察,将她绑架,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没有出示证件,没有合法手续,也没有通知家属。在劳教所,刘星敏绝食抗议这种违法行为,为此被“关小号”迫害,并有两个犯人看管。期间被强制洗脑、高压恐吓、体罚、野蛮灌食、不许睡觉、打骂、利用恢复工职(谎言)等手段逼迫放弃修炼。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水电五局领导李华、吴利铭、李娟、马来喜等人积极配合北城派出所,街道办人员于七月十九日晚十一点半到她家骚扰,强行收缴身份证,企图绑架。她坚决抵制这种违法行为,第二天执法人员才撤离。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到十一月二十五日,恶党十八大期间,水电五局领导派两人值班监控她和本单位法轮功学员。二十年来,几乎每年的所谓“敏感日”,她和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就会被骚扰。因为持续二十年的迫害,绑架、殴打、限制人身自由、威胁、恐吓,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经济遭到截断,在巨大的压力下,刘星敏于2017年12月10日离世,时年仅仅43岁。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河北省三河市刘星敏曾经遭受的迫害》

15、吴志金,女,三河市第二幼儿园教师。97年喜得大法,按“真善忍”的准则改变着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园长说:“咱们单位都学法轮功就好了,我得省多少心哪!”

'吴志金'
吴志金

然而,99年7月20日以后,园长在上边的“密令”、“株连”的压力下,一反常态,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把她拘禁在单位安有铁窗的财务室里。

2000年4月,北京军事博物馆诽谤大法。在一个双休日,吴志金为讲明真相去了军博,被抓后接回当地。非法拘留期间,园长屈洪波、教育局副局长孙连森、李平前后两次,到看守所以给她转正为名,威逼利诱,要她在工作与修炼大法二者之间选择。

2000年6月底,单位停发她的工资,9月1日开学,园长说教委已把她除名,不让她上班。她和下岗失业的丈夫以卖水果维持生计,她推着水果车走到哪,监视她的汽车和人就尾随到哪。2000年十一前夕,单位每天派8名教师(白天夜间各4人)和一辆面包车,一位司机,日夜死守11天,怕她到北京上访。

2001年元旦前夕,黄土庄镇政府派综治办的两个人,村大队派两个人,共四个男性到她家监管。在她家成宿打牌、抽烟,抽得满屋子烟、一地烟头;她家里烧不起暖气,他们拿来电炉取暖,二十几天却没人过问电费;元旦当天一早,综治办的任泉,进门便脏话连篇、破口大骂,还往她的脸上吐烟圈,吴志金严肃的让他出去,他便恶狠狠的往吴的胸部踢了几脚,还抽了几个嘴巴,边打边往卧室推拽吴,并吼道:“你是被看管的,没有自由。”

腊月二十五,他们以看管不了为名,将吴志金绑架到镇政府。吴绝食抗议,两天后把她劫持看守所。寒冬腊月,看守所没有取暖设施,吴没穿棉衣,没有被褥,她穿的大衣也不让带进去。到了夜里只好蜷缩着身体,连冻带饿,几天后她大口的吐血,警察才于大年三十夜里十点放她回家。

2001年5月23日,一阵敲门声,吴志金正在厕所,以为是邻居就应了声。她刚离开厕所一米多远,就被已翻墙跳入的人把大门打开。黄土庄派出所副所长杨某某等五人,扑上来将她按倒,上了手铐就往外抬,她大声喊。警察到屋里拿一个背心,将嘴堵上,继续往外拽,一直拖到50米以外的警车上,她的右腿外侧大面积挫伤,手铐勒到肉里,落下疤痕,一年多才消失。

第二天,看守所长耿德生亲自开车,把她和另一同修分别反铐,两人戴一副脚镣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吴志金被劳教很长时间,家属都不知其下落。

吴志金多次被非法拘禁,四次被投入到看守所,被单位开除(她本应转为正式教师的名额被一个领导的亲戚占了),非法劳教,饱尝无尽的痛苦,承受了无尽的谩骂、羞辱,身心俱损,于2010年2月凄惨离世,年仅53岁。

详见明慧网2004年5月17日,《河北三河市第二幼儿园教师的遭遇》

16、刘翠荣,女,李旗庄镇河屯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刘翠荣与同修一起去邻县香河公安局,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警察绑架,很快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期间被逼写“保证书”、被逼做奴工劳动,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随后,被三河市看守所警察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保定劳教所等,皆因身体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最后把她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拘禁、强迫做奴工劳动等等迫害,直到劳教期满回家。

以后每年的所谓敏感日,她都遭到李旗庄镇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等。2016年4月上旬,不法人员又到刘翠荣家里骚扰,逼她签字,承认是诬告江泽民等等。遭这次迫害之后仅仅十几天,就含冤离世,年仅57岁。

17、李荣辉,女,三河市税务局离休干部,因坚持信仰被停发工资。2000年4月14日早晨,75岁的李荣辉在马路边与同修一起炼功,被北城派出所所长赵永康等人拳打脚踢,提着后衣领就往车上扔,到派出所就把老太太铐在自行车上,赵永康狠狠地打她几十个大嘴巴,把老太太打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脸肿起老高,后来用电棍电手、电胸口,在派出所非法拘禁两天,又强行劫持到单位非法拘禁20来天。同年7月7日,单位给她家里安上防盗门,由两个小伙子监控、在家中非法拘禁50天。

2001年4月30日,赵永康一行四人又来到她家,撬坏窗户护栏私闯民宅,胡乱翻查,还逼迫老人按手印,一无所获后赵又让国税局的两个人非法看管老人、限制人身自由。老人问国税局办公室主任王志义要关多少天,王说:“把你关到死!“后来由于老人坚决抗议他们才撤离,以后每年的所谓敏感日都经历不同程度的骚扰和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李荣辉的妹妹李荣,骑三轮车拉着李荣辉外出回来时,被一轿车跟踪并绑架了李荣,投入三河看守所。李荣,女,约七十岁,老家是湖南人,退休教师。因家中已无亲人,于九九年以前就投奔她姐姐家,老姐俩相依为命,警察绑架李荣,根本不管已经83岁身体不便的李荣辉死活。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老人曾遭遇国保人员非法审问,恶警为逼她妥协、出卖同修,对她用刑及殴打。四月二日左右,李荣被劫持回原籍。

李荣老人原来浑身是病,几近死亡,学法轮大法后所有病都痊愈,身体健康。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一直遭受邪恶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前后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四年多,劳教期满后又直接被软禁在农村的一个养老院近两年,退休金被扣压,生活无来源。

李荣的这次被绑架,对李荣辉造成致命打击、巨大的伤害,五个月后,2008年8月初,李荣辉老人离开人世。

18、胡宝珍,女,燕郊镇东吴各庄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多次去北京证实法。

'胡宝珍'
胡宝珍

二零零零年,胡宝珍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接回,背铐在车棚铁柱子上,由于铐的紧时间长,手铐硌进肉里(后来一直留有疤痕),疼痛难忍,突然晕了过去,旁边被铐的大法弟子大声喊人,警察过来叫醒后,仍将她铐在柱子上,后被送三河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刚过完年,开发区610在行宫村幼儿园给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胡宝珍和丈夫张德利及七十多岁的母亲都被抓进洗脑班,每天被强迫练队,没有自由,不让睡觉,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及强行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软硬兼施,逼迫放弃信仰。一个月后大家集体绝食反迫害,四十天后洗脑班解体。当时家里正在盖房,被迫停工,造成很大经济损失。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北京军博诬陷法轮大法,并上电视抹黑法轮功。张德利去军博讲真相,被抓后被恶警队长杨福文劫持到燕郊分局。杨福文用多根电棍电他,并在一个多小时内上绳两次,绳子都勒进了肉里去,瞬间,肩、背呈黑紫色。警察还逼他跪下,不配合,两个恶警按着他的肩,并用脚用力踹他后腿,强行让他跪下,打嘴巴,被拳打、窝心脚无数,打累了才给松绑,一整夜被铐在暖气片上,第二天被送到三河看守所继续迫害,一个月后才回到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张德利去看望同修,被燕郊分局长昝庆才带人突然闯入,在情急之下,张德利因躲避迫害从房上跳下时腰椎摔伤,被绑架后只能躺在看守所的地上,绝食五天五夜不吃不喝。警察怕担责任,才把他送回家,并由开发区安排的六个人“三班倒”的轮流在他家监管。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早八点左右,四辆警车闯进胡宝珍家,把她大儿子、二儿子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电视机、影碟机、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把张德利和不炼功的二儿子张光亮绑架到三河看守所。在看守所,狱警让犯人用灌满水的雪碧瓶打张光亮的后背、手、脚,一个月后才被放回。这样打人,从外边看不出有伤,但内伤很重,致使张光亮很长时间不能干活。这是张德利第五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他绝食反迫害。到了第六天,警察和大夫给他输液,他拒绝配合,警察就叫来六个犯人按着他,一个按头,其他四个按手脚,一个骑在他身上。因他不配合,药液都输到血管外,胳膊肿得很粗。几天后两只胳膊的针眼象筛子底一样,血管塌陷了,找不到血管。他们就又在他的脚上输液,几天后,脚上也都是针眼,这种残酷迫害持续了二十五天。在三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后,张德利被冤判三年半,被劫持到冀东监狱迫害。期间,胡宝珍的婆母因受到这一连串的威胁和惊吓含冤离世。

警察抄家、抓人当天,胡宝珍因不在家而躲过一劫,不法人员多次到家中抓她,连亲戚家都找遍了。张家门外经常有便衣,家人经常受到骚扰,胡宝珍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多,有家不能回。

后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都有不法人员来骚扰,这一切给胡宝珍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河北省三河市张德利自述受迫害经历》;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拾金不昧的饭店老板屡遭迫害 控告江泽民》

19、刘瑞海,男,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刘瑞海于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同时他按法轮功要求的“真善忍”原则做人,不仅家庭和睦了,原来不和的邻里关系也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瑞海先后八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等地非法关押,遭受熬鹰、电刑等酷刑迫害,家中几次被抄,中共所豢养的暴徒不分白天黑夜随时会闯入家中骚扰、恐吓、逼迫,时时面临被绑架、关押、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晚,村书记扬春平把刘瑞海叫到大队,镇政府来的人问:“你为什么炼法轮功?现在上边不叫炼了,你还炼不炼?” 刘瑞海和妻子都说炼,他们晚饭还没吃,就被送到燕郊分局非法关押,五天后又把他们转到三河市看守所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元旦、过年期间,三河市燕郊分局都有人监视他家,严重干扰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九点多钟,燕郊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张子华、陈景忠、吕文生、崔巧燕(610成员),燕郊公安分局田曙光、沈建华伙同村干部扬春平等十人跳墙进入院中,要把刘瑞海和妻子绑架到镇政府办的洗脑班迫害。他们强行闯入屋里,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不听。夜里一点多钟,公安分局两个小伙子把刘瑞海从炕上拽下来,和妻子一起被强行绑架到镇政府。夫妻二人绝食抗议这种违法行为,第八天被放回家。当时刘瑞海十六岁的儿子也被带到公安分局,铐了一夜,次日才放回。

同年六月二十五日,刘瑞海去天安门打坐炼功,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刚刚几分钟警察就把他推上警车,送往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刘瑞海和另外几名同修被警察接回,到分局把他铐在铁柱子上,铐了三个多小时后带到二楼审问,期间遭田曙光就用电棍电击,把他电倒在地,满地打滚,共电了两次。半个多小时后,刘瑞海被送到三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刘瑞海和妻子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在燕郊镇政府大会议室内,男女混关了十多天。期间还被挟持到派出所,把人吊在铁柱子上、大门上,脚尖似着地不着地,手都给吊紫了,直到十二月三十日才放回家。

回家后,村里派了七十多个人监视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十二月三十一日那天,监视我们的人二十四小时不断的开门到屋里看人是否在家,尤其夜里吵得夫妻俩无法休息,就又去了北京。刚到广场边就被镇政府周文东等人看见,又被带回镇政府,一直非法拘禁到正月初一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恶人要办洗脑班,刘瑞海不得不离家出走。五月三十一日,刘瑞海和妻子又被绑架到公安分局,被铐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刘瑞海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天,妻子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秋收,刘瑞海和妻子正在家剥玉米,燕郊分局中队长田曙光又把他们夫妻绑架到公安分局好几天才放回,家中大堆的玉米都发芽了,损失很大。

二零零六年五月至八月,刘瑞海从家中被绑架到三河拘留所,后转到廊坊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两个月。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刘瑞海被警察周文珍(音,多次参与绑架)绑架。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每年四·二五、七·二零、开两会、节假日等中共所谓的敏感日,都到刘瑞海家骚扰,大约有过二十多次的骚扰,有时白天,有时夜里一两点钟来骚扰。

由于常年被中共人员残酷迫害,常年生活在这种高压恐怖中,刘瑞海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及伤害,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屡遭迫害 河北三河市刘瑞海含冤离世》;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我和妻子因为说真话几年来屡遭迫害》

20、杨德英,女,泃阳镇南关村人。1998年得法修炼,疾病全无、身体健康、精神开朗。1999年7-20之后的邪恶打压,使她们一家人经历了残酷迫害。

2000年春,杨德英因儿子、儿媳经常无故被抓,连惊带吓以及长期的精神压力,血压高达250,辛宝东夫妇将老母亲送进三河市中医院。刚办完住院手续,泃阳镇派出所陈冲等人就闯进医院,强行将二人绑架进市看守所,一关就是十几天,将老人独自扔在医院不管。老人家雪上加霜,从此瘫痪在床。

2000年11月底,辛宝东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残酷折磨。

2000年底的一天,辛宝东妻子高淑英被非法拘留后绝食七、八天,刚回家没两天,早晨四、五点钟,泃阳镇综治办主任石立军就带一伙人私闯民宅,上小学的女儿拦着不让进门,怕他们又把妈妈带走折磨。一伙人不顾孩子只穿单衣单裤,连抻带拽将孩子绑架到镇政府,让孩子光着脚大冬天的站在水泥地上,面墙罚站。然后几个不法人员天不亮又急匆匆返回,气急败坏的闯入高淑英的卧室,强行掀开被子,将身体十分虚弱、还没来得及起床的高淑英绑架带走。

2001年冬,辛宝东被非法劳教期满,本想一家人终于要团聚了,没想到妻子因为被抓进洗脑班,不堪折磨而逃离,流离失所无法回家。两个孩子一边上初中,一边还得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

2002年3月,辛宝东回家才三个月,又被三河公安政保科杨建方、刘迎秋等人绑架,并对商店、住宅抄抢,在没有任何事实、证据的情况下签了逮捕令,对辛宝东夫妇进行刑事拘留。牢头王义军(音)(外号大军头,黑龙江人,身体消瘦、一米八左右)在狱警的唆使下,伙同刑事犯九天将辛宝东打断八根肋骨。三河公安局被迫赔款三万元并无条件释放,公安谎称不够逮捕条件,释放证上却写什么“因病释放”推卸罪责。

2003年正月十五刚过,恶警又对他们夫妻绑架,未遂后进行非法悬赏通缉,夫妻俩被迫流离失所。两个孩子都上初三,一边要完成紧张的功课,一边还得洗衣、做饭、料理家务,同时照顾爷爷和瘫痪在床的奶奶。

杨德英老人再也承受不住这接连不断的打击,在饱受煎熬后,怀着对儿子儿媳的担忧,怀着对老伴和孙子孙女的牵挂,于2003年7月22日悲愤离世,临走前二目圆睁,死不瞑目,终年79岁。

杨德英离世当天,他家的东侧和南面各停一辆公安的车,泃阳镇派出所警察冯景新和几个协警拿着手铐,只等老人的儿子儿媳一旦出现就强行绑架。老人火化时,来回的路上,前后都有公安的车尾随监视。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三次被劳教、被打折八根肋骨 辛宝东控告江泽民》

21、郑宗业,男,一九五三年生,北京工作,老家是三河市泃阳镇高各庄人,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0年2月22日,郑宗业与其他几位同修一起,到天安门广场打出了两条4米余长,1米1宽的横幅,分别书写法轮大法、法轮佛法,被天安门便衣绑架毒打后,投进了看守所,经历了恶警及犯人35天的虐待和折磨。期间,西长安街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包括片警李忠宝,到二十九中学(初中)骚扰他上学的女儿。

2000年3月28日,单位将其位于北京市方庄芳星园15号楼2207的住房没收,借口是接收来自外地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家三口只能被迫住在一间9平米的小屋,长期处于西长安街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和单位的严密控制之下,随时有人到家中干扰,并随时绑架到派出所,一家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工作和上学。

2001年1月23日,中共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2月,各级610、公安借此机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更加疯狂的迫害,并由各派出所、各单位分别找去所谓“谈话”,并强行要求对“自焚事件”立即表态。2月下旬,片警李忠宝、陈希,又将郑宗业劫持到派出所,问是怎么认识此事的,郑宗业对他们说,自焚的不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人都知道自杀、杀人是有罪的,什么黑烟、白烟的,法轮大法书籍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而王进东说的也不是法轮功的内容。4月21日晚10点,李忠宝、陈希,到他家通知22日早8点到办事处集合,参加“学习班”。第二天郑宗业提前走了,女儿去了姥姥家。4月24日他妻子回家后,被带走强行洗脑,随后他当时仅15岁的女儿被带走,经受精神及身体折磨。从4月22日起,公司及厂党政、保卫人员便马不停蹄,在亲朋好友家多方查找郑宗业,搜寻线索,并以欺骗、恫吓的方式诱导亲戚提供线索。5月9日晨,周春生、顿宝岩及孙振宇、王国良等绑架了郑宗业,送西城区洗脑班(地处房山县城附近葫芦阀乡下厂村)精神摧残。

2001~2002年间,郑宗业曾两度被绑架到北京葫芦垡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

2002年11月25日,在妻子庞秀中被迫流离失所一年以后,郑宗业终于带着女儿也走上了流离失所之路,从此再也没能回家。

这十几年间,一家人数度没有经济来源,艰苦度日,并在来自派出所、610、街道及单位的一再抓捕下,不断搬家近二十次,一直过着颠沛流离、提心吊胆的日子。

2014年1月7日上午8、9点钟,在长期的精神压力下,郑宗业突然倒地不起,被朋友送至燕郊人民医院抢救,没多长时间,医院集中精力紧急抢救三河市政法委书记刘永红,将郑冷落在一旁,导致郑宗业很快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22、张春华,女,河北省三河市新集镇李庄村人,曾四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因此四次被非法刑事拘留,并被非法罚款六千多元。

'张春华'
张春华

她的丈夫潘振芳,多次遭到新集镇派出所所长王振东等人的打骂,有一次在大冬天,被扒光衣服、只剩一个裤头,赤脚蹲着踩在雪地上,铐在马路边的广告牌子上冻了好几个小时。

2000年黄历正月初八,张春华去天津蓟县侯家营乡的妹妹家,被警察劫持到侯家营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被当地警察接回,把她背铐铐在院内水泥柱子上,第二天送三河看守所非法拘留40天。

2000年4月24日,镇政法委书记杨少林带多个警察,把张春华和她丈夫潘振芳从家中绑架到镇派出所非法拘禁三天,27日把张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28日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

2001年2月15日一大早,张春华劳教回家没几天,镇派出所警察将潘振芳强行绑架,直接送廊坊万庄劳教所,劳教三年。两三个月后,潘振芳被转到河北高阳劳教所,受尽了残酷迫害,三年来劳教所不许家人探视。他被双手分开在身体两侧铐在水泥地环上,只准半蹲的姿势,整整16天15宿,白天地表温度高达四、五十度,晚上蚊子成群的在脸上身上叮咬,到白天看身边地上有许多被撑死的蚊子,被蚂蚁拖着走;在强制转化中,被四根电棍同时电击十几分钟,昏死过去后,被狠命掐人中、用烟头烫脚心,二十分钟才慢慢苏醒过来。一次,他被叫去和几个人一起去所外的河滩上挖一个埋死人的坑。休息时,一位姓齐的队长把他叫去谈话。齐对他说:“来到这里,要老实,听话,如果不老实,不听话,把你整死了,挖个坑埋了,给局里打个正常死亡报告,你们家属来找的话,我们就说没见过你,没有接收过你,你就没了,永远消失了。”

2001年10月,新集镇政府办洗脑班,他们根本不顾她丈夫正在劳教、家中老人孩子没人管,非要抓她去镇里洗脑,逼得她流离失所好长时间。镇政府、派出所人员还经常到家中骚扰、强抢大法书籍,干扰家人的正常生活,连大年三十都不放过。在严重迫害以及巨大精神压力下,张春华于2019年3月6日离世,时年61岁。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遭铐地环、电棍电、烟卷烫 河北三河市潘振方控告江泽民》

23、李凤霞,女,家住三河市康居小区。她曾患有类风湿关节痛、贫血、低血压、风湿性皮炎、附件炎等多种疾病,她修炼了大法,身体所有的病痛不治而飞,大法给她及她的家人带来了美好。

2000年过年,她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广场上的公安抓捕,当地公安接回被劫持在三河看守所30天,因开“两会”,又以扰乱社会秩序罪续押15天。仅2000年1至8月份,她就被抓5次,非法关押共60天,罚款2次,共计3000元人民币。

2000年4月,因电视播放北京军事博物馆污蔑大法,她就来到了军博,被三河驻京办刘富强等拉回,被皇庄派出所所长黄义铐住双手,一路骂声不停,拉回后被铐在派出所门前的电线杆上,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解下来,再铐上双手拉到一间牢室。黄义上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命用力一拉,将她拉倒在地,满口污言秽语强迫李凤霞骂师父,她坚决不从,黄义气急败坏的拿出大电棍电她,电棍没有电着李凤霞却电着了黄义自己,一连三次,最后一次竟把审讯桌上的电话击坏。黄义逼迫李凤霞下跪,并用穿着皮鞋的双脚踩她的双脚腕,又令手下用李的皮腰带狠劲抽打她的臀部两侧(当时只准她穿内衣内裤),后皮带被抽断。黄义又让手下用麻拧成绳,前端系上大疙瘩抽打,一个人打累了再换一个,一直到深夜三点多才收手。警察把她的一只手铐在床上,一直到天明,又把她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押30天。

2001年5月11日下午,李凤霞去同修家串门,与同修一同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几天。2001年的夏季,警察绑架李凤霞未遂,她的丈夫被公安局副局长张尚林等,以“干扰公务”罪名拘留15天。十六岁的儿子因为信仰真善忍,被三河市第一中学开除学籍。

2003年2月24日上午,李凤霞被绑架,家中被抄抢,将人送市看守所,第二天送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回家后经常被居委会、派出所等骚扰,在巨大的压力下,李凤霞于2019年10月26日突然离世,时年61岁。

详见明慧网2000年9月2日文章《河北省三河市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暴行实录》;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河北三河市大法弟子李凤霞一家屡遭迫害的经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