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更新: 2019年02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弟子,由于修炼有漏被邪恶迫害了三次。第一次,由于修炼浮于表面,在求出来的心带动下,出卖了同修,干了修炼人不该干的事,但师尊为我承受了,没有扩大事态。第二次,是和同修去乡下挨家挨户讲真相时被迫害,又一次说了不该说的,配合邪恶在“审讯记录”上签了字。由于有怕心被邪恶钻空子,我成被转化的对象,单位的与610的来调查情况,我没有正念正行,配合了询问,当时被问还炼不炼时,随口说了一句“没有时间炼功”。还有就是今年5月26日,妈妈同修被迫害,我没有阻止弟弟、弟媳丢书,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再有把《转法轮》丢在了长途客车上,也没有去找。我特此声明:以上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过错,认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精進实修,救度众生。

于丽莎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功修炼。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工作单位保卫科受邪党委书记指使,把本单位法轮功学员软禁在职工宿舍办洗脑班。他们用高压恐吓,我在怕心作用下写了“转化书”。二零零二年,在监狱被迫害期间,狱警指使犯人打我,恐吓我,又是在怕心下我违心写了“二书”。晚上睡觉梦中坠入万丈深渊,知道错了,悔恨交加。第二天到狱警办公室又让我写三书,我心想这回就是被打死也不能写三书了。从监狱回家后,作为修炼人我意识到“转化”是耻辱、是污点,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声明:在被迫害失去人身自由、被逼迫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违心所写的“转化书”、“悔过”等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信师信法,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师父赋予的使命,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孙卫 2019年2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8年春夏之交时,我向路人讲真相被人举报,被绑架关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发现我有病,给送到医院监狱室第七天,就出现昏迷状态,不止一次在检察院来人时,我在昏迷状态下说了些不在法上的话,回家后又几次配合警察在“笔录”上签字,以至后来在“取保监外执行”等所谓为我好的言词中签字,最后造成无罪释放等判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也不看看是怎么判的,判的内容一听是无罪释放,就签字了。现在认识到自己修炼的严肃性,不能在大法上有三心二意之心,要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言行,归正一思一念。今后的修炼路上,在按照师尊的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我郑重声明:在派出所、检察院、法院、街道和社区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

张俊先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证实大法,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几天后送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二十多天。出来时每人被非法罚款大概是六百元(因家人交的款我不知道),后来得知是弟弟背着我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拿回了罚款。再有就是出来后记不得是六一零还是派出所,还是国保大队给了我两份同样内容的证明,一份是路上查车时证明我的身份,并让我交给当地派出所或社区,让他们监督我,我把这一份烧掉了,另一份留在我大姐家的找不着了。我严正声明:无论谁背着我代我写了、说了、做了什么保证及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补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修好自己,多救人,做师尊的真修弟子,跟师父回家。

张春荣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学大法的,99年7.20以后,多次遭邪恶非法恐吓抄家罚款,多次被绑架到乡政府、看守所、洗脑班。因悟性差,不懂法理,怕心重,烧了两本大法书,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2007年再次遭到绑架被判了1年3月。在黑窝里的高压迫害下,我失去了理智,没有了正念,又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自2008年10月从劳教所出来后,叫人代写了声明。现在想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让人代写声明,太不严肃。所以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许英桃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1年5月,610伙同单位强行把我送到洗脑班迫害,还规定单位要派一个同事陪同,可领导知道我和同事的关系都很好,就出工资在外面请了一个人,这样我在里面的情况领导就能及时知道。单位领导亲自来施压,还叫同事、丈夫劝说施压。由于自己平时没有认真学好法,在压力、亲情面前,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听师父的话,学好法,修好自己,遇事向内找,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沙纪珍 2019年1月16日


严正声明

邪党在九九年开始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我被迫害到教养院。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而邪悟了。二零零零年回来后,我又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散布我邪悟的东西,欺骗一些学员,导致三位学员听从我的歪理邪说,主动交了大法的书籍。我是在犯罪、我是在毁人,我大错而特错了。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学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凤春 2019年2月19日


严正声明

从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被抓回、被拘留。也就在这年年底前,被传去到洗脑班,到最后要我们每个人写心得体会。我只写了一句话:“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签名。我现在悟到了,我当时掩盖了自己的怕心,用这一句话糊弄过去,是狡猾的心,没有用正念证实大法,配合了邪恶,给自己留下了污点。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金建群2018年12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和丈夫(王惠轩)于2016年6月28日被非法抓到看守所,由于我们学法不深,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加上怕心、亲情心和执着人间名利等心,被邪恶利用而邪悟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很大损失。通过反思,我们深刻找出自己的执著心,下决心一定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加快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归正自己,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们声明:我们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刘代学、王惠轩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2018年8月8日因他人(谈了两年的男朋友)举报,我被非法抄家,父母遭非法绑架。我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并让14岁的妹妹也跟着签上字、按了手印。签字后我们内心悔恨至极。我们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学法,好好修炼,带着妹妹一起精進实修,从黑窝救出爸爸妈妈。我们一定听师父的话,跟师父回家。

杜晓宇、杜晓晴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本地邪恶逼迫我写“不炼法轮功”保证,如不写,就天天找我谈话。当时想法是:不让他们干扰我修炼,写几句应付过去就算了。现在想起来真是错了,心里痛悔莫及,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当时我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心不变。

鲁颖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以后,居委会主任等二人到我家强制收大法书,由于有怕心,我就给了他们录音、录像带、一本大法书籍及一些复印的修炼故事等资料,被他们收走了。我深知这样做是错误的,深感痛心。我现在声明:以前所有不在法上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好好学法,炼功,修心性,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振英 2019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学员。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乡里有关领导多次来家把部份大法书拿走,并逼着把余下的资料烧了,如不烧就不让上班。由于当时我学法不深,加之怕心重,被迫写下了“保证书”。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弥补过错,跟师父回家。

陆加兰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去年下半年在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派出所通知我儿子送衣服来,并要求我写“保证书”才能放人,我不写,派出所说儿子可以代写,儿子为了当天我能回家,就代写了,要我签字,后来我签了。回家后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在此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行为的全部作废。更加坚定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陆超梅 2019年2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想保护大法书把书藏了起来,这儿藏那儿藏的,藏哪了也想不起来了,全部忘记了,就这样,十多本大法书籍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深感内疚。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声明:一切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陈玉芝 2019年2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1999年7.20后学大法的。两个月后“自焚”伪案发生后,严酷的环境每天战战兢兢的生活,我渐渐脱离了大法,还烧了一本《转法轮》。如今我又回到修炼中,再次感受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很后悔离开过大法,更痛悔烧了《转法轮》书。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朱桂珍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现特此曝光十九年前在修炼路上给自己留下的污点。一次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释放时,警察把我的手压住按了手印,我由于怕心没有制止。每当想起此事心感不安,我现特此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一定要跟师父回家。

程宗曙 2018年12月28日


严正声明

2004年9月份,我被骗到了洗脑班。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由于对父母的情放不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三书”。现在我认识到不该配合邪恶,我做了作为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情。现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刘龙娣 2018年12月19日


严正声明

八岁时我随妈妈讲真相,被警察抓住,受其欺骗说出同修所住小区。当时年幼,不知警察歹毒无耻,犯下大错。现在我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做错了,感到很内疚,现诚悔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我特此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做好,坚修大法到底。

李一南 2019年2月16日


严正声明

以前受邪党蒙蔽,我撕过大法书,说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话。现在我醒悟,大法是高深大法,是救度众生的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大法。我现在声明:以前受邪党蒙蔽我所有不敬大法、不敬师父的言行作废。我现在已走入大法的修炼,这都是师父安排,跟师父回家。

陆加财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约在2001年上大学的时候,学校要求我们班每人写一篇诋毁法轮大法的文章。我由于怕心,当时想抄别人应不算吧,就抄写了同学诋毁法轮大法的文章。我现在非常后悔,现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写给邪恶诋毁大法的文章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杜建雄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2010年,我被绑架到拘留所关押15日,后被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时,我在一张单子上签了字。回来后认识到这也是配合了它们的要求,做了不该做的事。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跟随师父回家。

张灵芬、张士林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前个人修炼时,我对法认识不清,曾砸毁一个装有师尊法像(象护身符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师父法像)。这是对师父犯罪,我向师尊认罪。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事作废。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随师圆满回家。

高嵩彦 2019年2月13日


严正声明

有一天,片警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我有病不炼了”。虽然是口头说,我也明白自己做的不对,我内心还是信师信法的。我特此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定信师信法,修炼大法到底。

原卫平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前几年警察来家里骚扰,询问以前是否炼过法轮功,我说:二十年前炼过,好些年不学了。当时法理不清,我现在声明:以前我所说的“不学、不炼”的话作废。我保证坚决学下去,修炼下去,走师父安排的路,听师父的话。

陈志兰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精進,在压力下,我毁坏一个录音带。我在接同修回来时,我写过“不叫炼功”的话。这是我最大的错误。我现在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赵海坡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做到信师信法,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三书”、“揭批材料”。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自己加倍的做好,信师信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到底。

汪萍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5年诉江后,在邪党和亲友的高压下,由于有怕心,说了“不炼功”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师尊、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郑素平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我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我骂过师父。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错了,以后一定要做好,跟师父回家。

秋玉明 2019年2月18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