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癌症好了 一家三代得福报

更新时间: 2019年02月2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那时我家六口人,老母八十岁,三个孩子年幼,正在读中、小学,妻子没有工作,还多病缠身,我就是我们这个家的顶梁柱。我倒下了,我们这个家就塌了。

患癌症、我们这个家塌了

一九九零年底,我患癌症,结肠切除,住院化疗。期间,单位要我签停薪留职合同,我没签,就被强行停发工资。我向领导多次申诉我不签《停薪留职合同》的理由:我现在的工资是全家人生活的唯一来源、仅有的依靠。现在我又病重,干不了活,所以这个合同我不能签。

可是单位领导无视我的申诉,继续停发我的工资,断了我家一老、二病、三小的生活来源。我一气之下,把单位逐级上告,直达省长那里,单位被问责批评后,虽然不敢停发我的工资,可是对我的欺侮没有减弱,还雪上加霜了。当时连住院开送诊单,都是上级主管厅长打电话才开给我。我是个病号,看病、住院无期限,我不可能事事找上级主管厅长解决问题呀,我家这片天上的乌云时时不散,我那个心烦、焦虑真是到了极点。

我不服气,也不认输,继续告,到处告。省纪委、省总工会打电话到单位,他们不接;省、市报社、电视台去单位采访了解情况,他们躲着不见面;主管厅长通知去厅里当面解决问题,他们不去。就这样,采用欺上压下的对策折腾了我几年,真把我逼得走投无路:病魔、生活窘迫、还有来自单位领导给我穿的这双“小鞋”的压力,我身心疲惫到了极点,绝望了。我豁出去了,想用鱼死网破的办法了此一生。

我的母亲见我情绪不正常,劝说我:不要胡思乱想,要紧的是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这个家有老有小,你要把这个家的天撑起来呀。人是三节草,不知哪节好,说不定这一难过了就好了呢。你没有看到整人害人的哪个有好下场的?老母的这段话也真的打动了我。

我的难何时了啊?算一卦问问。算命先生说:你有难,有福。有难是有人整你,你要能忍下这口气就是福。你有贵人救你。你性格太暴,虽然讲理,但得理不饶人,大官小官你都不怕,非要告,争输赢,这个性格得改一改,忍一忍。过了这个坎,大运就来了。一定会遇上贵人救你。现在家中没你不行,希望你忍下这口气,等来的是福缘。

这话我爱听。作为一个生命,对生的渴望是与生俱来的,特别是我当时就生活在死的边缘上,对生的渴望尤为强烈。算命先生说的这个虚无缥缈的“贵人”将从何而来,这个“贵人”长什么模样?是男?是女?我一概不知,但我还是希望有“贵人”帮我度过难关。

我身体不好,住院治病又没有钱,那么能帮我的“贵人”一定是能治好我病的“神”医;我被人整,被人欺侮,官官相护走过场,解决不了我的问题,那么能帮我说话的法律就是我的“贵人”。所以我在家人的搀扶下,走街串巷寻找法律的正义之声和能治好我病的“神”医。

修大法 癌症好了

一九九五年初的一天,我路过一座天桥,一位陌生男子突然来拉我的手,问我:“你想打官司?”我一愣,他接着说:“劝你别去打,明说就是有人整你,你身体这么差,又没有人帮你说话,若有人帮你,百分之百能打赢。我劝你忍下这口气有好处,整你的人他很怕你,他在活动调走。你忍让一步就好了。北方有贵人救你,听我劝没有错。”我没接他的话,只顾自己寻思:我的“贵人”从北方来,那么我就往北方去找。

我家朝北方向上有一家中医院,同年五月,我去这家医院看病,大夫接过病历一看直言到:“这种病吃药没多大效果。现在有一种气功很好,叫法轮功,每天很多人在省府大院儿里炼,有人教功,不收一分钱,你去炼炼,可能对你有帮助。”

我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心里顿时震了一下。很兴奋,当然更多的是茫然。我捡了两副中药回家了,到家后煎了一付,吃下去,不但无效,还起副作用:一夜不能安睡。没办法,披衣出了家门。站在松坡林,抬眼望着天,心里一遍接一遍的想着“法轮功”三个字。

法轮功,这不是气功吗?气功不是能治病吗,有些疑难杂症不都是气功给治好的吗?前些年,我不就听到过许多医院治不好的病,去气功那儿就看好了,轮到自己身上时,怎么就忘了气功可以治病,还专治疑难病!这气功,这法轮功,不就是能治好我病的“神医”吗?!

我心里象开了窍:炼法轮功!对,就炼法轮功!今天吃的药对我不起作用,不吃了,就炼法轮功!我决心已定。

天亮了,一早我就赶去医院,把我的想法对那位好心的大夫讲了,她立即送我炼功音乐带及《法轮功》。回家后,我犯难了:书里很多字我不认识,看书看不下去,书中虽然有教功法的炼功图、还有文字解说,但我文化低,看不明白。

那位介绍我炼法轮功的大夫对我说过,省府大院那儿有人炼功,还免费教功,可我家离那儿远,不通车,走路过去不赶趟。为了治好病,我炼功的心十分迫切,我觉得要等我学会认识书中所有的字,再学会那些炼功动作,是一件十分遥远的事情,我得马上炼功。

于是我就白天去松坡林炼动功,炼功时,我双手结印(看书上的图)直直站立着,带着虔诚的心,放上炼功音乐,用心听,从第一套功法到第四套功法,每天都是站立着认真听完。虽然我不会比划动作,但我心里对自己说:我是在炼法轮功。晚上在家炼静功(书中有图,双盘腿坐着)。无论是动功还是静功,我都是一边听着炼功音乐,一边思想上跟着师父的口令走。我就这样天天在思想上炼法轮功,早上炼动功,晚上炼静功。每天坚持,不落下一天。

几个月后,我自己觉得有劲儿了,身体变好了,周身没有不适和疼痛。我感动极了,常常独自流泪,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因为我既没拜见过师父本人,也还没看懂师父写的书,还没有花一分钱,可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照样管我,给我净化身体,让我彻底摆脱重病缠身的痛苦!

我家的这片天,开始晴朗起来了!

一九九七年初,一位同修带我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当他们知道我是用思想炼法轮功时,一个个都表示要教会我动作。他们手把手,教会了我所有炼功动作,从此告别了用思想炼功的特殊状态。大家还教会我读《转法轮》,通过集体学法炼功,互相切磋,我明白了许多法理。

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个好人,做一个一心为别人着想的好人,修掉各种私心杂念;去掉恨,修出善。按师父说的去做,我放弃了打官司的念头,放下了得理不饶人的争斗之心,一下子,我感觉轻松了许多,我也变得越来越平和。

从一九九五年至今,二十三年了,我没進过一次医院,没吃一粒药,我的癌症病全好了,我健康了,全健康了!

家里人看见我没花一分钱,就告别了病,都竖起大拇指“法轮功太棒了”。看到我现在心平气和的样子,同样竖起大拇指: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太好了。在最疯狂打压法轮功的日子里,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炼法轮功。我的妻子不但支持,还走進法轮功修炼,自己也开始炼上法轮功了。

明真相 家人得福报

我大儿子当年入邪党后,被提拔为某公司负责人,负责水利工程。他的工程地段与公司之间,自然灾害连连不断,就象百姓说的“不涨大水就垮岩”,天一下雨,河水大涨,就進不去工地,泥石流滑坡,道路阻断人出不来。工程常常因为开不了工而处于停工停产状态,公司为此常年亏损无效益,工人工资没着落,甲方怨声不断,作为负责人,压力很大,弄的他神情疲惫、心绪郁闷,效益不好,还早出晚归的忙,也导致家庭矛盾重重,处处不顺心。外出工地上,常在险情中,有一次开着警车都被抢劫,有时一个月还出了两次车祸,虽然有惊无险没伤着人,但租的车被砸坏了。

我是修大法的人,我每天都在做着讲真相救世人的事情,大儿子也是与我有缘的救度对象啊,我要给他讲讲真相,让他明白真相做三退。第一次,我用自己炼功身体好了的事实告诉他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佛法,迫害爸爸这样修佛做好人的人,中共罪恶无比,它因为有九大邪恶基因,注定它的根子就是邪恶的,所以老天要灭它,希望你不要成为它的一份子,赶紧退出党、团、队。在中共恐怖压力下,他不敢明着表态,怕影响前程,打掉饭碗。其实他心里非常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他也自言自语,说法轮功太了不起,癌症都炼好了,是世界上唯一最好的功法。后来我又多次劝他:退党不是到单位的组织中去退,是在心里退,是对着天向神表明心迹退出邪党,这是为自己、为家庭买平安保险,抹掉那个兽印,人才有未来。我还举了许多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例子,他听入耳了,放下了包袱,说:“好,帮我都退了吧。”

很神奇啊,看似简单的一个退字,却成为大儿子生活境遇的分界线,一声“退”,意想不到的改变了他的困境。原本因公司效益不好,他闲散在家已有两个多月了,作为公司领导,这实际就是停职待岗,只是没宣布而已。头一天他表态“退”,第二天上级就来电话,通知他准备一下,调另一家公司主持工作。一周后,他在另一家公司上任,负责全面工作。同样是水利工程公司,可是再也没有遇到自然灾害的麻烦,能正常开工,就進入良性运作状态,工程质量、经济效益都很好,安安全全的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事故。他主建的工程,经验收为优质工程。家庭被评为五好家庭。一切都是那么的顺,与原来“焦头烂额”的境况简直没法儿比。他自己也悟到:三退保平安,三退有未来,此话不虚,真的灵验。

我要感谢大法师父的大慈大悲。时常对儿孙们说:要记得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儿子如果在场的话,就会说:全记在这里了(指自己的心),满脸虔诚。

小儿子是驾驶员,很相信大法,劝他三退时,很爽快的答应了。有一年,小儿子在工地上遇到一次车祸,车翻下二十多米高坎,车子都砸烂了,同坐在驾驶室的另一人不幸死了,他却毫发无损,一点事都没有。有人问他:你家烧的是哪炷高香?他说什么高香?我家父母都是炼法轮功的,我很相信法轮功好,想跟他们一起炼法轮功,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八年,大孙女脚上长个疱,喊痛,急坏了她父母,送去医院,要住院做手术,可医生说没床位,回家等有床位,再通知你们。她父母哪能等呀,又去省外求医,还是同样一句话:没床位,回家等通知。没办法,把孙女又带回家。大人又托人联系北京的医院,还是那句话,在家等通知。

我给孙女讲真相,对她说:其它的你听爸爸妈妈的话,这事听爷爷的好吗?她点头说“行”。我劝她,把少先队退了,不用医院手术。爷爷是修大法的,一人炼功,全家都会受益,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你一定没有事,会好的。去医院做手术,把钱送医院,脚上还要留疤痕,不好看,还耽误功课。你就天天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没有事的。

她相信了,天天按我告诉她念“九个字”,不到一个月,大人带她去省外医院复查时,大夫说没有什么问题,不需要住院做手术。问孙女痛不痛?回答说不痛了,让回家再观察。回到家后,儿子、媳妇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心性到位,就一定没有问题,师父是来救人的。

孙女在一年级时是留级生,自从退出少先队后,又常常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学习上去了,初中、高中都被重点学校录取,大学也是名校。全家人都高兴,感谢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与智慧的恩赐!

师父呀!您慈悲苦度众生,我们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您给予我们的恩赐,您不是救了我一个人,是救了我一家三代呀!

用真相信救众生

我出身贫寒,没有读过一天书,因为文化低,工作只能干手艺活。但我性格好强,羡慕有文化的人,所以在几十年的生活中,我很注重学习,不算全文盲,但文化还是很有限。九五年五月得法时,我看不懂《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一九九七年初,我开始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后,我才真正被大法的法理所震撼,我加强了要学好法的意识,大法书中的很多字我不能再不认识,我一定要自己能读懂《转法轮》、读懂所有大法书。

我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坐在传达室里抄写师父的经文、抄写《转法轮》。我带着恭恭敬敬的心抄书,自然要把字写的端端正正的;遇到不认识的字就问,请他们解释字面意思,大人、孩子,只要他们认识字,就是我的“教书先生”。

到二零零零年,我用写、寄真相信的方法向世人讲真相,救众生时,我可以自由的驾驭文字了,同修说我写的字端正、清晰。我知道这是在大法中师父给开智开慧。我用写、寄真相信的方法,成功的向家乡人讲法轮功真相、全村人基本上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这对我的鼓舞是很大的。我把寄信的范围扩大了,市内市外、省内省外,哪里迫害最严重,我就向那里发正念,邮寄真相信去劝善,讲真相救度众生。

寄信要实名、要有准确的收信地址。看报纸,我就在报纸上、广告上找有缘人,去医院,就在名医榜上找,送孙儿去学校,在公示栏上找,去餐馆吃东西,在营业执照上找。我每到一处,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外出时,车站、码头、公园、广场都能找到有缘人的有效信息。根据这些有效信息,就可以去邮局查找地址和邮编,然后,根据不同人的具体情况,选不同的资料写好信,贴上邮票,封上信口,用不同的字体写信封,進城邮寄,每个邮筒投两封信件。

邮寄真相信十多年从未间断,信件从最初的几句话,到现在根据不同职业对象发送不同内容的真相信、劝善信,我能从容应对。政法委、公安局长、派出所是重点,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不要迫害修佛的人。迫害好人的同时,自己就被邪恶利用了充当打手,不值得。劝他们快快悬崖勒马。电视台、报社等宣传机构,我也给他们送寄真相信,劝他们不要跟着江泽民犯罪,传播谎言等同教唆犯罪,是邪恶毁灭人类的重要手段,不要充当帮凶,下场可悲。给乡镇、村寨、社区、居委会写劝善信,就讲大法美好,不要相信中共一言堂的谎言欺骗,要顺天意而行,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每次写真相信、发信前,我都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还要清除邮政投递员背后的一切干扰因素:准确投递信件是您的工作,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这是救命的真相信,不能耽误,一定要送到有缘人手中,他(她)看后明白真相得救,有你一份功德。发完正念后再投递出去,效果更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