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得真福

更新: 2019年04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我在高寒及沙漠地域工作了近二十年,属特别艰苦地区,忍饥受冻是常事。所以患有胃病、肩周炎、膝关节炎等顽固的慢性病症。又因医生用错药,导致患“过敏性紫斑”,打这以后,对好多西药、中药都过敏。病症重时住院治疗,轻时门诊治疗。得病遭罪谁都不情愿,可又觉的很是无奈。

常说祸不单行。我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受重伤,经抢救活了下来。当时辗转军队、地方好几家医院,经专家、名医检查,结论都相同:腰骶部神经损伤,导致腰以下麻木、肌肉萎缩,右下肢肌力为零。我的这种情况专家说:国内外没有任何治疗方法。

突如其来的灾难,使我真是雪上加霜。右下肢二十四小时持续不断地如火烧、似刀割,分分秒秒被剧痛熬煎着。疼得呼吸都困难,昼夜不能入睡,用度日如年也难以形容那种痛苦。为缓解疼痛,医生隔三差五的给我注射些吗啡。因麻醉药长期用易成瘾,后来就改用普通止疼针剂,根本不起作用。不能睡觉,也吃不下饭,瘦的皮包骨。那时我才明白了“生不如死”四个字的含义。

为了减轻伤后遗症及各种慢性病带来的痛苦,家庭病床、住医院;名医验方,新药特药;祈求神灵……就这样反复折腾,我的各种慢性病越来越重,体质一年不如一年。给我治过病的几个医生都说,我的病杂、病久,加上过敏体质,再好的治疗方法对我无能为力。我只有躲在家里不敢出屋。冬天在有暖气的房子里坐着,穿着棉衣棉裤,腿上还得盖着棉被。唯有酷热的大伏天,我穿着正常人春天穿的衣服,出去必须在太阳下晒着,才感觉舒服。看着在树荫下穿着短袖、拿着扇子不停地搧的人,我真是羡慕的很啊。

医生都说百病始于感冒。我感冒后一直低烧,全身出汗,两天轻、三天重,一直烧,辣辣的神经痛就更剧痛起来。什么鼻炎、扁桃体炎也复发了。肩、手、膝关节酸疼的阵阵揪心。一年有十个月我是在感冒中度过。凡是给我长期治过病的医生最后都无奈的放弃了治疗。

十多年的伤病折磨,我与家人感到苦不堪言,只有默默的忍受,别无选择。同事、朋友来看我时,有的鼓励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苦笑着说:能减轻一点痛苦就满足了,哪敢想什么福啊!

一九九七年五月底的一天傍晚,我住的小区会议室進去了好多人,听说是准备播放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在朋友的搀扶下,我们一块去会议室看录像。当晚八点钟,济南讲法录像准时播放。看了约十多分钟,我的前额部位里面象有好多虫子在快速的爬来爬去,经常昏昏沉沉的头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清晰、轻松。李老师讲的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太好了,感到是我渴望和久盼的。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穿着羊毛衫和夹克衫,两腿膝关节处套上毡垫做的护膝,拄着双拐,去了距小区百米不远的操场,准备学炼法轮功。到操场一看,其他学员都穿着短袖或长袖衬衣,唯独我穿的厚厚的。

开始炼功了,我离开拐杖站不稳,不能学炼动作,就背靠着篮球架模仿着学炼。打那以后,我每天就去操场学炼动作,慢慢的我能站稳了,一至四套功法的动作也学会了。夹克衫、羊毛衫也不穿了,清晨也可以只穿件衬衣了,即使下小雨也照样炼,头上的水往下流,衬衣早都湿透了。家人一看到我这个样子,吓得嘴里不停的叨叨:肯定要感冒了,一感冒病就都犯了,你遭罪,我跟着受累。

从我早上回家到晚上,她不停的问我咋样?第二天早上看我平安无事,她又说:多少年来你的病折磨得我就象一直站在悬崖边,总感觉提心吊胆的。一次星期天在外集体炼功,大暴雨把每个人浑身上下浇了个透,马路顷刻间变成了小河,也无法回家。等回家后,衣服差不多也干了。她看我仍好好的,从此更支持我炼功。

夏去冬来,我每天都去操场和大家一块炼功。冬天清晨六点多钟是很冷的,脸颊、鼻子、耳朵两手被冻得红红的。每个人的头发、眉毛、落了一层白白的霜。如遇刮大风,满身落一层沙尘,鼻子、耳孔也不例外。晨炼结束,却感觉浑身从有过的轻松。

修炼法轮功至今二十年,身心健康,没有病,也没去过医院。我最害怕的感冒症状再也没发生过。多年来医治无效的各种病症消失的无影无踪。多少年摘不掉的帽子、口罩,护肩、护膝用不上了;省吃俭用买的几个治疗仪也送人了;小药柜自然也没用了。一年四季,想去哪儿就去,风雨无阻。按国家有关规定,在医疗方面我享受的是离休干部待遇,即医疗费全部报销,优先报销。每年一次免费体检及注射预防流感的针,我让给别人了。目前每年给我九千元的门诊医疗费,没花过一分钱。多年来给国家节约了一大笔医疗费。

修炼法轮功不但使我绝处逢生,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单位受益,社会受益,国家受益。我现在容光焕发,从表面上看不出来象七十有余的人。凡是知道我以前及现在身体状况的亲友、同事,他们都赞叹法轮功神奇的不可思议,敬佩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修炼的道德精神风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