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上的偶遇与站台上的奇遇

更新: 2019年0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我陪着婆婆坐动车去北京,我旁边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士,他主动和我说话,我们很自然的聊起当今社会的现状,邪党的谎言和种种暴力等。他对邪党的所作所为都有自己的见地和理解,是个头脑清晰、会思考的人。

我们愉快的聊着天,我心里面很清楚这是一个会听真相的有缘人。闲聊中,我跟他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在医院工作,多年前,当地的一家食品公司油炸车间发生爆炸,事发时是在晚上。我早上去医院上班,刚一接班,科主任就让我去抢救患者。可是,当我踏入病房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所谓的患者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部呈灰色,完全没有一点气息,而且看上去死亡已经很久了,主任这是让我给死人抢救呀!

我心里特别难受,当时那种痛苦的心情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我愤怒的从病房退了出来,给已经死去多时的人做任何操作都是对死者尊严的践踏,也是对医务人员的侮辱!

原来食品厂晚上发生爆炸以后,当时在车间上班的人无处逃生,好多人就被烟呛死了,领导们为了逃脱责任,只报出了很少的死亡人数。其实事发时食品厂值夜班的人很多,有人看见好几辆大巴车成车的从工厂往外拉尸体。厂方和官方为了隐瞒真相,肆意造假,不管活人死人都送到医院抢救,这就是领导们让我们给死人抢救的真正原因。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他们是那样的年轻和阳光,还没有好好享受人生,没有和爸爸妈妈说一句道别的话。他们的父母接到噩耗,从遥远的家乡赶来后,却被软禁在宾馆里面,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还要忍受这种屈辱,最后他们得到了不多的赔偿,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讲完这个故事,我们又聊到了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制造的伪案等真相内容,他比较认同。

快到北京终点站了,我心里想这么有缘的人得救他,劝他三退(退出邪党组织党、团、队)才行啊,于是我就跟他说了三退的意义,并且说让我们单位的医生给他做三退是否同意,当时他拒绝了。

听到他拒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是我哪里没有做好呢!这么好的一个生命此时遇到了大法弟子,却不能够得救。想着师父告诫我们遇到事情要向内找,找自己哪里做错了。想想劝他三退的时候,是找借口让单位里别的医生给他做三退,这不是有保护自己的私心吗!一边劝退,一边想着快到终点站了,心里有点着急,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这才导致他不能得救啊。

渐渐的我的思绪稳定下来,并没有急着给他继续讲什么,而是在心里面默默的求师父,求师父再给我机会。当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救眼前这个生命的时候,正念逐渐强大起来,而且明显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车到站了,他礼貌的和我告别先下了车,走上站台溶入滚滚的人流之中,随后,我和婆婆也下了车,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没着急,也没动心,心里面就是一味的求师父,求师父给我机会再和他见一面。

北京站台上人头攒动,互相拥挤着,他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仍然没有放弃,心里还在想着要救他。我不断的、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就在我身边的那种感觉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退去。

我和婆婆跟着人群往电梯那边走,眼看着,那个和我有缘的男士一点一点的被人群慢慢儿挤到了我的身边。要说在动车上毗邻而坐是偶遇的话,此时在站台上又并肩走到一起,那就是奇遇!是师父把他带到了我的身边呀!

那一刻我感觉在偌大的站台上,仿佛就只有我们俩个人,我轻轻的在他耳边说:“我用某某这个名字给你退了吧?”他说:“好!”他说出“好”的那一刻,我心里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真切的感到这是师父在救人,是大法的威力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