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四十三岁,二零一三年,开始修炼大法,心脏病、乳腺病、鼻炎、便秘等所有疾病,在修炼大法后全无。

二零一八年春天,婆婆突然去世,家里发生了变故,我的心性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公公是小镇上出了名的阴阳先生,兜里有些积蓄,婆婆的突然离世,使这个家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向丈夫建议婆婆全部安葬费由我们自己承担,丈夫工资低,略有迟疑,说:“别扯那没用的,老头有钱,让他拿呗,要拿,咱只拿寿木钱。”我说:“我有信仰,法轮功教我要遵循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子葬父、子葬母是天经地义的,我工资卡上有几万块钱,我拿!”他听我这一讲,随后说:“那好吧,全拿。”公公得知我们的决定,感动的哭了。

婆婆去世后的几个月,给公公介绍老伴的人络绎不绝。婆婆姐妹七人,姨婆们都鼓动我和丈夫尽快把公公的钱用各种招术逼出来,否则将来说不定让哪个老太太骗去。

小姑子更是齐上阵,对我说:“把你那厉害劲倒是拿出来呀!咱俩把钱分了。”

我笑了,是呀,修炼大法前,我是个“厉害茬”,啥事都能办的到,谁想惹我,都得寻思寻思。如今我得大法了,师父让我明白了常人不明白的理,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我,让我明白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知道了这个天理,但实践中,我并没做到坦然不动,经小姑这一说,心里时常偷着算人中的帐,丈夫也时常对我说:“这老头给咱们三十万,都平不了账。”意思是给小姑子的钱太多了,如今又花了十万元给小姑子买了一辆车,老头说也让我们换辆新车,但就是不愿意掏钱,对丈夫说:“要不先给你拿八万,以后再给你两万……”多年来,小姑子用钱,回娘家随便拿,我们用钱却没门。他对我们的这种态度我早就习惯了。修炼前,我还真为此气得要命。

如今,师父让我明白了因缘关系,师父说:“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2]

本来以为自己的利益心放得挺好,修炼后的头几年,利益方面的考验统统能过去,我信心满满的走师尊为我安排的路。可如今这事,却总在心里翻腾,这是怎么了?遇到大的利益得失时,那才叫考验呢,平时想的这个放下,那个放下,那都是纸上谈兵,真的到过关时,能放下,那才叫真修呢。

我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平,心里总在偷偷核计家里的钱,时不时的算一算:婆婆去世时,戴的金手镯、金项链全让小姑子拿跑了,金银首饰我不戴,但将来我可用来以旧换新娶儿媳用呀,给小姑子的钱接近五十万元了,越想越气:我修炼了不能去争,丈夫怎么比我这个修炼人还放得下呢?他象没事儿人似的,拿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架式(其实他心里也在算账),我表面上做到了忍,但心里没放下,期待丈夫去争个高低……

家里的乱账,算得我骨头疼,肉也疼,而且嘴里分泌物增多,咳嗽,吐粘粘的痰,嘴里的气味自己都不愿意闻。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哭了,和孩子说家里的事儿。儿子和我谈了两个多小时,他对我说:“身体病好了,开始算计钱了?你和我老姑比啥呀,她是地地道道的常人,你是修炼人,啥账不平呀,欠的东西不同,业力的大小不同,再说,我爷那钱是咋来的?你呀,只能算个好人,还不是个修炼人,你再找找自己吧,你要钱也是为了给我攒着,我都能放下,你有啥放不下的呢?你执著于情呀……”

听儿子说到这儿,我立即想起师尊的一段法:“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1]。我急了,回答道:“我咋能光当好人呢?我是修炼人呀!我天天起早贪黑学法炼功,我就是修炼人!我还不如你只看《转法轮》而不炼功的孩子了?”

儿子说:“我虽然不炼功,但我修心性,你天天炼功有啥用?还不如做体操……”我问孩子他为啥对家里分钱的事不动心?他说:“当听我爷爷说分钱的时候,我就想,我是从天上来的,人间的这些钱是个啥?爱咋分咋分,我一下子就在高处,啥也动不了我。”

和孩子谈完后,我心情一直不好,灰心丧气,修来修去还不如个孩子,这咋还冒出妒嫉心了呢?

直到最近,我才猛然醒悟,是师父借孩子的嘴在点悟我呀!是师父在棒喝我啊!这哪是孩子在教训我呀,是师尊在说呀!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不想只做一个好人,要做一个超越好人的修炼人。分钱分得我糊涂了吗?想起师尊的法:“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

我泪流满面,是对不起师尊的愧疚的眼泪。修炼接近五年了(注:本文成文于二零一八年),这五年中,每一次心性的过关,师尊的每一次点悟是那样的清晰,绝非是梦。入门时,师尊让我见到满墙金光闪闪的天书,我坐在床上看呀看呀;师尊鼓励我要突破单盘腿,做到双盘;师尊用梦境鼓励我成功的给亲戚和同事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在微信群里诬蔑法轮功,同时让我更進一步明白了一些法理;我不承认身体的异常反应,用一个个正念否定了身体上出现的病业假相……

师父说:“不管那个邪恶怎么疯狂,你如果没有毛病它不敢碰你。”[3]我深刻向内找,告诉自己必须修口,灭掉贪吃的心,灭掉想改变别人的心,灭掉执着于子女的情,灭掉瞧不起人的心,灭掉求名的心,灭掉想在人中享受美好生活的安逸心,师尊安排的消业我承受,其它的安排都不要!

五年来,我一遍一遍的学师尊的著作《转法轮》,及四十多本各地讲法、经文及四本《洪吟》,师尊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1]每当看到这时,“魔炼”两个字总是让我猛然一惊。

师尊说:“你就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你不修炼,你都是犯极大的罪!因为你不救你该救的众生!!你对史前你签的约你不兑现!!”[4]

大法改变了我。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必须家里家外都做好,让我用心去按照法的要求做事,小姑子、公公更是应该得救的人,他们是常人,视金钱如命,是很可怜的,而我是大法弟子,神的使者,已超越了人,修去的就是这对名利情的执著,岂能还抱着名利情而喜而忧,那样不就是假修吗?

周末,我们一家三口帮老人打扫房间,做一桌子菜,洗洗涮涮,按师父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不敢妄为,守住心性,再看小姑子、公公时,没有了一丝别扭的感觉,是那样的自然、安宁,他们在我面前再说起钱的事儿时,就如同一阵风从身边吹过,想不起他们刚才在讨论什么,研究什么。这个家依旧那样和谐,这场分钱虽未结束,但在我心里已经无声无息的划上了句号。

我的家就在法轮功发源地长春附近的小镇,每当我和孩子漫步在长春街头,我时常想起师尊在长春的讲法。一次,走到长春体育馆,孩子问:“妈,这是体育馆,胜利公园在哪儿呢?这些地方师父都曾来过。”

这部宇宙大法在孩子的心里已扎下了根,是呀,师尊曾来过的地方,我们站在体育馆前,看着,想着……尽管不曾见过师尊,但看到师尊当年传法的地方,我心里就感到无比骄傲,很自豪。

追溯那段历史,遗憾的是我没有和师尊一起经历那风雨飘摇的岁月,觉得身边的舅舅、舅妈、老姨、一位同事,他们真了不起,走过那动荡的岁月,浩荡的佛恩让他们始终没有放弃修炼。如今邪恶不象当初那么凶了,环境也宽松些了,师父慈悲收下了我这个曾经在红尘中追逐名利的人,我该如何报答师恩?这也是让我在修炼中绝不敢怠慢的原因。叩谢师恩!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尊的讲法:“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5]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