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控告的过程中去怕心

更新: 2019年05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二零一三年秋季,我从监狱冤狱被释放,直接被劫持到洗脑班“转化”迫害。在洗脑班,我没能承受住酷刑,被迫“转化”,那残酷的环境给我造成的负面因素极强,前所未有的一种强大的怕的物质,困扰我,很长时间走不出来。

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听到了外地同修,为营救我们,被劫持,而且面临非法判刑,无罪辩护律师被抓、被打,但仍前赴后继……我为之动容。一种常人的义气让我觉的应该走出去配合同修、配合律师控告。

即使这样,我也还是畏畏缩缩,开始时,也只是远远的发正念,心里不稳。忽然一天,和同修一起学法,学到中途的时候,同修说:“今天律师要来走程序,我们得配合讲真相,先学到这吧。”我听了,根本没往心里去,觉的和我关系不大,我就是发正念加持就可以了,因为前几次都是这样的。

这时候,被非法关押的外地同修的不修炼的姐姐来了,说是要和妈妈(也未修炼法轮功)陪律师走程序。我当时心里一震,不修炼的常人都没有被邪恶吓住(他家的四位同修连续被迫害),还要为他的亲人讨回公道,作为当事人的我,却畏缩不前,那一刻,真的感到惭愧了,便决定和他们一起去。

这是我第一次走到了控告的前沿,离一线的同修和律师越来越近,被他们的正念感染着,但是修炼不是常人中的事,不是惭愧就能做的到的。到了法院,因为那些不好的东西还很多,所以那个脚就是迈不進法院的门,在门外徘徊着发正念,这时同修的姐姐从里面出来了,说律师还没到,但她的表情似乎我应该到里面去。

其实或许人家没有那个想法,但我当时就是那个感觉,我知道我该往前走了。那个时候觉的身体都很沉,当我迈進法院大门的那一瞬间,身体一下轻了下来,我知道这是一次跨越,师父帮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真的是师父的鼓励,那天来的律师恰好是一位我曾经给讲过真相的,那位律师很勇敢,看到他一人独自闯关,被几个法警撕扯,而没有任何的惧怕,我真的很震撼,被那个强大的正念之场包围着,修炼人救度众生的本能复苏了,我走到法警中,和他们讲真相,立刻气氛变的融洽一些了。

从那次起,我从外围的发正念,走到了面对面和公检法讲真相的最前沿,觉的洗脑班强加的东西在减弱,怕的物质越来越少了。我也悟到,当我一次次突破怕心走進控告恶人的队伍时,那不好的物质就在削减。因为控告的本身就是对它的不承认,当然那些黑色物质就没有生存的环境了。表现上就是开始出来的时候,每一次都要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犹豫不决,最后心一横,才能走出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犹豫越来越少,从“不得不”到“应该”再到“必须”、“责无旁贷”,当我把救人当作一种使命的时候,为私为我的怕心就自然淡了。

还有一种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再去发资料时,心里那种泰然是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看似没有关系的两件事,但在修炼中却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不是亲历,我自己都很难相信会有这样的效果。记的在一次交流时,有同修谈到控告表面上似乎耽误了上街讲真相,事实让我悟到,当我们真正做的符合法的时候,一定是殊途同归、事半功倍的效果,有了和公检法面对面的经历,和常人面对面讲真相就非常轻松了。

就在我们控告行恶者,“以走司法程序的形式救度公检法司系统众生”越来越成熟的时候,“诉江”的大潮来了,我没有任何的思量、犹疑,非常自然的承担起帮同修整理“诉江”材料的责任,过程中,看到了同修们各自神奇的修炼之路,我悟到我等于是和同修们开了一次大型的交流会,体会着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同修的可贵……我又一次得到净化。

当然过程中,也看到了一些同修负面的东西,我似乎不能体会那种感觉了,觉的怎么还会有那样的顾虑呢?冷静下来之后,悟到自己的怕心是在前面的控告过程中已经净化了,有了那样的铺垫,才有今天“诉江”中的水到渠成。

层次所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