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相互配合的力量

更新时间: 2019年04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一农村同修夫妻都被非法判重刑,秋收季节到了,他家的玉米没人收割,怎么办?我就和所认识的同修说能不能大家配合一下,先帮他们家收玉米?没想到,那天竟然去了三十多人。有农村的、工村的、城里的,有的会、有的不会,农村的同修是先放下自己家的活,城里的同修虽然不太会剥玉米,但是很用心,大家都齐心协力,尽心尽力的干活。有一个老年同修因为年纪大来不了,就起早去买了许多蛋糕、水果,让同修捎来,准备饿的时候吃。我听到后,差点眼泪就掉下来了,同修们不约而同的带来干粮、水、水果,那么多,他们亲属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这么多人来帮忙剥玉米,当地百姓很震惊,有的同修找不到地方,就在附近打听,他们就告诉同修;“往里走吧,看到人最多的就是他们家。”

中午十二点,三十多人席地而坐发正念,那个场面真的太震撼了,同修们像一座座不动的金刚,现在想起来,我都禁不住流泪,为师父的苦心安排流泪,为同修的无私配合流泪。看似在帮同修,其实是师父安排的一次整体配合的机会。这件事对那个村,他们的亲属都是震撼,是同修们在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大法。

配合营救同修

同修在外地被绑架,听说那个地区的国保大队警察很邪恶,用酷刑迫害同修非常严重,还扬言要重判同修。本地同修决定请律师,并去那里讲真相营救同修,我也找人替班,去了同修被绑架的所在地。坐在车上就想,我是去帮同修发正念,还是直接進去讲真相要人呢?我平时不善言谈,听说那个地区很邪恶,我也有怕心,可是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交给师父安排,顺其自然。

刚下车,就碰到了同修的家属,同修家属对大法很支持。陆续来了很多同修,一个同修指着我,还有两个同修说,我们几个進去讲真相要人,其余的在外面配合发正念,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让我直接面对警察,去掉怕心,同修遭到那么多残酷迫害,这里的警察因不明真相正在做着害人害己的坏事,我是大法弟子,该我做的,就是无条件配合。

進去后,我们要求见那个迫害同修的直接责任人,那个人虽然勉强见了我们,但是很嚣张,撵我们出去,并拍照威胁我们,大家都不为所动,给他讲真相。

我们出来后,大批警察出现了,开始戒严,街道、车站都是警察,到处拍照。看到这种情形,我们都意识到是因为放松了正念,大家齐心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在正念作用下邪恶因素很快被解体了,他们陆续撤离。

回来后,因该同修家庭条件不好,同修们决定大家凑钱请律师,最后还差一万元,我知道我家正好有一万元存款,但是怕妻子(同修)不同意,因为我们那时刚搬到城里租房住,家里也就是仅存这一万元,回去和妻子同修一说,她犹豫一下说:“拿五千不行吗,留点生活费。”我没说什么,我知道妻子的脾气,她最终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果然,第二天她对我说;“都拿去吧,同修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同修吃了那么多的苦,这点钱我还舍不得,我还是大法弟子吗?”

其实后来想想无私无为状态下所做的事就是最正的,你不会因此而失去什么,后来我们家买了房,买了车,生活反而越来越好。

配合帮助小同修

去年年底,一位父母都被非法关押的小同修状态很不好,他放假在姥姥家住,不知为什么,要离开家去学校,说什么也不在家过年,那时才刚進腊月,谁说也不听,他的姥姥很着急,就想到了我,因为平时小同修比较听我的话。

我到他家一看,东西都准备好了,小同修就是要走,我就说去我家吧,他倒是还挺听话,和我来到我家。孩子的状态真的不好,来到我家,就躺在沙发上,跟一团泥似的,浑身没劲,我和妻子就不断的和他谈心,鼓励他、关心他。晚上集体学法时,开始他很不情愿,学了一会,身子坐的越来越直,人也越来越精神。学完一讲法,整个人就变了,脸上有了笑模样,也爱说话了。

从那天开始,他就住在我家,我们一起学法。我们上班,他就象我家孩子一样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从不挑食,还帮我们收拾碗筷,变的特别懂事。我家经常有同修来,有的同修也给他买好东西吃,也有的同修要给他钱,他都很礼貌的不要,只有一个同修阿姨执意给他,实在推不掉,在我们同意下才收下。

听妻子说,有一天,他们俩在家没事谈心时,他和她说:“姨,等我将来能挣钱了,就还你们。”他是一个不爱表达的孩子,原来他都记心里了,他一直在我家住到马上要过年,他的姥姥家人很想他,就是怕他调皮,因考虑到他家亲人的感受,我就把他送了回去。

从那以后,我再去他家,他的舅舅舅妈对我特别亲。我想帮助一下小同修,处理好他们家庭关系也同样是在证实法。

整体配合

前一段时间,一个同修找到我,说有一批闲置的闪光贴,因同修搬家无处放,本地又没人做,问我能不能拿到外地去做,考虑到放着不用一是浪费,二是资料点同修压力大,我就去外地找到原来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可是他说现在他们那里也不做了,但当我说明这里的情况后,同修说,那就只能配合了。

他说现在缺刀,如果你们那不做,看看能不能把刀拿过来。我回到当地要刀,刀收拾好后,本地同修又说,用完后,得给我们拿回来,我们将来说不定还做呢。我已答应外地同修,心里有点怨,开始不做,等人家配合要做时又这样,你要真给他拿回来吧,也许又不做了,我一次次趁休班时间来回跑,怎么就不珍惜同修的付出呢?回家后,就和妻子说起这件事,说着说着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必须要去掉这种怨的东西,就要无条件的配合。这段时间,我的车和家成了临时小库房,就在这时,我们附近有两个同修被绑架抄家,其中一个同修来过我家,这个同修是晚得法的,说是在警察的威逼下,说出很多同修,另一个同修家就是警察挟持着她被非法抄的家,我就有点心不稳,很快转变观念,这不是怕心招来的吗?谁也动不了我,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最后一道程序是在我家做,看到一张张闪闪发光的色彩亮丽的闪光贴,谁都喜欢,同修们都争着要,这种闪光贴不但好看,而且贴到哪都特别醒目,它们终于可以起到救人的作用了,我的心里特别高兴。

表面上看似不好的事,麻烦事,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在同修的无私配合下都变成了最好的事。希望同修珍惜师父给我们的修炼机缘,珍惜我们同心下世的圣缘。每件事都离不开师父的无量慈悲,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