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更新: 2019年03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01年底,我的妹妹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邪恶绑架关押。她的孩子把半书包大法书籍送到我家存放(当时我还是一个没有修炼的常人)。后来她的孩子也被派出所绑架,守候在派出所外边的家人打电话,提醒有警察来家里搜查的危险。情急之下,我的丈夫(常人)趁着夜色,把这包书送到他们厂里,存在他办公室的工具箱中(书包上插着一卷师父法像、法轮图像,太显眼,我藏到了家里盛衣服的箱子里,得以幸存至今)。后来,办公室几次搬迁,这一大包大法书散失了,有的被人拿走去看,有的被收废品的收走。在送走这包大法书的同时,我因为恐惧,扔掉了我的妹妹为我请来的师父法像。在家人的压力下,我撕毁妹妹为我请来的大法经文,愚蠢的认为可以以此堵住他们的嘴,偷偷的藏起《转法轮》、《大圆满法》、《洪吟》等几本大法书籍。2004年底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以上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使我有负罪感,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过去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会珍惜师父、大法赋予我的慈悲、机会,扎扎实实加倍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好好背法、修心性,提升境界,抓紧讲真相救人,走好最后正法之路。

李爽 2019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2017年7月27日下午,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我被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日,有十几个警察着便衣、随即非法抄了我的家,没有找到所谓的“证据”,就将家里供的一张大法师父法像和我的法轮功书籍以及炼功用的播放器、电脑、手机等等私人财产强行搜走,随后我无辜被中共恶徒以莫须有的罪名投進监狱,遭受着种种灭绝人性的虐待和侮辱。在中共监牢里,我不仅承受着一般刑事犯所遭受的打骂、超负荷奴役劳动,还被逼迫放弃信仰,骂大法、骂师父。而监狱里对我们搞“转化”迫害又是经常性的,“转化”指标层层压下来,和狱警的奖金奖励挂钩,和犯人的加分减刑挂钩,不“转化”就株连监室里所有在押人员,因此犯人和狱警都特别卖力,使每次迫害都极其残酷。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每一次“转化”迫害都是生与死的考验。在这样残酷的高压迫害下,我违心的签了“四书”,违心的说了不该说的话。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黑窝中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在今后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有限的时间里,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圆满跟师父回家。

张虹 2019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迫害大法开始,局里的人叫我写不炼功保证书,我想写就写反正是假心,我还炼是真心,就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后来派出所的人到我家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写,女儿看不写他们不走,不写不行,就说我替我妈写,她写了我没看。在2003年春天抓学员,我的怕心很重,我丈夫常人,经常闹着要烧大法书。我把大法书放在哪里也觉的不安全,有一天丈夫要烧书,我没有守住心性,烧就烧吧,我把两三本书和师父的一张照片交给丈夫烧了。我现在悟到,是我犯了大罪,我不给他书他就不能烧了。后来他又要烧书,我没给他,他毁坏了一盘师父讲法带。我现在悟到是我学法不入心,没有真信师信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犯了大罪。2013年上半年遇到一位同修,知道了当前形势,知道了师父还在救度我,我又重新开始修炼。我要一修到底。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做到真心信师信法,学法专心,多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王素芳 2019年3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去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后,当晚公安分局做了笔录,当时我拒绝签字。次日早晨给我做了取保候审后,随女儿和孩子一起回家(女儿和一岁多的孩子通宵在公安分局要人,在大厅里度过),这时又把“笔录”拿过来要我签字,我就签了。最近,同修提醒我说:公安分局警察说我转化了,否则出不来。我听了非常震惊,也许我上了邪恶的当了,让我签字时警察把“转化书”放到里面了,也没有告诉我。我真是后悔莫及,如果真是这样,我太糊涂了,太不严肃了。在原则问题上没做到对师父负责、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没认真查看内容。三是执着心太重,特别是亲情太重,在重大问题上被冲昏了头脑,可能上当受骗了,被邪恶钻了空子。不论这件事有没有,我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任何情况下都坚修法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师父的眞修弟子。

白玉福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2015年我用真名起诉了江鬼。我当时的基点是不能放弃师父给我的最后圆满的一次机会,结果被警察诱骗到当地派出所。因为我当时正念不强,无法给警察讲真相,只能发正念清除操纵警察的邪恶生命。到中午的时候心里有点不稳,想早点出去,这时警察说你反省一下自己,我顺着警察的话说回去找一找自己的问题。警察的意思是说我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要起诉江鬼,我的意思是说回去以后找一找自己有什么漏被警察骚扰。但是我当时念是想早点回去,这种人的狡猾的思想是修炼人要去掉的。2018年两会期间我买了去北京的转乘车票,上车时被警察无理拦截,当时我没有正念配合警察给我拍了照,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2018年当地派出所警察谎称回访给我拍了照,作为监控大法弟子的大数据资料,我没有正念否定,还点头认可了警察让我听单位领导的话,让警察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了罪。在此我郑重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堂堂正正的走好今后的正法之路。

王军 2019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诉江到邮局寄诉江材料的同时给邮局工作人员讲真相,被邮局工作人员举报,我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在服刑期间,在暗无天日的迫害中,在邪恶的洗脑灌输下,我的包夹也是老乡,被非法判刑十年,她当了帮教,说这不是人待的地方,都转化了,争取早日减刑回家吧。我就听她的,说“不炼法轮功了”。现在想起来,我真后悔。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20年的修炼中深知大法的美好,在同修的规劝下又决心修大法到底。自己过去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吸取教训,学法入心,在修心性上下功夫。去掉各种执著心,使自己跟上正法進程,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程志春 2019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一次发大法真相资料时,我被警察非法绑架。在看守所黑窝,有一些没发完的真相资料被警察搜走,被警察谎言欺骗误导,为了减轻自己被迫害,我把自己和同修提供的真相资料提供给警察。现在我想起当时自己所做的行为是对大法、对师父的犯罪,给大法抹黑,对同修的背叛。自己很悔恨自己,现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遵照师尊的教导多学法、学好法,真正的清洗心灵深处的污垢败物,真正做到精進实修,用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把自己溶于法,成为法中一粒子,坚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做让师尊放心的一个真正的好弟子。

宋亚梅 2019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因我在外地看孩子,不知道邪恶用伪善的办法来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给我儿子打电话,用问候的办法跟我讲话,说用手机给我拍个照,不然没法向上级交代,还说那些客气话,有困难找他们。当时我没有认清邪恶的险恶用心,用监控的办法来迫害大法弟子,我配合了邪恶。回家过年跟同修说起此事,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痛悔不已。我因为十多年来接触不到同修,没有整体修炼的环境,自己做事不在法上,上了邪恶的当,很痛心,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在此声明我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吕秀婷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5年得法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受邪党迫害三年。在监狱期间,由于我放不下亲情的执著和怕吃苦的人心,想早点回家和亲人在一起过安逸的生活,因此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在此我诚心向师父认错,同时向同修道歉,对不起同修。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党的黑窝里违心所写的“三书”及其它形式的“承诺”全部作废。我只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并在大法中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张仁梅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主意识不强,再加上自己学法不精進,修炼中出现漏洞,被旧势力钻了空子。2018年在多种病业一起降临的生死关中,我烧了多本大法书籍,并将其他大法书籍送交他人处理。我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干扰了众生得救,我心里万分后悔,愧对师尊。我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冯小星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我被邪恶绑架,在怕心和亲情的作用下,配合了邪恶,在警察的逼迫下,在可能有十张纸写的什么不知道的情况下签了自己的名字。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我后悔莫及,对不起师尊的救度之恩。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我所说、所签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王金华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大法后,我把师父教功的挂图交给了邪党公安,做了对不起大法与师父的事。现严正声明:我当时不利于大法的所作所为和修大法后不在法上、有损大法形像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用大法归正一切,时时向内找,堂堂正正证实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建立 2019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认真对待学法炼功,归正自己的言行,给自己修炼上带来了损失。我在黑窝拘留所签了字、按了手印。现在我特此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邱宝玲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问我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不炼了”。我现在才知道这事做错了,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不炼了”这话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付玉莲(连) 2019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5月喜得大法。1999年我被邪党非法关押迫害,威胁我写了“三书”,我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刘世群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1999年迫害开始时,我曾给同修代笔写了“不炼大法”的保证书。现在我知道那是不符合大法的行为。我特此声明:以前自己代笔写的“保证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姜桂芝 2019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自入监狱至现在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谨遵师言,助师世间行,坚修大法到底。

苏建明 2019年1月23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