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会】在香港讲真相的心得

更新时间: 2019年06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台湾新北市的大法弟子,很荣幸在这里交流我在香港讲真相的心得。我于二零一五年一月才正式加入到香港讲真相的行列,之前的十几年,因为做其它项目并未到香港。后来常听到同修讲香港的大陆人很多,游行效果很好、讲真相的力度很大,因此打算有时间一定到香港看看。

二零一五年一月适逢香港举办法会,我借此机会报名一个月的香港行,除了参加法会也参加香港景点的讲真相活动。当时香港大纪元正处于加强推广阶段,需要大量人力帮忙派报,我因此被分配去派报。这次来香港一个月,就派了二十几天的报纸。整个二零一五年,我一共来了三次,大部份时间都被分配派报,偶尔会分配到景点讲真相,在这过程中,对我有很多的触动。

在香港街头派报,会遇到支持我们的人,也会碰到反对我们的人;有对你竖大拇指的,也有对你不屑的,甚至会遇到中共邪党特务。记的一次在香港闹市铜锣湾派报,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士走向我,拿起一份报纸仔细翻阅,我当时以为她是大纪元爱好者,于是很热心跟她说明大纪元是怎样的一份报纸。没想到她开始批评报纸的内容:你们这里写的不对,那里写得不好。然后把报纸往地上一摔就走了。接着我看到她走向一名中年男子,好象向他报告什么事情,由于距离很近,还不到十米,我甚至可以听到他们讲话内容,那女的跟那男的说:这人是台湾来的,如何如何……等等。从此以后我知道了,即使派报也要提高警觉,时刻保持正念,不可以让邪恶有任何钻空子的机会。

当然,派报也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为了派好报纸,我跟香港学员学了几句广东话,那就是用广东话讲“《大纪元》,您好!”“《明慧周报》,您好!”其实除了这两句外,其它的我就不会讲了。有一次在中环皇后大道派报,我在那里派了三、四个小时报纸,一直跟过往的行人用广东话讲:“大纪元,您好!”有个香港当地人也在旁边派发广告传单,他趁人少时走过来跟我聊天,我就用普通话跟他对话,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你不是香港人啊!”

在街头派报,虽然不象在景点可以直接接触大陆众生,但你可以碰到许多自由行的大陆人。通常自由行的人比较敢拿真相资料,而在景点的人多数是不敢拿资料的,因为他们害怕会被举报。

一次在旺角派报,当天下了整天雨,派报效果很不理想,几个小时才派了几十份,连半包都不到,一个香港人看我派了好久也没派出多少报纸,就对我说:“不要派了,今天不适合派报。”因为集合时间未到,我不能随便离开,就继续派我的报纸。他看我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跟我聊了起来。谈话中他提到:“其实香港人大多数是从广东移民来的,而且每年都有不少大陆的新移民。”他的话提醒了我,本来我以为在街头派报不象景点可以碰到许多“可贵的中国人”,但眼前这些香港人,如果是刚从大陆移民过来,那他不也是“可贵的中国人”吗?因此无论是在真相点还是街头派报,一样是讲真相,一样可以遇到许多“可贵的中国人”。

二零一六到二零一八年,这三年期间,我每年都来香港五、六次,大致都待一个月,多数时间都被分配到景点,就较少去派报了。但此时景点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就是中共在香港成立的邪恶团伙的干扰扩大了。

这个邪恶团伙从二零一二年六月开始干扰香港真相点。当时虽来势汹汹,但并未同时干扰香港全部真相点。二零一六年中国新年后,我经常支持的景点也被干扰了。

邪恶团伙的流氓霸占我们原先摆放展板的地方,用扩音喇叭不停播放污蔑师父、大法的广播,抢走人手中的真相资料;你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你拉横幅、举展板,他就在你身边大声播放邪恶广播;你发资料,他就恐吓人不要拿。他们经常故意制造事端,想要找机会诬告你,稍一不慎,就会落入他们的圈套。至于语言谩骂和人身攻击,那更是他们的家常便饭。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不退缩,仍然坚持不懈的对众生讲真相,同时加强发正念时间与力度。因为邪恶团伙所在的地方,通常也正是邪恶聚集的地方;而那些大陆人,有许多人脑袋里也装了很多负面信息,这些都是干扰众生了解真相的因素,通过发正念把那些邪恶因素清除了,人才容易了解真相,才比较愿意听你讲。

我自己不怎么会劝退,在景点多数时间是拉横幅、举展板、发真相资料。我经常举的展板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和“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这两块展板。之所以选这两块展板,是因为这是当年长春电视插播的两个主要内容。为了这两个真相,有好几位大法弟子牺牲了生命,几千位大法弟子因此被抓。而我自己,难道会因为被人骂上几句,就不去做了吗?

虽然邪恶团伙在景点疯狂干扰我们,表现得很嚣张,但它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许多香港市民是心知肚明的。经常有正义的市民走到我们的景点,走到我们面前,表达对我们的支持,并请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中共邪党自以为不可一世,其实它在世人心目中早已是臭不可闻。

我们常说与旧势力对抗是一场“正邪大战”,而香港在邪党的虎口里,这里每一个真相点都是前线阵地,都是邪恶的眼中钉、肉中刺,我们在香港讲真相,就是在虎口里拔牙。

在这几年与邪恶团伙的周旋较量中,有不少经验与教训。虽然它的出现不是我们愿意见到,我们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它毕竟出现了。既然它要扮演炼钢炉里的煤渣角色,我们就借此机会把自己锻炼成钢吧!

邪恶团伙的成员确实不象正常人,实际上他们只要披上污蔑大法的绿背心,就是被邪灵附体的行尸走肉。你用人的思维、方法去对付他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在这几年的经验中,我发现发正念的效果很好。有好几次当我们景点同修很齐心、很纯净的发正念,结果当天邪恶团伙的家伙就变的懒洋洋,甚至连绿背心都不想穿了,也不太来骚扰我们。但有时他们沉寂一阵后,又开始疯狂起来,这不是我们发正念不起作用,是邪恶被消灭掉一批后又补充上来了。所以,香港景点的协调同修常说:“景点如果人力足够,要经常保持有人在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掉了,众生才比较容易三退。”

比较糟糕的情况是:想用“以恶制恶”的方式对付他们,带着强烈的情绪跟他们争吵,这样往往会起到反面效果。有好几次我们学员跟他们大吵后,他们马上变本加厉的干扰我们。我个人认为:“我们不是不可以对他们强硬,如果你能不动怒、不带情绪、义正辞严的教训他们是可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学员做不到,结果就变成常人式的争吵。其实我自己有时也把握不准,所以我尽量让自己不动心,把他们视为空气,不理他们。”以上是我个人对邪恶团伙的一点浅见,不一定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结语

我依稀看见当年那个二十几岁年轻小伙子的身影,那是在一九九七年二月,初得法时的喜悦与感动,至今仍历历在目。只不过当年的小伙子已变成五十岁的中年人。那时还没有迫害,也没有讲真相的项目,学员们利用假日休闲时间集体炼功洪法,在街上发大法传单,想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世人。当时的修炼环境比较单纯,不那么复杂。也许我们生命来源的地方就是很单纯的。

感谢师父的洪恩,让我有机会来香港讲真相证实法,开拓我的心胸与视野,并遇见许多精進的同修。

谨恭读师父勉励我们的话,与同修们共勉:“修炼如初道必成!越到最后越精進!”[1]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交流会》

(二零一九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