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里去除争斗心

更新: 2019年03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我在家是老幺,哥姐都宠我,因此我比较任性。自小失去母亲,我性格比较刚强。从小学就一直当班长,一直到走入社会都是青年的头,心高气傲争强好胜。更因为在邪党的斗争基因中泡大的,因此在我身上看不到女人应有的温柔贤惠和传统美德,这些恰恰成为我今天修炼的障碍。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在家庭和我丈夫之间。

我丈夫好喝酒,脾气暴躁且好骂人,在学校也是班长,也是一个很强势的人,而且典型大男子主义,尤其是邪党的无神论对他影响很大。尽管如此,在我修炼之前,有什么事他还能让着我,他认为我多方面比他强,可在我修炼之后一切都反过来了,打我骂我是常有的事,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用各种手段阻挡我修炼。

开始的时候,他打我骂我我还能忍耐,爱面子,怕左邻右舍或单位知道了不好意思,也是求名的心。比如,因为家里买房子到物业办手续,我说了一句话,他上来就给我一巴掌,打我两拳,就在物业办公室当着他的工友和那些办公人员,我还不知怎么回事。一天晚上我都睡下了,他喝完酒回家,進门就骂,然后照我脸打了九巴掌。我表面上是忍了,可心里气的够呛。

没修炼的时候我就爱生气,人家说完话掉头就忘,可我还在那耿耿于怀,钻牛角尖。师父讲:“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1]生气就是魔性,长时间放不下就会导致身体出状况,因此两个太阳穴出现黑斑,还出现常人所说的疝气。今天就把这个爱生气的心给它暴露出来,彻底解体掉这个气的物质和这个思想业力。

由于党文化的东西在我身上反映比较强烈,一说就炸,点火就着,遇到矛盾不能宽容、理解、体谅他,因此经常擦枪走火,大动干戈。

一天,丈夫喝酒回来骂骂咧咧,大呼小叫,还对师父不敬。你骂我行,对师父不敬不行,我当时火就上来了和他吵。气不过了还用搔痒挠打他,那时完全没有理智了,魔性大发。本来喝酒大了思维已经不是他自己了,我还和他争吵,魔性上来还打他。还有一次,吃饭他喷了三次,喷的到处都是,我当时一下来气了,吐噜一句脏话出来了,嫌脏、嫌恶心,怨恨心都上来了。你有病我这么照顾你,已经够辛苦了,你还折腾我。

尽管我脾气不好,但从来不骂人,连粗鲁话都不说,怎么突然间骂人呢?过后反思自己,这不是假修吗?这不是伪善吗?这说明邪党的暴力、争斗的毒素与因素在我的空间场太多了。反过来讲,他要不是得脑血栓他能有意那样做吗?大法弟子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自己没做到,反过来还打他骂他,真是太差劲了。这样看来,这么多年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根本没修,滋养了这些邪灵,使它在我这个空间场得以泛滥,总是看他不好,不修自己,遇有合适的机会这不好的部份就暴露出来。还抱怨自己命苦,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丈夫。孩子有时看不下去说:你争那个理有用吗?为一口气活着累不累?

师父看我的关老过不去就点化我:我这条路很窄,只有一砖之宽,我没过去掉下来了。还点化我,在历史上我曾几次伤害过他。怨不得他老是跟我过不去,无事找三分。

师父讲:“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这下我明白了,欠债要还,你欠人家的东西不还能行吗,谁叫以前你对人家那样,现在就得了结,不是冤家能聚头吗?是债就得还。在还债的同时,把坏事变成好事,在魔难中去掉后天那些观念、执着,提高上来,返本归真,这才是修炼。可是自己悟性太差,本性迷失太深,做了伤害众生的事,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让师父操心了。

现在我理解,旧势力是利用历史上的一些渊怨和他的魔性(业力)把我拽下来,达到让我修不成之目地。师父则是利用旧势力的安排,让我看到我丈夫的魔性这面镜子反观自己去掉我的魔性,他魔性大其实就是我魔性大,因为修炼人是超常的,得修去这个魔性,谢谢师父的良苦用心。没有他这面魔镜照我,我可能还认识不到自己有那么大的魔性,从而就提高不上来。

认识提高上来,我就多学法,充实自己,扩大容量,同时每天拿出时间发正念清自己空间场邪党文化的毒素与因素,有时间播放《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同时加强主意识,不被他的不好的言行所带动。这样争斗意识一点一点就少了,善心就出来了。

一次我给他买血肠,他嫌买少了,骂我留钱别有用心等一些很难听的话,结果我把血肠给扔了。在以往我可能就不理他了,我一心一意照顾你,你还用话埋汰我。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不能和他治气、任性,得高姿态。于是我说:我做的不好请你原谅。本来我不应该给你买血肠,因为家里有大骨肉、炸鱼、丸子等,脑血栓病人不宜吃太多油腻食物,我考虑你愿吃血肠,就给你少买点,我这是为你好。之后我到市场又给他买了一根血肠,缓解了矛盾,这是我以前做不到的。我丈夫以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随心所欲。反观一下自己不也是一样吗?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安排别人,没有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还和一个病人计较这些事。

前段时间他病发了,心烦意乱,晚上睡觉盗汗,一会冷一会热,就得随时给他换被,厚的、薄的、单的,一共四样都放在床上,一宿无数次给他换,导致我无法休息,学法炼功都受到影响。我想这是旧势力利用家人的病业干扰我做三件事,这不是来魔我吗?我得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时就这么想的。所以有时他叫我我就不理他,结果导致他魔性大发,半夜三更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搞的我无所适从。梦中师父点我:一张纸只有一个字“我”。我悟到了,自己太自私、自我了,只为自己考虑,我要学法,我要炼功,我别落下,全是我、我、我,而没有替他考虑。修炼人对谁都得好,何况他有病,作为妻子也应该无怨无悔的照顾他。他这么做也是冲着我嫌麻烦、怕折腾的心。于是我和他交谈后达成协议:能自己做的事就尽量不找我,实在做不了的我帮你,他答应了。但尽管他没兑现承诺,我却一一做到了,第二天他挺高兴,说我们配合的挺好,当然这得很辛苦的。

一次喝醉酒被他工友扶回来,吐的衣服裤子鞋上地上都是,酒气熏天。把他工友送走后,我二话没说就给他换洗衣服,擦脸洗脚,还泡了一碗醒酒茶,忙乎了半天。第二天早晨醒来他不好意思的跟我说昨晚喝大了,我笑了笑没有责怪他。

在师父不断的保护下,在不断的磨合中,自己的心性逐渐的提高,忍耐力和容量也在增大。

一次吃饭,他端起饭碗喝了一口放在桌子上,有三分之一没放到桌子上,我和他都感觉到了。可是喝第二口时他还那样放,结果碗掉地上摔碎了,其实他是有意的。我们彼此心照不宣,之后他一句话都没说。我心里很平静,把地上收拾干净。以后他多次打喷嚏我也不嫌脏了。

再到后来和他就谈不上什么讲理了,你说东他说西,你说白他说黑,总而言之你做什么都不对,你说什么都是错。我知道这是在去我的争辩心和自以为是的心,也是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标准,我得达到那一层次的标准要求才行。我就跟他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可是你认错得发自内心的真正认识到你的错,想敷衍过关,不是发自内心的认错,他还取笑你,修炼真是太严肃了,一思一念都得达到标准。

再以后他怎么对待我,找茬折腾我,甚至用跳楼来威胁,我基本上都能平静的对待,守住心性,不和他一般见识。最后他发自内心的对我说:你是个好人,我以后听你的。就是这样一个从来和你拧着干的人,不愿在老婆面前认输的人,典型的大男子主义的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我深感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

是大法改变了我这个业力满身,被邪党文化洗脑这么厉害的人才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让他放下了对我的怨恨,是师父给我善解了这段历史怨缘。

反思一下自己,争斗心的背后有一个情。在情的带动下很多事情做的是不理智的。人与人之间就是一个债务关系,自己还假戏真做,陷在其中。其实他是为我而存在的,为了去掉我的执着,他充当了反面角色,时时照着我的不足,看到他的问题反观我自己。其实他也吃了不少苦,在我几次被邪恶迫害时他承受了很多,所以我做的不好真的是对不起他,对不起慈悲苦度我的师父。

在最后有限的时间,自己要学好法,去掉各种执著心,修好自己,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