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悟法理在法上修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

修炼大法做好人

记得在刚得法时,我三十多岁,在一家影楼当化妆师。一天,我的有密码的化妆箱被人换成无锁简陋的化妆箱,好的化妆工具和化妆品也被人拿走了。大家知道,好的化妆品才能画出靓丽的妆容,妆容画不好就牵扯诸多利益等问题。我想到师父说:“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没有与人去争斗。经过这件事后,同事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是很好说话的人。

还有一件事,我大哥因为做生意欠债了,我把属于我名下的一套三室二厅的房子让给他还债。有人知道这件事后,很震撼,学炼法轮功后人会变的这么好,说要让她自私的妈妈也来学法轮功。

明悟法理在法上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那段时间电视电台等新闻媒体天天播放假新闻,抹黑法轮功。我的心脏真的揪得好痛,饭也咽不下,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为了让政府明白,我几次去北京上访,可是哪有说话的地方啊。后来邪党到处非法抓人。

一次我身上带着“真善忍”条幅准备上天安门城楼证实法,上城楼之前都要搜身,我发出一念:搜不到。两个搜我身的人就真没摸到。走上城楼,我面对天安门广场和一排背朝广场面向我的警察,打开条幅,高举头顶,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美好。过了一会儿,我心想:“居然没有邪恶看到。”就因为这不正的一念,一个警察冲上来打我的头,马上周围出现蜂拥而至的便衣警察,我被绑架了。现在悟到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多重要啊。如果当时就想邪恶看不到、听不到,他们就会看不到听不到。这才是在法上修啊!邪恶就迫害不到我。

后来我被送回当地,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铐上手铐脚镣,在医院遭受折磨性灌食,差点窒息。后来辗转几次换地方关押,最后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在里面不准炼功,谁炼就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暴晒,学员之间不准说话,搜查经文,把音响开到最大,派已“转化”的人来“转化”我们,半夜睡觉用强电筒照眼睛……

开始时我头脑都很清醒,每天都可以背师尊的经文。“转化”的人来,我就用师尊的法告诉他们“转化”是错的。有一次我认识的一个已“转化”的学员站在门口,我问她:你带来经文了吗?她说没有。我说:你不是答应我的吗?她不语,然后突然说:你同意啦(意思是同意转化)?我瞪大眼睛说:我同意什么啦?当时我脑子就感觉扭了下,思想好象停顿了。到后来师尊的法我也背不出来了。当时洗脑班只剩下三人没“转化”,我还到处问:“转化”对不对呀?因为我已经背不出法了。到后来我稀里糊涂就留下了污点。出来后消沉了。一天凌晨一、两点,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忽然真真切切的感觉有只手轻轻的推了一下我的胳膊,那意思是不要消沉,起来。我的眼泪哗哗往下流:师尊啊!对师尊的洪大师恩感激不尽!

师尊说:“那个旧势力它为了让他转化,给他造成很严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这个我是不承认的,采取什么办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边儿,就是修好的那边隔开,不让他的思想接触上,然后问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东西与后天的意识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写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的。旧势力知道我不承认,它为什么还这么干呢?它能够起到一种作用,就是想破坏学员的意志。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的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2]

师恩难报啊!我为什么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都能闯过来,而在这个问题上就摔倒呢?是有求之心被邪恶钻空子了。想让已“转化”的人给我带经文看,已“转化”的人已经是被邪恶操控的,我这不等于是求邪恶了吗?!这是刻骨铭心的教训啊!师尊早就讲过:“不要抱着任何有求之心”[1]。面对过错,我不要消沉,找出人心,去掉它,提高上来,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这才是我要做的。

讲真相,救众生

二零零五年,三退大潮开始。为了让人们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有一次我手提两袋《九评共产党》书,坐公交车到另一处去发放,途中,坐在我前面的一个人突然大喊:我手机掉了。司机慢慢靠路边停车,报了警,等候警察到来。我要下车,却不让开门。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想迫害我,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请求师尊加持,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发了二十多分钟,警车来了,警察上车看了看,把那人带走了。一场迫害在师尊的保护下解体了。

我不放过一切机会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同事听了真相,有退团的、有退队的;有的摄影师拿光盘到家看,有的化妆师还回家把家人也劝退了。

我会一边给顾客化妆一边讲真相。有次我讲完后,一个站在旁边的十岁女孩突然说:我恨死江泽民了。她听明白真相了。

有一次,一个部队副师长来拍纪念照,当时还没有开始三退。我就一边给他妻子化妆,一边讲真相: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电视上讲的都是假的,自焚是骗局,是江泽民出于妒嫉一意要迫害……副师长就默默的听着。第二天上班,就听同事说那个副师长直夸我好,我想他是因为听明白真相了啊。

一次有俩对新人来拍婚纱照,他们在等待去拍外景的空当,听我跟他们讲真相,一直听到车子来接他们,其中有个新郎还边笑边说:好听,好听,回来再听。

有一次我考驾照出来,有个在待考厅待考的小伙子,问我考过了吗?我笑着点点头,他就问我他不懂的地方,我回答他后,就跟他讲真相。我说: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摇摇头。我说:现在的高官被抓表面是贪腐,实质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丧尽天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要灭中共,凡加入过党、团、队的赶快退出来,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小伙子说他是党员。我说:阿姨为你好,希望你在大淘汰中能平安,我帮你把党员退了吧。他笑笑点头,十分虔诚的双手合十。当时我都被感动了,真是有缘人啊!谢谢师尊,是师尊把有缘人领来的啊!

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